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三展连刷

终于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从去年底便秘到现在,终于能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排泄,把积攒了好几个月的展刷了个遍。因为图片太多,就看图说话吧!

首先是民生现代美术馆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双人展Flow with Matter(随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个是位于明当代美术馆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参与)。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达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最后一个是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陈合作项目The Shape of Time(时间的形态)。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碗矾大战

因为疫情的原因在家里憋了小半年,五一小长假的霓虹之旅直接泡汤,也不知道还要憋到什么时候。上个周末,终于憋不住到周边县市区逛了逛,选了苍南县的几点景点。

第一站是桥墩镇的碗窑村。虽然不算很远,但还是因为修路的缘故颠簸到差点开吐。也许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作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关锦鹏电影《长恨歌》的取景地之一,碗窑村的冷清有些出乎意料。烈日之下,村口的水碓在细流的堆积下时而发出砰砰的声响,除此之外就很难再听到任何喧嚣,偶尔有一两个游客路过,引得卖凉粉的村民们一阵热情地招呼。整个碗窑村散落在玉苍山麓南坡,前有玉龙湖河谷环绕,依山傍水、花木繁茂。明末清初时,这个的村落因做陶瓷粗碗而出名,竟吸引了4000多人聚居在此,商贩往来如织。而如今的碗窑村早已不见早日繁华,古龙窑、古戏台和八角楼静静地躺在村落中心,静候时光流转。不得不说,这种干净、清净的村落还蛮适合走走逛逛拍拍照片的,尽管爬坡不免汗流浃背,倒也乐此不疲。

中午在碗窑村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前往第二站——矾山镇。矾山镇占据着全国百分之八十和全球百分之六十的明矾储量,被称作「世界矾都」,当地采炼明矾始于宋末元初,至清光绪年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矾矿。矾山镇的福德湾村除了和碗窑村一样列为中国传统村落和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之外,其矿工街巷和附近的鸡笼山矿硐群以及煅烧炉结晶池等还被列入第一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工业和信息化部)和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另外,福德湾村还在2016年拿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UNESCO Asia Pacific Heritage Awards),可以说是文化财极度丰富了。然而去了之后却因各种民宿和小火车以及聒噪的游客而大跌眼镜。虽然村子里确实有很多工业遗迹,但是要么就没有得到妥善的保存,要么就淹没在现代化的基建之中,很多地方甚至连拍个照都很费劲,不是电线杆挡着就是垃圾桶挡着。而更多的游客则聚集在了村子中心的老街,这里没有什么文化遗产,但依然靠义乌小商品和小吃掳获了游人的芳心。逛了没多久,吃了一碗肉燕,就匆匆逃离。

虽然福德湾村让人失望,但是鸡笼山的矾矿遗址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在从碗窑村到福德湾村的路上就能看到路边几个高耸的煅烧炉,于是从福德湾村出来,就在日落前赶到了这里。数个煅烧炉矗立在山脚,显得尤其硬核,虽然不能进入,但是即便是远观就已经十分壮观了,总算有了一点国家工业遗产的样子,虽然鸡笼山这个名字有点骚就是了……

嘛,最后还是看图说话吧,至于碗矾大战……我宣布……不分胜负!(嘘爆。)


碗窑村里的一个角落,竹编的灯笼特别好看


一处无人的平台正晒着红辣椒


这里似乎还住着村民,大院里晒着衣服,一排植物种得井井有条


碗窑村的核心地带,被称为「古龙窑」的窑炉,沿着山坡绵延数十米,如巨龙盘踞


继续往山上爬,能看到漫山的蒲公英


村子里还种了很多巨大的梨果仙人掌


从半山腰俯瞰碗窑村


村子里一处种了一颗非常大的叶子花树


远看碗窑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玉龙湖河谷


碗窑村口的一跳


这里就是鸡笼山边的矾矿遗址


另一个角度的煅烧炉群,工业朋克的感觉


必须来一个拽拽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异兽蘑菇,混沌魔都

虽然听起来像是丧尸游魔都的一篇游记,但其实是要强推一部一月新番《异兽蘑菇》啊不《异兽魔都(ドロヘドロ)》。去年在日本书店逛的时候,就看到这套漫画因为要出TVA而被摆在了很醒目的位置,当时觉得封面设定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翻开一看……差点被杂乱的线条戳瞎眼。结果回来看到预告片之后简直悔不当初,只好以苍蝇状搓手搓脚等播出……

先来谈谈《异兽魔都》的故事本身吧。话说如今的主流TVA新番世界观数来数去无非就是现代日常、未来科幻、古代异想、剑与魔法的TRPG世界穿越剧,但《异兽魔都》的设定风格却很杂揉,虽然有一点赛博朋克的感觉,但是赛博朋克里常见的高科技数字化工业却被玄幻的魔法力量和掌管生死的恶魔所替代;虽然世界里有各种魔法师横行,但是人物的生活却和上世纪2000年代左右的现实世界没有太大区别。尽管世界观背景十分宏大,但《异兽魔都》聚焦的故事格局其实很小,才过去两话,正反派主要人物几乎全都登场完毕。主人公每天吃着饺子,在医院打工,一边在这有限的场景中寻找自己的记忆。本以为可能是通过一个小故事去慢慢构建一个宏大的世界观,但事实上,整个剧本本身并没有太多解释世界观的设定,这些设定是跟随主角的经历一点一点不露声色地展示出来的。尽管每一次挤出来的一点点设定都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但在叙事中里却显得十分不经意和自然——读者在遭受神展开锤击之后完全得不到任何解释,主角也泰然自若地继续前进,反而让一脸懵逼的读者激起了继续探索这个神秘世界的欲望。从第1话一直到第12话,每一话都这样在不经意间抽丝剥茧,从排山倒海而来的异世界陌生感到最后逐渐明朗的几条故事线,等读者反应过来,那些稀奇古怪的设定早就被潜移默化地吸收完了,浑然天成、干净利落。

如果是林田球的故事是构建这部动画的基石,那么制作就是铸成高塔的一砖一瓦。在Netflex爸爸的财力支持下,Mappa这次的动画化真的是下了重金,林田球的脏脏风奇装异服经过人设岸友洋的细致线条一勾勒,人物的毛糙感全无,观感提升度堪比《进击的巨人》(???)……《异兽魔都》最大的亮点自然就是3D作画的运用,以往TVA常见3D技术主要运用在机甲、机械、动物或者镜头转换时的场景,而《异兽魔都》采用了类似于亚人或Beastars的3D作画,但是并不是Beastars那样人物3D、背景2D这样的结合方式,而是部分场景人物3D,部分场景依然使用2D作画,除了个别片段能通过阴影和运动轨迹勉强分辨,两者的区别可以说是非常细微了,甚至很多人直到看完了都没有发现很大一部分人物是全3D的。对于向来不能接受3D人物、连伪2D都敬而远之的我来说,《异兽魔都》的3D人物已经是完全吃得下的程度了,除此之外,3D作画比起2D输出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作画稳定、极少崩坏,这也让这部TVA有了一本永流传的价值。

啰里吧嗦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想强推这部动画。关于《异兽魔都》其实还有更多可以吹的,比如血腥暴力、黑色幽默、角色个性鲜明什么的,总之,看就对了。


预告海报


主视觉海报


第一卷蓝光盒封1


第一卷蓝光盒封2


第二卷蓝光盒封1


第二卷蓝光盒封2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