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啊搖,廊了個橋

冬天到了,SHE群里蠢蠢欲動,似乎一場預謀已久的冬遊正在孕育而生。不過除了我和仔仔在蹦躂之外,其他人都默不作聲紛紛裝死生怕被圈到……正所謂槍打出頭鳥,為了把唯一正面婉拒的宇宙同學拽出來,我和仔不惜數度發動老奸巨猾鬼計多端聲東擊西出其不意的坑蒙拐騙之計,但卻每次都毫不例外地被宇宙一個側身閃躲過去而鎩羽而歸……嘖,不僅冬遊之旅命運多舛,好不容易遇到仔仔和宇宙一拍即合的追星之旅想要湊一腳濫竽充個數順便就當成冬遊好了,結果卻因為該死的職業資格證換證考試泡了湯。更慘的是正當仔打算和小宇宙同歸啊不相依為命的時候,宇宙出其不意地一咕把仔一個人鴿到了天涯海角。孤苦伶仃的仔喊來了同事,結果居然沒還搶到追星門票。於是最後仔只好在寒冷的夜裡繞著體育館愣是走了200圈,把各個角度聽到的聲音一股腦兒丟進大腦里拿攪屎棍攪了兩個小時總算拼湊出了一場全方位360度立體聲無死角的……空想盛宴……

為了挽救眼看著就要泡湯的冬遊,我咬了咬牙邀請他們來泰順泡湯。當然咬牙的原因主要是我家小樂大概一年沒有上路,生怕它外面風塵僕僕裡面烏煙瘴氣開個200米就要嗝屁報廢。不過抱著已經這麼窮了運氣總不能也這麼壞的心態,周六一早,我依然騎著被長年拘禁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的小樂上了路。說好了在蒼南站接她倆,到了點停下了車,面對著即將拉開閘門的出站口,我給他們發了消息。

結果她倆說出站了沒看到我……然而眼前的閘門分明都還沒開,她倆到底從哪兒出了站?仔細一追問,他倆提前一站下了車,更匪夷所思的是當時停靠站的時候仔還蹲在廁所里唱歌,愣是被力大無窮的宇宙一個背摔扔出了廁所一路拖著出了站。由於當時蹲得比較慎重和深沉,仔的其中一隻腳到現在還粘在廁所里沒拔出來(所以她是八爪魚嗎?)所以當時的宇宙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沒人知道,但是感興趣的吃瓜群眾還給這件科學無法解釋的事件起了個名稱,叫做「宇宙之謎」……

一、廊了個橋

在多跑了兩個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在下午抵達了本應該上午抵達的泰順廊橋文化園,吃了一頓溝通不良的農家菜之後,我們終於見到了位於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的第一座廊橋。

浙閩交界的山區擁有全國最密集的木拱廊橋群,主要以浙江省麗水市的慶元、溫州市的泰順、以及福建省寧德市的壽寧、屏南四縣為代表。2008年,這四縣的木拱橋傳統營造技藝被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來源),如今,浙江省麗水市、溫州市、福建省寧德市、南平市、福州市五市以及下轄的十八個縣正聯合致力於將「閩浙木拱廊橋」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來源)。

怎麼說呢,廊橋確實很美,但是廊橋作為一個景區實在有點……寒磣,別提各種虎頭虎腦亂入鏡頭的現代建築破壞了年代感。三人邊走邊吃邊喝邊笑到抽筋,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還莫名其妙跟人討價還價買了三隻葫蘆,讓人不禁一邊提問一邊把老頭子的腦袋都搖下來「爺爺爺爺!哥哥們都被您做成什麼菜了我們可以嘗嘗嗎?」

在泗溪鎮的溪東橋和北澗橋前擠眉弄眼喝酒端奶狂拍了一陣照片之後,太陽也快要下山了,我們抓緊時間又刷了兩座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三魁鎮刷掉了薛宅橋和劉宅橋。這兩座廊橋一座藏在鎮子里和統一刷白的新房格格不入,另一座則在鄉村盡頭有一種鳥不拉屎拉屎不沖的破敗感。每到一處,總有村民用一種圍觀猩猩摳屁眼的眼神盯著我們,彷彿期待著我們摳出個什麼禮花炮來,但儘管我和宇宙在劉家橋邊上躥下跳配合著仔踩著鋼管大鵬展翅了好久也始終放不出一個彩虹屁來,最後只好打道回府。

二、泡了個湯

除了廊橋,泰順的溫泉也是遠近馳名。截至2016年底,經過浙江省自然資源廳認證的浙江溫泉一共有16家,其中泰順就佔了4家,可以說是浙江溫泉資源最集中的縣市區之一了(來源)。這次去了2015年投用的蓮雲谷溫泉,也是16家經過認證的浙江溫泉之一,大大小小十幾二十個池子散落在隱蔽的坡道綠蔭下,環境倒也不差,但和國內的各大溫泉度假區也沒什麼區別。日本的溫泉地一般沒有這麼大的酒店,除了類似大江戶溫泉這種就差直接以坑錢二字冠名的設施外,其他的溫泉酒店最多也不過10個池子,更多的只有兩三個池子,只能坐在溫泉池裡認真發獃連屁都不敢放一個。而國內的溫泉度假區要是沒有二十個池子會被客人一個廬山升龍霸打飛成夜空中最亮的星,所以說到底我們享受的不是溫泉本身,而是去體驗那種站起來爬山和坐下來泡湯糾纏交織讓你欲罷不能的冰火二重天。晚上溫度驟降,我們仨時不時就被40多度的溫泉燙得吱哇亂叫然後一邊被凍到花枝亂顫鼻水橫飛一邊尖叫著尋找下一個池子,任憑一路上的寒風將身上的熱氣瞬間凝華成冰柱再在皮膚上刮出一道一道雪印,這哪是冰火二重天,這分明是傷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雪崩將我掩埋。

泡完湯吃完晚飯差不多已經八九點,以至於我們到達民宿的時候已經時過午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溫泉的提神效果,前台小姐姐看了看我們聒噪的樣子竟然預言我們將徹夜無眠,誰知拍完一頓之後三人就紛紛秒睡成豬頭,直到第二天窗外的日光射滿了我們的臉。

第二天的景點主要是筱村鎮的徐嶴村和雪溪鄉橋西村胡氏大院,從民宿出發要開一小時的山路,經歷了無數個發卡彎和蠕蟲彎,一邊是時刻寫著「小心落石」標識的峭壁,另一邊就是望不見底的懸崖,而一年沒上路的小樂竟然一邊哼唧著「老司機帶帶我」的山歌一邊托馬斯全旋起倒立轉體180度落下接托馬斯轉體90度起倒立落下成騎撐,甩著甩著就把我們甩到了目的地。徐嶴村還是一個非常值得去的古村落,它不像其他的古村落那麼空曠,而是緊湊得錯落有致自成一體,而且沒有其他古村落髒亂差的感觀,總覺得散發著一股看似經過精心雕琢卻又無法名狀的原始氣息。一些展示區域很明顯經過設計,但也盡量做到了不破壞村落的統一性,走完一圈如行雲流水,啥也沒留下,啥也沒帶走。

回程的時候,民宿老闆娘得知我們走的是司筱線,給我們發來了四個字「太厲害了」……我們面面相覷,咋了?(小樂:你們給我下去!)

三、再了個見

由於第一天浪費了兩個小時,這次泰順行就這麼匆匆結束了。沒了宇宙的大爆發,仔仔終於安心地回到高鐵上接回了粘在廁所里的腳,安穩地一路睡到了……徐州東?!啊我了個媽爺菜!


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的溪東橋,建於1745年


被譽為「世界最美廊橋」的泰順縣泗溪鎮下橋村北澗橋,建於1803年。如果再早幾個月來的話,還會有前面紅色巨大烏桕樹的映襯


側面的北澗橋,以及踹宇宙的我……


泰順縣三魁鎮劉宅村的劉宅橋,雖然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卻感覺長期無人打理,橋下的溪水也有一種屎一般的黃綠色……


從民宿到筱村鎮徐嶴村的路上,途徑坑邊村的文興橋,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建於1857年。可惜在2016年被颱風引發的山洪沖毀,這是重建之後的


泰順縣筱村鎮徐嶴村,這一片又被稱為徐嶴底古村落,保存得比較好,乾淨整潔,沒有過度的商業開發


徐嶴村裡的一幢民房


這一處看樣子是改建成了民宿之類的,不過設計得也不錯,沒有破壞整體的感覺


泰順縣雪溪鄉橋西村的胡氏大院,建於1832年到1874年間,是江南少有的大型合院式民居,有點閩南風味


胡氏大院甬道兩側的牆壁,顏色的形狀都很別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海風裡的七彩石頭

佘家幫終於再次合體,尤其是在宇宙銷聲匿跡了這麼多年之後重新出山,簡直讓人感動到哭出一把屎一把尿來。由於宇宙身體還不是很穩定,一個不留神就會發射伽馬射線,於是我們只好把合體的地點定在了台州。掐指一算,距離我們上一次來台州也已經過去快10年了。去哪兒呢?裝逼愛好者們商議了一陣,終於在中國的東海邊,化了一個緣。

行程的第一天,從車站繞圈圈開始。簡單來說就是……哦她是Super Dancing Dueen,美男子都為她傾倒,車子在車站繞啊繞,沒時間一一照顧好……(不要唱歌!)簡單來說呢,就是我率先抵達車站,很快見到了依然骨瘦如柴不知道已經繞了幾圈頭頂都出現蚊香了的小宇宙。等到我們繞到孕吐的時候,終於接到了仔和經歷了突然的尿意和內力憋尿功洗禮之後的小米。而吸納遲到的伐飛,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因為這次的著裝主題是格子牛仔風,所以仔把大家打扮成了降落傘水母。儘管成功化身為空降石塘鎮的水母,但我們其實也還是有點口渴,因此最後大家決定在登記入住之後去海邊走走喝點海風解解渴什麼的也就沒有什麼好反駁的了……石塘鎮的民宿大多集中在五嶴村,就是依山而建的一堆石頭房子,沒力氣的可以點綴一點漁網和浮標,有力氣的可以扛一艘小船上來,再種一排多肉或者任何看起來有點顏色的花花草草,就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打卡景點,儘管你可以在江浙一帶任何一個海邊民宿村落找到一堆一模一樣的複製品。民宿附近的綠道是修葺一新的海邊水泥步道,沿著它可以一路哈拉打屁笑出二十三根魚尾紋地走到珍珠灘。突然,遠方出現了一座若隱若現的燈塔!作為暴走族資深會員,我建議大家爬到燈塔環繞360度之後返程,結果遭到了眾人的毆打,於是只好在遠方合照之後唱歌跳舞打道回府。

月黑風高的夜晚,永遠也記不清到底自己是612還是613寢室里的S.H.E三人組終於對另一名室友西瓜下了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掉落一地黑珍珠。然而,殺人容易碎屍難,青出於藍勝於藍,於是這個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落到了我的肩上。在他們若無其事熟視無睹嘻嘻哈哈看著電視的同時,我已然將西瓜的內臟反覆抽插切成屍塊,再整整齊齊地碼在了盤子里。吃完了西瓜的遺體,老闆娘搬來了一股尿騷味的床,我和伐飛對看一眼老臉一紅,嗯,二男一床碰胡彎,白狼嘬啄沙灘……(???)

第二天的行程是被譽為最美漁村的小箬村。如果說漁村外的古早漁船是一道原始風景,那麼小箬村本人就是一座巨型油漆工坊。如果說要收繳彩虹,那麼小箬村一定是重點打擊對象,即便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嘛,只是扔掉智商把油漆往牆上懟就完事兒了,一幢房子一個顏色,美不美,還挺美,蠢不蠢,至少不聰明。畢竟油漆也不是小箬村特產,誰還買不起油漆咋地。心想著漆個彩虹色就能成為打卡聖地,遊客也不至於蠢成無頭蒼蠅吧。結果還沒等我們逛出什麼名堂,就已經被一波一波的人潮擠散了兩百多次。隨波逐流了兩個小時完全不知道在幹嘛的我們總算趕在中午之前倉皇而逃,沒想到卻撞上了更多蜂擁而至的人潮,一大巴一大巴的彷彿來到了人口販子交易嘉年華,轉頭望去,小箬村就像是世界末日時的諾亞方舟,蒸騰著劣質的人氣,煥散著廉價的色彩。

吃吃喝喝,悠閑地瞎逛,每十分鐘就要再花十分鐘自拍,跳躍,轉圈,這就是灑落著無盡對白的我們在一起留下的足跡。永遠有說不完的話,永遠期待下一次相聚。這一次的佘家幫聚會,也完美落幕!


石塘鎮小箬村村口的漁船,看起來還是蠻有古早味的


小箬村裡一處像祠堂一樣的地方也被漆上了鮮艷的色彩


小箬村一角,從某種角度來說,靚麗的顏色終歸是令人愉悅的,只要沒有太多人


五嶴村民宿群,一幢爬滿爬山虎的房子


依然是民宿,這一家主打多肉……


五嶴村綠道東北端的珍珠灘,一個很普通的小沙灘,但是人卻非常多……


小箬村的合影,後面還有一堆人在排隊……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再見時間和踢屁屁

和佘家幫似乎也有兩年沒碰了,為了避免「時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這種情況的發生,我們苟延殘喘地敲定了聚會時間,窮凶極惡地把阿嚕伐飛全都喊了來,仔還頤指氣使地定下了「紅綠配賽狗屁」的主題基調,嚇得大家姨媽都展翅高飛了半米高,拿痰盂接了很久才接到喝回去。(……)

端午假期第一天下午,到達已經兩年未曾臨幸的寧波,心中蕩漾起一層漣漪,充滿了「霧裡看花水中望月」的久違悸動,找到了粉紅色的伐飛和黑色的阿嚕……說好的「紅綠配賽狗屁」呢!還讓不讓狗放屁了!(狗:???)算了衣服的事情先放一邊,還是晚飯比較重要。雖然早已經忘記吃了些什麼鬼,但是畢竟當天晚上迎來了佘家幫兩年來最強陣容,除小宇宙之外全數到齊,頗有一種「嘈嘈切切錯雜彈,大豬小豬落玉盤」的陣仗。由於要趕去看《侏羅紀世界2》,大家如惡狗朴屎一般飛快地掃蕩完了晚餐,然後坐在金燦燦得彷彿泰姬陵的牆邊蛇鼠一窩地打嗝摳牙歡笑聊天,最後發現快要趕不上IMAX的片頭倒計時才落荒而逃。就在只差兩分鐘的緊要關頭,仔仔突發奇想說:「這麼難得怎麼可以不拍一張合照呢?」大家一想有理就互相擊掌表示贊同,於是在左顧右盼喬了N多個Pose之後足足拍了三分鐘之後,我們終於……錯過了片頭——一邊是全片最震撼的倒計時數字飛過,一邊是我們三人顧不得躲避台階和座位這些障礙物寧願跌倒在漆黑的影院里也要手忙腳亂戴上眼鏡苟延殘喘地試圖看到最後幾個數字……所以到底是為毛不看完了再拍照片呢?路過的王先生表示他也不知道。

這次的寧波之行主要內容在於所謂的「最美風車公路」,它位於奉化區與鄞州區交界處的白岩山。吹風小隊兵分兩路,我和伐飛被分在了「不知道為什麼走起了國道結果還要翻山越嶺」小組,在經過了無數個讓人貼在玻璃上的發卡彎和一個看起來好像很漂亮但是根本沒時間好好看的水庫之後,好歹能看到幾隻風車在腦門前時不時閃現一下。其實所謂「最美風車公路」,就是風力發電站的風車加上破石子路加上零星幾排黃色的大波斯菊和一堆路邊攤以及一個冰激凌車,雖然沒有被開發,但人潮湧動和攤販叫賣的樣子完全就和其他破敗的景點如出一轍。不過,經歷過大風大浪盛開出彩虹的我們根本不把髒亂差放在眼裡,來吧!讓我們躲開喪屍一般的人群,鑽進茶園和草叢裡,踩在破敗的輪胎上,擺著不知所措的Pose,吃著不知道哪裡撿來的薯片,唱起「嚕嚕侖侖侖」,尋找著那些能給人們帶來幸福的花兒吧!哦對了,如果非要說一個白岩山的優點,那就是在停車場山坡附近的那個滷味路邊攤,豆腐乾滿分!竹筍肉滿分!看,大風車吱呀吱喲喲地轉,像極了圓滾滾的肚皮和蛋蛋!爆炸啦!Bong!

時間有餘,我們回了一趟物也不太是人更加非的理工,把當時覺得大到根本不想走完的校園走了個遍,尋找一點點曾經存在過的蛛絲馬跡。太陽雖然很大,但是遊盪在樹蔭下還能感受到絲絲涼意,雖然被仔家小朋友逼著跑了好幾圈操場,做了十幾個引體向上……訓狗師你好,訓狗師再見!想起來在好幾年前,我們和小宇宙在曾經回到學校圖書館裝了一回逼,這次也忍不住在大廳甘之如飴地讀完了幾套世界名著,瞬間覺得大腹便便一種呼之欲出的便意……果然不適合看太多書。當然我們來圖書館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看書,而是對著教學樓頂的時鐘給阿嚕燒去啊不捎去節日的祝福。什麼節日呢?當然是「時間節」啦!阿嚕!看!時間!(???)

夜晚,Rio和橙汁摩擦著彼此,旋轉在大力神杯里。當然,除了足球和酒精,夏日的夜晚怎麼能夠少了最愛的……手工勞動呢?突發奇想買來的兩疊紙膜,我和仔愣是花掉了一個春晚的時間,壓報廢了兩根頸椎和腰椎,揮灑著刻刀、剪刀和澆水含辛茹苦地拼搭出了兩隻美麗的頭套,嗯,這樣就沒有人認出我們美麗的臉龐了!無論是在鄉間茅房、竹林小道還是大媽洗衣服的淙淙溪流邊,不論我們如何張牙舞爪拳打腳踢槍炮齊鳴馬革裹屍,我們美麗的頭套永遠能夠讓我們保持……窒息!尼瑪這頭套透氣性也太差了點吧,每一口呼吸肺泡都像是80歲的老太太在用力嘬巧克力花生豆一般歇斯底里!到底為什麼要花四個小時口吐白沫做這種東西折磨自己!蒼天啊這是為什麼!白鷺啊這是為什麼!宇宙啊這是為什麼!

鬼知道,誰叫我們是佘家幫呢!再!見!


雖然能看到連綿的風車,但這是我們能找到最美的一個角度……


(點擊放大)蹲在草叢裡彷彿隨時想要拉屎的我們。


(點擊放大)公路邊很想吃後面的冰激凌但是因為要拍照所以只能先忍著一邊流口水一邊在想特么拍快一點的我們。


(點擊放大)鄉間的茅房飄揚著一股屎味兒,但是這美麗的頭套讓我們連呼吸都很困難更別提聞到什麼味道了實在太棒。


(點擊放大)發現了竹林,兩隻熊可怎麼分贓呢只能幹掉對方獨吞了。(但是熊特么的不吃竹子吧!)

Bonus:還有兩張熊貓仔為了吃獨食暗殺熊猴紙的作案瞬間被詳細地記錄成了動圖看她以後還怎麼抵賴,你說是吧小宇宙。下面兩張動圖點開就能看哦!
動圖一
動圖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