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機的最終審判

這幾年都會趁著參加費那奇北京動畫周的機會,去北京逛一逛展。這次剛好趕上UCCA年度大展、義大利國寶級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的中國首次個展The Last Judgment,自然更加不能錯過。

雖然去過很多次798,但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這還是第一次去UCCA,整個展館並不大,不過也算是Naurizio Cattelan的集大成個展,其中就包括了Novecento(2007)等用馬匹標本製作的作品。這些馬匹或者安靜地吊在半空中,或者腦袋砸進牆裡,由於是真實的標本,因此作為當代藝術出現時還是略顯震撼。它在讓人驚嘆之餘,也莫名產生了屍體帶來的死亡焦慮和心悸,同時,又能察覺到一絲戲謔。然而,這一系列作品在國際上也引發過爭議,其中以Untitled(2007)為甚。有評論家認為「It’s an exodus we』re witnessing, not a search for freedom…Cattelan』s horses do not seek freedom but survival」,但也有人質疑「What kind of world do we live in where people find entertainment from a horse with its head buried」?而Naurizio Cattelan自己也坦言「Of course, not all exhibitions can be artworks…One of those cases where the whole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來源

除了死馬之外,展廳里另一個焦點作品就是Comedian(2019)。這根被膠帶固定在牆上的香蕉也許是展館裡最多人駐足觀看的展品了,在商店裡也可以在各種周邊看到它的身影,彷彿成為了Naurizio Cattelan的代表作一般。無論是Untitled(2007)還是Comedian(2019),我們可以感受到Naurizio Cattelan身上的一些反骨。他的作品挑戰生命,挑戰自然,挑戰藝術,挑戰權威,玩世不恭,靜靜地等待著參觀者的最後審判。

有時候,我們看展,也許也應該在走近一步的同時,內心多一分抽離。展品是否稱得上藝術品,藝術品是優是劣,參觀者心中可以有自己的好惡,但也不必為此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如今國內的藝術展越來越多,參觀者也更應該有所選擇,買票之前多了解一些,自然也就不至於花錢找罪受,走出展館還在罵「這特么什麼玩意兒?」


Comedian(2019)。根據Vogue之前的報道,這好像是認真的香蕉,如果壞掉了就根據作者的指示換一根新的……(來源


Spermini(1997)。中文翻譯《精迷你》,算是比較原汁原味的翻譯了,看這些人頭在牆上的輻射範圍……嗯,就量蠻大的……


No(2021)。這個作品還蠻震撼的,尤其是和後面的Novecento(2007)一起看的時候


We(2010)。算是對藝術家組合Gilbert & George的作品In Bed with Lorca的重構,嗯,或者也可以叫做parody


Mini-Me(1999)。這個小人有很多版本,屋頂、櫃頂、書架,不過姿勢和神情差不多都是一樣的。後面還有一排看起來很逼真的鴿子標本


跟著名的Novecento(2007)合影

另外,這次在798逛的時候偶然在IOMA發現了明和電機的展《超常識創造力工廠》。距離上一次在上海被這個日本音樂組合震撼到,已經過去了五年,詳情可以看一看當時寫的日誌《不會音樂的工科男不是好極客》,後來還去看過他們的演奏會,所以也算是滿熟悉了。這次應該是他們在北京的首次個展,於是猶豫了一下,還是買票進去了。

這次北京的展算是明和電機集大成的展了,基本上上海展的東西都在,此外還多了一些這幾年新出的玩意兒,只是舞台稍微小了一點,演出似乎也沒有第一次看上海站時候的震撼了,可能是因為少了人偶Punch Kun(拳擊君)和Renda Chan(連打醬)腦袋彈飛的橋段,也可能是看太多次了(?)……好在換裝環節也保留了下來,當然還是必須要穿起來拍個照噠!


海報合影!


一模一樣姿勢的換裝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