天河和青灯

疫情之后,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看看这个出生、成长并生活着的城市。每个地方总有一些原风景,静谧地躺了数十年,只待人发现。社交媒体的出现,也让更多人愿意去发掘身边的美。无论是否算是跟风打卡,有些地方都值得一去。

天河水库,是瓯海区大罗山众多水库中最大的一座,也是不少登山爱好者常常提及的风景。这次专门来到这里,是因为年轻人已经把这里称为「温州小西北」了,作为一个去年刚刚去过大西北的人来说,这个名词有点惹到我了:如果真的在家门口就有个小西北,我还何必跑那么老远呢!(并不是……)

小城市的景点就如果这个城市一样,杂乱无章。没有任何指示的停车场遍地黄沙,沿路铺满了如钉子般尖锐的小石块,让你的车子无时无刻不在爆胎的边缘大鹏展翅。好不容易把车停好,爬了一段山路,结果却发现根本不是通往水库的路,于是又飞奔回来,靠在车边一步都还没走就已经喘成了狗。其实水库就在不远处,不用爬坡就能看到,只是因为旱情严重,原本插在水底的禁止游泳警告牌如今高耸地立在一大片黄沙之上,让人看得莫名其妙,蛤?游泳?在哪里游泳?

远远望去,远方似乎有一块蓝色的水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成色倒是不错。在沙地里走了很久,才渐渐有了水库的样子,那时才恍然反应过来,莫不是因为水库干涸才被称为「温州小西北」的?这应该是西北遭受到最大的一次羞辱……期待丰水期摇身变成「温州小三峡」(三峡瑟瑟发抖)……

绕着水库走了半圈,风景确实不错,但是因为年纪太大时间不够和阳光太晒,于是放弃了爬山的企图,两个小时就结束了「温州小西北」之旅……算了,真的,就好好宣传天河水库吧,不要傍西北了,毫无可比性,跟说是「温州小南极」也没什么区别的……

从天河水库下来,第二站是同样位于瓯海区的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这里的展品全部来自温州各县市区的乡村古迹,是馆长在各类拆迁中或买或捡抢救出来的各种石条石块和砖石瓦砾,历史能追溯到明清甚至更早,而博物馆的建筑本身也是由这些全市各地的石头砌成,算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文化地标了。(媒体报道

博物馆很小,就算细细看也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是装修和陈列都很有艺术品位,说实话,不像是一个地级市的场馆。从博物馆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这座被钢筋水泥挤到了温瑞塘河边的小小博物馆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夕阳余晖里,带着这座城市的记忆和温度沉沉坠入夜晚。

发图时间:


天河水库停车场附近的空地上种了很多针松(?)


水库边随处可以看到山鸡椒(?)


在水库边的山上有蛮多奇怪的石头,这个我决定命名「👍按赞石」了


在天河水库中间有一道水闸将水库分为东西两片,水闸附近水草丰茂,还挺好看的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这片黄沙地原本是水库的底,如今全都露出来了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的馆藏,虽然展品不算特别,但都是来自温州各县市区,就突然亲切了起来


博物馆后门门沿上方的石头装饰


从后门往院子里看,还是挺美的


博物馆前门不远处还有一处被保护起来的破楼,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馆藏的一部分?


最后是一张意味不明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深宫炼钢砸红砖下篇

来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然而因为温度不够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湿冷天,我却没有穿秋裤,于是只好转战室内,去红砖美术馆打卡。

当天的展名为2020+的群展,感觉不是特别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间似乎更值得探索。红砖美术馆是董豫赣的作品,和清水会馆一样都是以红砖为主,看到后面满眼的红砖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尽管是一种类似园林的表达,但是总觉得充满了制式的规整,少了一些灵动的气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很多空间因为无人打理而显得破败而萧瑟,但中心区域甚至还有老阿姨姐妹团带着丝巾来摆拍,叽叽喳喳地热闹非凡。

放点图吧。


尹秀珍的《行思》说实话还蛮吸引眼球的


黄永砯的《羊祸》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个展中也有展出过


红砖美术馆的门面打卡点,其实也就只是八个圆形门洞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天也无人问津……


在园林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边依然是矩形和圆形的门洞,排列成101010……


进入红砖美术馆内部后的大厅区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没有人倒也是不多见


室外的一处建筑,当天老阿姨们竞相摆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门口合影

最后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为二少家楼下的眉州东坡装修而临时换上的老字号川菜馆峨眉酒家。虽然是创业于1950年的川菜老字号,但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宫保鸡丁竟如此美味脱俗,鸡肉香嫩弹牙,酱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于其他菜完全不记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学带着去的爆肚冯。北京历史上有两家爆肚冯,初代老板都姓冯,都来自山东,都有百年历史。我们去的这家叫金生隆,创立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进店之后,四代目老板冯梦涛亲自在前台服务,迎客上菜都不马虎,尽管客人络绎不绝,他在上了铜锅和肉之后,还是耐心地向我们演示了芝麻蘸酱如何用筷子澥开的方法,吃完之后还询问味道如何,热情得跟整个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体验超棒!

好了,继续上图!


在托比同学的怂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板冯梦涛的合照


吃的是铜锅涮肉,除了牛肉之外还有爆肚仁儿,下了锅之后再蘸酱也没什么味儿了,来自托比同学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宫保鸡丁,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拍了一下店招,一个看起来年纪略大像是店长或者老板的人一直在边上跟我们介绍他们的历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