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啊搖,廊了個橋

冬天到了,SHE群里蠢蠢欲動,似乎一場預謀已久的冬遊正在孕育而生。不過除了我和仔仔在蹦躂之外,其他人都默不作聲紛紛裝死生怕被圈到……正所謂槍打出頭鳥,為了把唯一正面婉拒的宇宙同學拽出來,我和仔不惜數度發動老奸巨猾鬼計多端聲東擊西出其不意的坑蒙拐騙之計,但卻每次都毫不例外地被宇宙一個側身閃躲過去而鎩羽而歸……嘖,不僅冬遊之旅命運多舛,好不容易遇到仔仔和宇宙一拍即合的追星之旅想要湊一腳濫竽充個數順便就當成冬遊好了,結果卻因為該死的職業資格證換證考試泡了湯。更慘的是正當仔打算和小宇宙同歸啊不相依為命的時候,宇宙出其不意地一咕把仔一個人鴿到了天涯海角。孤苦伶仃的仔喊來了同事,結果居然沒還搶到追星門票。於是最後仔只好在寒冷的夜裡繞著體育館愣是走了200圈,把各個角度聽到的聲音一股腦兒丟進大腦里拿攪屎棍攪了兩個小時總算拼湊出了一場全方位360度立體聲無死角的……空想盛宴……

為了挽救眼看著就要泡湯的冬遊,我咬了咬牙邀請他們來泰順泡湯。當然咬牙的原因主要是我家小樂大概一年沒有上路,生怕它外面風塵僕僕裡面烏煙瘴氣開個200米就要嗝屁報廢。不過抱著已經這麼窮了運氣總不能也這麼壞的心態,周六一早,我依然騎著被長年拘禁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的小樂上了路。說好了在蒼南站接她倆,到了點停下了車,面對著即將拉開閘門的出站口,我給他們發了消息。

結果她倆說出站了沒看到我……然而眼前的閘門分明都還沒開,她倆到底從哪兒出了站?仔細一追問,他倆提前一站下了車,更匪夷所思的是當時停靠站的時候仔還蹲在廁所里唱歌,愣是被力大無窮的宇宙一個背摔扔出了廁所一路拖著出了站。由於當時蹲得比較慎重和深沉,仔的其中一隻腳到現在還粘在廁所里沒拔出來(所以她是八爪魚嗎?)所以當時的宇宙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沒人知道,但是感興趣的吃瓜群眾還給這件科學無法解釋的事件起了個名稱,叫做「宇宙之謎」……

一、廊了個橋

在多跑了兩個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在下午抵達了本應該上午抵達的泰順廊橋文化園,吃了一頓溝通不良的農家菜之後,我們終於見到了位於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的第一座廊橋。

浙閩交界的山區擁有全國最密集的木拱廊橋群,主要以浙江省麗水市的慶元、溫州市的泰順、以及福建省寧德市的壽寧、屏南四縣為代表。2008年,這四縣的木拱橋傳統營造技藝被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來源),如今,浙江省麗水市、溫州市、福建省寧德市、南平市、福州市五市以及下轄的十八個縣正聯合致力於將「閩浙木拱廊橋」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來源)。

怎麼說呢,廊橋確實很美,但是廊橋作為一個景區實在有點……寒磣,別提各種虎頭虎腦亂入鏡頭的現代建築破壞了年代感。三人邊走邊吃邊喝邊笑到抽筋,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還莫名其妙跟人討價還價買了三隻葫蘆,讓人不禁一邊提問一邊把老頭子的腦袋都搖下來「爺爺爺爺!哥哥們都被您做成什麼菜了我們可以嘗嘗嗎?」

在泗溪鎮的溪東橋和北澗橋前擠眉弄眼喝酒端奶狂拍了一陣照片之後,太陽也快要下山了,我們抓緊時間又刷了兩座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三魁鎮刷掉了薛宅橋和劉宅橋。這兩座廊橋一座藏在鎮子里和統一刷白的新房格格不入,另一座則在鄉村盡頭有一種鳥不拉屎拉屎不沖的破敗感。每到一處,總有村民用一種圍觀猩猩摳屁眼的眼神盯著我們,彷彿期待著我們摳出個什麼禮花炮來,但儘管我和宇宙在劉家橋邊上躥下跳配合著仔踩著鋼管大鵬展翅了好久也始終放不出一個彩虹屁來,最後只好打道回府。

二、泡了個湯

除了廊橋,泰順的溫泉也是遠近馳名。截至2016年底,經過浙江省自然資源廳認證的浙江溫泉一共有16家,其中泰順就佔了4家,可以說是浙江溫泉資源最集中的縣市區之一了(來源)。這次去了2015年投用的蓮雲谷溫泉,也是16家經過認證的浙江溫泉之一,大大小小十幾二十個池子散落在隱蔽的坡道綠蔭下,環境倒也不差,但和國內的各大溫泉度假區也沒什麼區別。日本的溫泉地一般沒有這麼大的酒店,除了類似大江戶溫泉這種就差直接以坑錢二字冠名的設施外,其他的溫泉酒店最多也不過10個池子,更多的只有兩三個池子,只能坐在溫泉池裡認真發獃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而國內的溫泉度假區要是沒有二十個池子會被客人一個廬山升龍霸打飛成夜空中最亮的星,所以說到底我們享受的不是溫泉本身,而是去體驗那種站起來爬山和坐下來泡湯糾纏交織讓你欲罷不能的冰火二重天。晚上溫度驟降,我們仨時不時就被40多度的溫泉燙得吱哇亂叫然後一邊被凍到花枝亂顫鼻水橫飛一邊尖叫著尋找下一個池子,任憑一路上的寒風將身上的熱氣瞬間凝華成冰柱再在皮膚上刮出一道一道雪印,這哪是冰火二重天,這分明是傷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雪崩將我掩埋。

泡完湯吃完晚飯差不多已經八九點,以至於我們到達民宿的時候已經時過午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溫泉的提神效果,前台小姐姐看了看我們聒噪的樣子竟然預言我們將徹夜無眠,誰知拍完一頓之後三人就紛紛秒睡成豬頭,直到第二天窗外的日光射滿了我們的臉。

第二天的景點主要是筱村鎮的徐嶴村和雪溪鄉橋西村胡氏大院,從民宿出發要開一小時的山路,經歷了無數個發卡彎和蠕蟲彎,一邊是時刻寫著「小心落石」標識的峭壁,另一邊就是望不見底的懸崖,而一年沒上路的小樂竟然一邊哼唧著「老司機帶帶我」的山歌一邊托馬斯全旋起倒立轉體180度落下接托馬斯轉體90度起倒立落下成騎撐,甩著甩著就把我們甩到了目的地。徐嶴村還是一個非常值得去的古村落,它不像其他的古村落那麼空曠,而是緊湊得錯落有致自成一體,而且沒有其他古村落髒亂差的感觀,總覺得散發著一股看似經過精心雕琢卻又無法名狀的原始氣息。一些展示區域很明顯經過設計,但也盡量做到了不破壞村落的統一性,走完一圈如行雲流水,啥也沒留下,啥也沒帶走。

回程的時候,民宿老闆娘得知我們走的是司筱線,給我們發來了四個字「太厲害了」……我們面面相覷,咋了?(小樂:你們給我下去!)

三、再了個見

由於第一天浪費了兩個小時,這次泰順行就這麼匆匆結束了。沒了宇宙的大爆發,仔仔終於安心地回到高鐵上接回了粘在廁所里的腳,安穩地一路睡到了……徐州東?!啊我了個媽爺菜!


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的溪東橋,建於1745年


被譽為「世界最美廊橋」的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北澗橋,建於1803年。如果再早幾個月來的話,還會有前面紅色巨大烏桕樹的映襯


側面的北澗橋,以及踹宇宙的我……


泰順縣三魁鎮劉宅村的劉宅橋,雖然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卻感覺長期無人打理,橋下的溪水也有一種屎一般的黃綠色……


從民宿到筱村鎮徐嶴村的路上,途徑坑邊村的文興橋,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建於1857年。可惜在2016年被颱風引發的山洪沖毀,這是重建之後的


泰順縣筱村鎮徐嶴村,這一片又被稱為徐嶴底古村落,保存得比較好,乾淨整潔,沒有過度的商業開發


徐嶴村裡的一幢民房


這一處看樣子是改建成了民宿之類的,不過設計得也不錯,沒有破壞整體的感覺


泰順縣雪溪鄉橋西村的胡氏大院,建於1832年到1874年間,是江南少有的大型合院式民居,有點閩南風味


胡氏大院甬道兩側的牆壁,顏色的形狀都很別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搖啊搖,廊了個橋”有2條評論

  1. 簡了個直,漏了紅了個牛……今時今日我勒個去,還怕你精神病持續加重,回過頭,想起我買的紅了個牛? 哎呀,原來我這些年丟掉的是筆頭,嘖嘖嘖,果然寫得比我精彩太多。對嘛,那那些年我寫得也這樣的風格,現在腦子?已經空了……我想收藏,怎麼個藏?

    1. 你買紅牛前買的可是另外一個什麼牌子的哦……右上角就可以收藏啊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