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啊摇,廊了个桥

冬天到了,SHE群里蠢蠢欲动,似乎一场预谋已久的冬游正在孕育而生。不过除了我和仔仔在蹦跶之外,其他人都默不作声纷纷装死生怕被圈到……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为了把唯一正面婉拒的宇宙同学拽出来,我和仔不惜数度发动老奸巨猾鬼计多端声东击西出其不意的坑蒙拐骗之计,但却每次都毫不例外地被宇宙一个侧身闪躲过去而铩羽而归……啧,不仅冬游之旅命运多舛,好不容易遇到仔仔和宇宙一拍即合的追星之旅想要凑一脚滥竽充个数顺便就当成冬游好了,结果却因为该死的职业资格证换证考试泡了汤。更惨的是正当仔打算和小宇宙同归啊不相依为命的时候,宇宙出其不意地一咕把仔一个人鸽到了天涯海角。孤苦伶仃的仔喊来了同事,结果居然没还抢到追星门票。于是最后仔只好在寒冷的夜里绕着体育馆愣是走了200圈,把各个角度听到的声音一股脑儿丢进大脑里拿搅屎棍搅了两个小时总算拼凑出了一场全方位360度立体声无死角的……空想盛宴……

为了挽救眼看着就要泡汤的冬游,我咬了咬牙邀请他们来泰顺泡汤。当然咬牙的原因主要是我家小乐大概一年没有上路,生怕它外面风尘仆仆里面乌烟瘴气开个200米就要嗝屁报废。不过抱着已经这么穷了运气总不能也这么坏的心态,周六一早,我依然骑着被长年拘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的小乐上了路。说好了在苍南站接她俩,到了点停下了车,面对着即将拉开闸门的出站口,我给他们发了消息。

结果她俩说出站了没看到我……然而眼前的闸门分明都还没开,她俩到底从哪儿出了站?仔细一追问,他俩提前一站下了车,更匪夷所思的是当时停靠站的时候仔还蹲在厕所里唱歌,愣是被力大无穷的宇宙一个背摔扔出了厕所一路拖着出了站。由于当时蹲得比较慎重和深沉,仔的其中一只脚到现在还粘在厕所里没拔出来(所以她是八爪鱼吗?)所以当时的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没人知道,但是感兴趣的吃瓜群众还给这件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起了个名称,叫做「宇宙之谜」……

一、廊了个桥

在多跑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在下午抵达了本应该上午抵达的泰顺廊桥文化园,吃了一顿沟通不良的农家菜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位于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的第一座廊桥。

浙闽交界的山区拥有全国最密集的木拱廊桥群,主要以浙江省丽水市的庆元、温州市的泰顺、以及福建省宁德市的寿宁、屏南四县为代表。2008年,这四县的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被列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源),如今,浙江省丽水市、温州市、福建省宁德市、南平市、福州市五市以及下辖的十八个县正联合致力于将「闽浙木拱廊桥」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来源)。

怎么说呢,廊桥确实很美,但是廊桥作为一个景区实在有点……寒碜,别提各种虎头虎脑乱入镜头的现代建筑破坏了年代感。三人边走边吃边喝边笑到抽筋,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还莫名其妙跟人讨价还价买了三只葫芦,让人不禁一边提问一边把老头子的脑袋都摇下来「爷爷爷爷!哥哥们都被您做成什么菜了我们可以尝尝吗?」

在泗溪镇的溪东桥和北涧桥前挤眉弄眼喝酒端奶狂拍了一阵照片之后,太阳也快要下山了,我们抓紧时间又刷了两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魁镇刷掉了薛宅桥和刘宅桥。这两座廊桥一座藏在镇子里和统一刷白的新房格格不入,另一座则在乡村尽头有一种鸟不拉屎拉屎不冲的破败感。每到一处,总有村民用一种围观猩猩抠屁眼的眼神盯着我们,仿佛期待着我们抠出个什么礼花炮来,但尽管我和宇宙在刘家桥边上蹿下跳配合着仔踩着钢管大鹏展翅了好久也始终放不出一个彩虹屁来,最后只好打道回府。

二、泡了个汤

除了廊桥,泰顺的温泉也是远近驰名。截至2016年底,经过浙江省自然资源厅认证的浙江温泉一共有16家,其中泰顺就占了4家,可以说是浙江温泉资源最集中的县市区之一了(来源)。这次去了2015年投用的莲云谷温泉,也是16家经过认证的浙江温泉之一,大大小小十几二十个池子散落在隐蔽的坡道绿荫下,环境倒也不差,但和国内的各大温泉度假区也没什么区别。日本的温泉地一般没有这么大的酒店,除了类似大江户温泉这种就差直接以坑钱二字冠名的设施外,其他的温泉酒店最多也不过10个池子,更多的只有两三个池子,只能坐在温泉池里认真发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国内的温泉度假区要是没有二十个池子会被客人一个庐山升龙霸打飞成夜空中最亮的星,所以说到底我们享受的不是温泉本身,而是去体验那种站起来爬山和坐下来泡汤纠缠交织让你欲罢不能的冰火二重天。晚上温度骤降,我们仨时不时就被40多度的温泉烫得吱哇乱叫然后一边被冻到花枝乱颤鼻水横飞一边尖叫着寻找下一个池子,任凭一路上的寒风将身上的热气瞬间凝华成冰柱再在皮肤上刮出一道一道雪印,这哪是冰火二重天,这分明是伤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雪崩将我掩埋。

泡完汤吃完晚饭差不多已经八九点,以至于我们到达民宿的时候已经时过午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泉的提神效果,前台小姐姐看了看我们聒噪的样子竟然预言我们将彻夜无眠,谁知拍完一顿之后三人就纷纷秒睡成猪头,直到第二天窗外的日光射满了我们的脸。

第二天的景点主要是筱村镇的徐岙村和雪溪乡桥西村胡氏大院,从民宿出发要开一小时的山路,经历了无数个发卡弯和蠕虫弯,一边是时刻写着「小心落石」标识的峭壁,另一边就是望不见底的悬崖,而一年没上路的小乐竟然一边哼唧着「老司机带带我」的山歌一边托马斯全旋起倒立转体180度落下接托马斯转体90度起倒立落下成骑撑,甩着甩着就把我们甩到了目的地。徐岙村还是一个非常值得去的古村落,它不像其他的古村落那么空旷,而是紧凑得错落有致自成一体,而且没有其他古村落脏乱差的感观,总觉得散发着一股看似经过精心雕琢却又无法名状的原始气息。一些展示区域很明显经过设计,但也尽量做到了不破坏村落的统一性,走完一圈如行云流水,啥也没留下,啥也没带走。

回程的时候,民宿老板娘得知我们走的是司筱线,给我们发来了四个字「太厉害了」……我们面面相觑,咋了?(小乐:你们给我下去!)

三、再了个见

由于第一天浪费了两个小时,这次泰顺行就这么匆匆结束了。没了宇宙的大爆发,仔仔终于安心地回到高铁上接回了粘在厕所里的脚,安稳地一路睡到了……徐州东?!啊我了个妈爷菜!


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的溪东桥,建于1745年


被誉为「世界最美廊桥」的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北涧桥,建于1803年。如果再早几个月来的话,还会有前面红色巨大乌桕树的映衬


侧面的北涧桥,以及踹宇宙的我……


泰顺县三魁镇刘宅村的刘宅桥,虽然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感觉长期无人打理,桥下的溪水也有一种屎一般的黄绿色……


从民宿到筱村镇徐岙村的路上,途径坑边村的文兴桥,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1857年。可惜在2016年被台风引发的山洪冲毁,这是重建之后的


泰顺县筱村镇徐岙村,这一片又被称为徐岙底古村落,保存得比较好,干净整洁,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


徐岙村里的一幢民房


这一处看样子是改建成了民宿之类的,不过设计得也不错,没有破坏整体的感觉


泰顺县雪溪乡桥西村的胡氏大院,建于1832年到1874年间,是江南少有的大型合院式民居,有点闽南风味


胡氏大院甬道两侧的墙壁,颜色的形状都很别致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摇啊摇,廊了个桥”的2条评论

  1. 简了个直,漏了红了个牛……今时今日我勒个去,还怕你精神病持续加重,回过头,想起我买的红了个牛🐂 哎呀,原来我这些年丢掉的是笔头,啧啧啧,果然写得比我精彩太多。对嘛,那那些年我写得也这样的风格,现在脑子🧠已经空了……我想收藏,怎么个藏?

    1. 你买红牛前买的可是另外一个什么牌子的哦……右上角就可以收藏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