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鬼拍門

經歷了去年雙鬼+陌生鬼夜遊的事故之後,今年的佘家幫萬聖節活動又早早提上了日程。但是提上日程有什麼用的,最後搞了半天小宇宙依然沒能出現,SHE三鬼又沒能合體,換了阿魯亂入,也算是上演了一出四鬼拍門的戲碼。

為了照顧到因為疫情不能出市的小米以免最後又只有我和仔出動,我們把這次聚會定在了寧波。萬萬沒有想到,在「禁止過洋節」的時代背景下,可憐的萬聖節似乎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去年的杭州是中國鬼,今年的寧波連個本地鬼都看不見。選了個沒去過的方特,真的是毫無節日氛圍,去店鋪打聽一下萬聖節活動,店員跟見了鬼似的直擺手,我們這都還沒化妝呢……難道我下班時間看起來也這麼像搞暗訪的嗎?

搞了半天,我們只能在方特里拍了拍照片,晃蕩到了傍晚,好歹等來了……歌舞表演和煙花秀……嗯……就感覺是動漫展里的漢服cosplay,放在萬聖節的晚上多少有些意味不明。然後就是莫名其妙的煙花秀。嗯,啪啪啪,啪啪啪。好好看。完畢。

因為阿魯帶了拖油瓶一隻,所以在老城區定了Airbnb。入住前房東三番五次提醒我們老房子隔音很差,一定要保持安靜。房間里的每個地方都用紙貼著「保持安靜」的提示語,害得我們住得跟做賊似的,當然,如果能住得跟做鬼一樣可能更好一些。總之,萬聖節前夜,等老人們好不容易熬到半夜化完妝,已經快1點了,心滿意足準備出門,結果某隻鬼把對面的門鈴當成了樓道燈按了幾下,發現不對勁之後跑了回來。我們剛商量著對門應該已經睡了,大家下樓就完事兒,結果對門竟然傳來了動靜,嚇得四隻化完鬼的妝啊不化完妝的鬼魂飛魄散跑回了房裡。這時候對門的門開了,有人喊了幾聲「誰啊」,我們愣是沒敢答應,畢竟要貫徹「入住就是賊」的理念,反正我們不開燈不出聲,誰也不知道這裡住了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門關了門,正當我們要出去的時候,他們又把門打開了,一男一女跟門神似的站在了門口站了大概有十分鐘。我們秉著呼吸從貓眼裡看著,一邊用氣聲揣摩他們到底要幹嘛,一邊反省自己剛剛是不是應該直接跟他們承認是自己不小心按錯了門鈴。但是到了這個點,距離他們問誰啊已經十多分鐘了,四鬼拍門騎虎難下,心裡有鬼,感覺對門也是兩個鬼。又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女走下了樓梯,男的就開著門,房裡的燈亮得彷彿能夠照亮整個夜空,讓我們一出門就無處遁形灰飛煙滅。又過了十分鐘,那個女的回來了,跟男的說「沒有人」,然後兩人開著門嘰里咕嚕在說些什麼,給人一種他們晚上不睡覺也要查出誰不小心按了兩下他們家門鈴的意思,雖然這個日子放在國外確實是有treat or trick的傳統,但你們真的不用睡覺嗎?眼看著時間已經來到1點半,在一片漆黑中,四隻鬼面面相覷哈欠連天,就在馬上躺倒在玄關的時候,對門終於把門關上了。我們拍了拍臉,用盡所有的力氣用來給開門消音,一個個魚貫而出,跟逃難似的走下了樓道,留最後一個人把門虛掩就好。

總算,四隻倉皇失措的鬼順利逃下了樓,精疲力竭地來到了不遠處的老外灘,感覺不化妝就很鬼了。但是更可怕的是,整個老外灘都沒有想像中的萬聖節活動,哪怕路上偶爾能見到幾個化著妝的老外。有些店面確實裝點著萬聖節的裝飾,但要麼已經打烊,要麼只提供酒精飲料,如果不喝酒,基本上沒有什麼地方能坐坐的。這究竟是個什麼夜生活氛圍!鬼都要鬧了!

最後,馬上就要昏睡過去的四隻鬼在一家燈火通明的夜宵店找到了軟飲料,在眾目睽睽之下開始了各種自拍,偶爾瞥了一眼他們的眼神,感覺他們跟見了鬼似的。嗯,確實是鬼沒錯啦。

活生生熬到兩點,被(自己)迫營業的鬼終於打道回府。幸好,沒有被抄家,阿魯的拖油瓶十分安全地熟睡著。就……希望明年可以去一個大家都是鬼的地方吧,弱勢群體太難了,人類太可怕,救救鬼吧。


方特的火樹錢花?


方特的卧佛慈悲?


四鬼拍門之後的夜遊……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