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廊了个桥

冬天到了,SHE群里蠢蠢欲动,似乎一场预谋已久的冬游正在孕育而生。不过除了我和仔仔在蹦跶之外,其他人都默不作声纷纷装死生怕被圈到……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为了把唯一正面婉拒的宇宙同学拽出来,我和仔不惜数度发动老奸巨猾鬼计多端声东击西出其不意的坑蒙拐骗之计,但却每次都毫不例外地被宇宙一个侧身闪躲过去而铩羽而归……啧,不仅冬游之旅命运多舛,好不容易遇到仔仔和宇宙一拍即合的追星之旅想要凑一脚滥竽充个数顺便就当成冬游好了,结果却因为该死的职业资格证换证考试泡了汤。更惨的是正当仔打算和小宇宙同归啊不相依为命的时候,宇宙出其不意地一咕把仔一个人鸽到了天涯海角。孤苦伶仃的仔喊来了同事,结果居然没还抢到追星门票。于是最后仔只好在寒冷的夜里绕着体育馆愣是走了200圈,把各个角度听到的声音一股脑儿丢进大脑里拿搅屎棍搅了两个小时总算拼凑出了一场全方位360度立体声无死角的……空想盛宴……

为了挽救眼看着就要泡汤的冬游,我咬了咬牙邀请他们来泰顺泡汤。当然咬牙的原因主要是我家小乐大概一年没有上路,生怕它外面风尘仆仆里面乌烟瘴气开个200米就要嗝屁报废。不过抱着已经这么穷了运气总不能也这么坏的心态,周六一早,我依然骑着被长年拘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的小乐上了路。说好了在苍南站接她俩,到了点停下了车,面对着即将拉开闸门的出站口,我给他们发了消息。

结果她俩说出站了没看到我……然而眼前的闸门分明都还没开,她俩到底从哪儿出了站?仔细一追问,他俩提前一站下了车,更匪夷所思的是当时停靠站的时候仔还蹲在厕所里唱歌,愣是被力大无穷的宇宙一个背摔扔出了厕所一路拖着出了站。由于当时蹲得比较慎重和深沉,仔的其中一只脚到现在还粘在厕所里没拔出来(所以她是八爪鱼吗?)所以当时的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没人知道,但是感兴趣的吃瓜群众还给这件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起了个名称,叫做「宇宙之谜」……

一、廊了个桥

在多跑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在下午抵达了本应该上午抵达的泰顺廊桥文化园,吃了一顿沟通不良的农家菜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位于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的第一座廊桥。

浙闽交界的山区拥有全国最密集的木拱廊桥群,主要以浙江省丽水市的庆元、温州市的泰顺、以及福建省宁德市的寿宁、屏南四县为代表。2008年,这四县的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源),如今,浙江省丽水市、温州市、福建省宁德市、南平市、福州市五市以及下辖的十八个县正联合致力于将「闽浙木拱廊桥」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源)。

怎么说呢,廊桥确实很美,但是廊桥作为一个景区实在有点……寒碜,别提各种虎头虎脑乱入镜头的现代建筑破坏了年代感。三人边走边吃边喝边笑到抽筋,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还莫名其妙跟人讨价还价买了三只葫芦,让人不禁一边提问一边把老头子的脑袋都摇下来「爷爷爷爷!哥哥们都被您做成什么菜了我们可以尝尝吗?」

在泗溪镇的溪东桥和北涧桥前挤眉弄眼喝酒端奶狂拍了一阵照片之后,太阳也快要下山了,我们抓紧时间又刷了两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魁镇刷掉了薛宅桥和刘宅桥。这两座廊桥一座藏在镇子里和统一刷白的新房格格不入,另一座则在乡村尽头有一种鸟不拉屎拉屎不冲的破败感。每到一处,总有村民用一种围观猩猩抠屁眼的眼神盯着我们,仿佛期待着我们抠出个什么礼花炮来,但尽管我和宇宙在刘家桥边上蹿下跳配合着仔踩着钢管大鹏展翅了好久也始终放不出一个彩虹屁来,最后只好打道回府。

二、泡了个汤

除了廊桥,泰顺的温泉也是远近驰名。截至2016年底,经过浙江省自然资源厅认证的浙江温泉一共有16家,其中泰顺就占了4家,可以说是浙江温泉资源最集中的县市区之一了(来源)。这次去了2015年投用的莲云谷温泉,也是16家经过认证的浙江温泉之一,大大小小十几二十个池子散落在隐蔽的坡道绿荫下,环境倒也不差,但和国内的各大温泉度假区也没什么区别。日本的温泉地一般没有这么大的酒店,除了类似大江户温泉这种就差直接以坑钱二字冠名的设施外,其他的温泉酒店最多也不过10个池子,更多的只有两三个池子,只能坐在温泉池里认真发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国内的温泉度假区要是没有二十个池子会被客人一个庐山升龙霸打飞成夜空中最亮的星,所以说到底我们享受的不是温泉本身,而是去体验那种站起来爬山和坐下来泡汤纠缠交织让你欲罢不能的冰火二重天。晚上温度骤降,我们仨时不时就被40多度的温泉烫得吱哇乱叫然后一边被冻到花枝乱颤鼻水横飞一边尖叫着寻找下一个池子,任凭一路上的寒风将身上的热气瞬间凝华成冰柱再在皮肤上刮出一道一道雪印,这哪是冰火二重天,这分明是伤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雪崩将我掩埋。

泡完汤吃完晚饭差不多已经八九点,以至于我们到达民宿的时候已经时过午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泉的提神效果,前台小姐姐看了看我们聒噪的样子竟然预言我们将彻夜无眠,谁知拍完一顿之后三人就纷纷秒睡成猪头,直到第二天窗外的日光射满了我们的脸。

第二天的景点主要是筱村镇的徐岙村和雪溪乡桥西村胡氏大院,从民宿出发要开一小时的山路,经历了无数个发卡弯和蠕虫弯,一边是时刻写着「小心落石」标识的峭壁,另一边就是望不见底的悬崖,而一年没上路的小乐竟然一边哼唧着「老司机带带我」的山歌一边托马斯全旋起倒立转体180度落下接托马斯转体90度起倒立落下成骑撑,甩着甩着就把我们甩到了目的地。徐岙村还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的古村落,它不像其他的古村落那么空旷,而是紧凑得错落有致自成一体,而且没有其他古村落脏乱差的感观,总觉得散发着一股看似经过精心雕琢却又无法名状的原始气息。一些展示区域很明显经过设计,但也尽量做到了不破坏村落的统一性,走完一圈如行云流水,啥也没留下,啥也没带走。

回程的时候,民宿老板娘得知我们走的是司筱线,给我们发来了四个字「太厉害了」……我们面面相觑,咋了?(小乐:你们给我下去!)

三、再了个见

由于第一天浪费了两个小时,这次泰顺行就这么匆匆结束了。没了宇宙的大爆发,仔仔终于安心地回到高铁上接回了粘在厕所里的脚,安稳地一路睡到了……徐州东?!啊我了个妈爷菜!


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的溪东桥,建于1745年


被誉为「世界最美廊桥」的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北涧桥,建于1803年。如果再早几个月来的话,还会有前面红色巨大乌桕树的映衬


侧面的北涧桥,以及踹宇宙的我……


泰顺县三魁镇刘宅村的刘宅桥,虽然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感觉长期无人打理,桥下的溪水也有一种屎一般的黄绿色……


从民宿到筱村镇徐岙村的路上,途径坑边村的文兴桥,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1857年。可惜在2016年被台风引发的山洪冲毁,这是重建之后的


泰顺县筱村镇徐岙村,这一片又被称为徐岙底古村落,保存得比较好,干净整洁,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


徐岙村里的一幢民房


这一处看样子是改建成了民宿之类的,不过设计得也不错,没有破坏整体的感觉


泰顺县雪溪乡桥西村的胡氏大院,建于1832年到1874年间,是江南少有的大型合院式民居,有点闽南风味


胡氏大院甬道两侧的墙壁,颜色的形状都很别致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海风里的七彩石头

佘家帮终于再次合体,尤其是在宇宙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年之后重新出山,简直让人感动到哭出一把屎一把尿来。由于宇宙身体还不是很稳定,一个不留神就会发射伽马射线,于是我们只好把合体的地点定在了台州。掐指一算,距离我们上一次来台州也已经过去快10年了。去哪儿呢?装逼爱好者们商议了一阵,终于在中国的东海边,化了一个缘。

行程的第一天,从车站绕圈圈开始。简单来说就是……哦她是Super Dancing Dueen,美男子都为她倾倒,车子在车站绕啊绕,没时间一一照顾好……(不要唱歌!)简单来说呢,就是我率先抵达车站,很快见到了依然骨瘦如柴不知道已经绕了几圈头顶都出现蚊香了的小宇宙。等到我们绕到孕吐的时候,终于接到了仔和经历了突然的尿意和内力憋尿功洗礼之后的小米。而吸纳迟到的伐飞,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因为这次的着装主题是格子牛仔风,所以仔把大家打扮成了降落伞水母。尽管成功化身为空降石塘镇的水母,但我们其实也还是有点口渴,因此最后大家决定在登记入住之后去海边走走喝点海风解解渴什么的也就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了……石塘镇的民宿大多集中在五岙村,就是依山而建的一堆石头房子,没力气的可以点缀一点渔网和浮标,有力气的可以扛一艘小船上来,再种一排多肉或者任何看起来有点颜色的花花草草,就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打卡景点,尽管你可以在江浙一带任何一个海边民宿村落找到一堆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民宿附近的绿道是修葺一新的海边水泥步道,沿着它可以一路哈拉打屁笑出二十三根鱼尾纹地走到珍珠滩。突然,远方出现了一座若隐若现的灯塔!作为暴走族资深会员,我建议大家爬到灯塔环绕360度之后返程,结果遭到了众人的殴打,于是只好在远方合照之后唱歌跳舞打道回府。

月黑风高的夜晚,永远也记不清到底自己是612还是613寝室里的S.H.E三人组终于对另一名室友西瓜下了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掉落一地黑珍珠。然而,杀人容易碎尸难,青出于蓝胜于蓝,于是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落到了我的肩上。在他们若无其事熟视无睹嘻嘻哈哈看着电视的同时,我已然将西瓜的内脏反复抽插切成尸块,再整整齐齐地码在了盘子里。吃完了西瓜的遗体,老板娘搬来了一股尿骚味的床,我和伐飞对看一眼老脸一红,嗯,二男一床碰胡弯,白狼嘬啄沙滩……(???)

第二天的行程是被誉为最美渔村的小箬村。如果说渔村外的古早渔船是一道原始风景,那么小箬村本人就是一座巨型油漆工坊。如果说要收缴彩虹,那么小箬村一定是重点打击对象,即便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嘛,只是扔掉智商把油漆往墙上怼就完事儿了,一幢房子一个颜色,美不美,还挺美,蠢不蠢,至少不聪明。毕竟油漆也不是小箬村特产,谁还买不起油漆咋地。心想着漆个彩虹色就能成为打卡圣地,游客也不至于蠢成无头苍蝇吧。结果还没等我们逛出什么名堂,就已经被一波一波的人潮挤散了两百多次。随波逐流了两个小时完全不知道在干嘛的我们总算赶在中午之前仓皇而逃,没想到却撞上了更多蜂拥而至的人潮,一大巴一大巴的仿佛来到了人口贩子交易嘉年华,转头望去,小箬村就像是世界末日时的诺亚方舟,蒸腾着劣质的人气,焕散着廉价的色彩。

吃吃喝喝,悠闲地瞎逛,每十分钟就要再花十分钟自拍,跳跃,转圈,这就是洒落着无尽对白的我们在一起留下的足迹。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永远期待下一次相聚。这一次的佘家帮聚会,也完美落幕!


石塘镇小箬村村口的渔船,看起来还是蛮有古早味的


小箬村里一处像祠堂一样的地方也被漆上了鲜艳的色彩


小箬村一角,从某种角度来说,靓丽的颜色终归是令人愉悦的,只要没有太多人


五岙村民宿群,一幢爬满爬山虎的房子


依然是民宿,这一家主打多肉……


五岙村绿道东北端的珍珠滩,一个很普通的小沙滩,但是人却非常多……


小箬村的合影,后面还有一堆人在排队……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再见时间和踢屁屁

和佘家帮似乎也有两年没碰了,为了避免「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苟延残喘地敲定了聚会时间,穷凶极恶地把阿噜伐飞全都喊了来,仔还颐指气使地定下了「红绿配赛狗屁」的主题基调,吓得大家姨妈都展翅高飞了半米高,拿痰盂接了很久才接到喝回去。(……)

端午假期第一天下午,到达已经两年未曾临幸的宁波,心中荡漾起一层涟漪,充满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久违悸动,找到了粉红色的伐飞和黑色的阿噜……说好的「红绿配赛狗屁」呢!还让不让狗放屁了!(狗:???)算了衣服的事情先放一边,还是晚饭比较重要。虽然早已经忘记吃了些什么鬼,但是毕竟当天晚上迎来了佘家帮两年来最强阵容,除小宇宙之外全数到齐,颇有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猪小猪落玉盘」的阵仗。由于要赶去看《侏罗纪世界2》,大家如恶狗朴屎一般飞快地扫荡完了晚餐,然后坐在金灿灿得仿佛泰姬陵的墙边蛇鼠一窝地打嗝抠牙欢笑聊天,最后发现快要赶不上IMAX的片头倒计时才落荒而逃。就在只差两分钟的紧要关头,仔仔突发奇想说:「这么难得怎么可以不拍一张合照呢?」大家一想有理就互相击掌表示赞同,于是在左顾右盼乔了N多个Pose之后足足拍了三分钟之后,我们终于……错过了片头——一边是全片最震撼的倒计时数字飞过,一边是我们三人顾不得躲避台阶和座位这些障碍物宁愿跌倒在漆黑的影院里也要手忙脚乱戴上眼镜苟延残喘地试图看到最后几个数字……所以到底是为毛不看完了再拍照片呢?路过的王先生表示他也不知道。

这次的宁波之行主要内容在于所谓的「最美风车公路」,它位于奉化区与鄞州区交界处的白岩山。吹风小队兵分两路,我和伐飞被分在了「不知道为什么走起了国道结果还要翻山越岭」小组,在经过了无数个让人贴在玻璃上的发卡弯和一个看起来好像很漂亮但是根本没时间好好看的水库之后,好歹能看到几只风车在脑门前时不时闪现一下。其实所谓「最美风车公路」,就是风力发电站的风车加上破石子路加上零星几排黄色的大波斯菊和一堆路边摊以及一个冰激凌车,虽然没有被开发,但人潮涌动和摊贩叫卖的样子完全就和其他破败的景点如出一辙。不过,经历过大风大浪盛开出彩虹的我们根本不把脏乱差放在眼里,来吧!让我们躲开丧尸一般的人群,钻进茶园和草丛里,踩在破败的轮胎上,摆着不知所措的Pose,吃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薯片,唱起「噜噜仑仑仑」,寻找着那些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儿吧!哦对了,如果非要说一个白岩山的优点,那就是在停车场山坡附近的那个卤味路边摊,豆腐干满分!竹笋肉满分!看,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像极了圆滚滚的肚皮和蛋蛋!爆炸啦!Bong!

时间有余,我们回了一趟物也不太是人更加非的理工,把当时觉得大到根本不想走完的校园走了个遍,寻找一点点曾经存在过的蛛丝马迹。太阳虽然很大,但是游荡在树荫下还能感受到丝丝凉意,虽然被仔家小朋友逼着跑了好几圈操场,做了十几个引体向上……训狗师你好,训狗师再见!想起来在好几年前,我们和小宇宙在曾经回到学校图书馆装了一回逼,这次也忍不住在大厅甘之如饴地读完了几套世界名著,瞬间觉得大腹便便一种呼之欲出的便意……果然不适合看太多书。当然我们来图书馆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看书,而是对着教学楼顶的时钟给阿噜烧去啊不捎去节日的祝福。什么节日呢?当然是「时间节」啦!阿噜!看!时间!(???)

夜晚,Rio和橙汁摩擦着彼此,旋转在大力神杯里。当然,除了足球和酒精,夏日的夜晚怎么能够少了最爱的……手工劳动呢?突发奇想买来的两叠纸膜,我和仔愣是花掉了一个春晚的时间,压报废了两根颈椎和腰椎,挥洒着刻刀、剪刀和浇水含辛茹苦地拼搭出了两只美丽的头套,嗯,这样就没有人认出我们美丽的脸庞了!无论是在乡间茅房、竹林小道还是大妈洗衣服的淙淙溪流边,不论我们如何张牙舞爪拳打脚踢枪炮齐鸣马革裹尸,我们美丽的头套永远能够让我们保持……窒息!尼玛这头套透气性也太差了点吧,每一口呼吸肺泡都像是80岁的老太太在用力嘬巧克力花生豆一般歇斯底里!到底为什么要花四个小时口吐白沫做这种东西折磨自己!苍天啊这是为什么!白鹭啊这是为什么!宇宙啊这是为什么!

鬼知道,谁叫我们是佘家帮呢!再!见!


虽然能看到连绵的风车,但这是我们能找到最美的一个角度……


(点击放大)蹲在草丛里仿佛随时想要拉屎的我们。


(点击放大)公路边很想吃后面的冰激凌但是因为要拍照所以只能先忍着一边流口水一边在想特么拍快一点的我们。


(点击放大)乡间的茅房飘扬着一股屎味儿,但是这美丽的头套让我们连呼吸都很困难更别提闻到什么味道了实在太棒。


(点击放大)发现了竹林,两只熊可怎么分赃呢只能干掉对方独吞了。(但是熊特么的不吃竹子吧!)

Bonus:还有两张熊猫仔为了吃独食暗杀熊猴纸的作案瞬间被详细地记录成了动图看她以后还怎么抵赖,你说是吧小宇宙。下面两张动图点开就能看哦!
动图一
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