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鬼拍门

经历了去年双鬼+陌生鬼夜游的事故之后,今年的佘家帮万圣节活动又早早提上了日程。但是提上日程有什么用的,最后搞了半天小宇宙依然没能出现,SHE三鬼又没能合体,换了阿鲁乱入,也算是上演了一出四鬼拍门的戏码。

为了照顾到因为疫情不能出市的小米以免最后又只有我和仔出动,我们把这次聚会定在了宁波。万万没有想到,在「禁止过洋节」的时代背景下,可怜的万圣节似乎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去年的杭州是中国鬼,今年的宁波连个本地鬼都看不见。选了个没去过的方特,真的是毫无节日氛围,去店铺打听一下万圣节活动,店员跟见了鬼似的直摆手,我们这都还没化妆呢……难道我下班时间看起来也这么像搞暗访的吗?

搞了半天,我们只能在方特里拍了拍照片,晃荡到了傍晚,好歹等来了……歌舞表演和烟花秀……嗯……就感觉是动漫展里的汉服cosplay,放在万圣节的晚上多少有些意味不明。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烟花秀。嗯,啪啪啪,啪啪啪。好好看。完毕。

因为阿鲁带了拖油瓶一只,所以在老城区定了Airbnb。入住前房东三番五次提醒我们老房子隔音很差,一定要保持安静。房间里的每个地方都用纸贴着「保持安静」的提示语,害得我们住得跟做贼似的,当然,如果能住得跟做鬼一样可能更好一些。总之,万圣节前夜,等老人们好不容易熬到半夜化完妆,已经快1点了,心满意足准备出门,结果某只鬼把对面的门铃当成了楼道灯按了几下,发现不对劲之后跑了回来。我们刚商量着对门应该已经睡了,大家下楼就完事儿,结果对门竟然传来了动静,吓得四只化完鬼的妆啊不化完妆的鬼魂飞魄散跑回了房里。这时候对门的门开了,有人喊了几声「谁啊」,我们愣是没敢答应,毕竟要贯彻「入住就是贼」的理念,反正我们不开灯不出声,谁也不知道这里住了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门关了门,正当我们要出去的时候,他们又把门打开了,一男一女跟门神似的站在了门口站了大概有十分钟。我们秉着呼吸从猫眼里看着,一边用气声揣摩他们到底要干嘛,一边反省自己刚刚是不是应该直接跟他们承认是自己不小心按错了门铃。但是到了这个点,距离他们问谁啊已经十多分钟了,四鬼拍门骑虎难下,心里有鬼,感觉对门也是两个鬼。又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走下了楼梯,男的就开着门,房里的灯亮得仿佛能够照亮整个夜空,让我们一出门就无处遁形灰飞烟灭。又过了十分钟,那个女的回来了,跟男的说「没有人」,然后两人开着门叽里咕噜在说些什么,给人一种他们晚上不睡觉也要查出谁不小心按了两下他们家门铃的意思,虽然这个日子放在国外确实是有treat or trick的传统,但你们真的不用睡觉吗?眼看着时间已经来到1点半,在一片漆黑中,四只鬼面面相觑哈欠连天,就在马上躺倒在玄关的时候,对门终于把门关上了。我们拍了拍脸,用尽所有的力气用来给开门消音,一个个鱼贯而出,跟逃难似的走下了楼道,留最后一个人把门虚掩就好。

总算,四只仓皇失措的鬼顺利逃下了楼,精疲力竭地来到了不远处的老外滩,感觉不化妆就很鬼了。但是更可怕的是,整个老外滩都没有想象中的万圣节活动,哪怕路上偶尔能见到几个化着妆的老外。有些店面确实装点着万圣节的装饰,但要么已经打烊,要么只提供酒精饮料,如果不喝酒,基本上没有什么地方能坐坐的。这究竟是个什么夜生活氛围!鬼都要闹了!

最后,马上就要昏睡过去的四只鬼在一家灯火通明的夜宵店找到了软饮料,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各种自拍,偶尔瞥了一眼他们的眼神,感觉他们跟见了鬼似的。嗯,确实是鬼没错啦。

活生生熬到两点,被(自己)迫营业的鬼终于打道回府。幸好,没有被抄家,阿鲁的拖油瓶十分安全地熟睡着。就……希望明年可以去一个大家都是鬼的地方吧,弱势群体太难了,人类太可怕,救救鬼吧。


方特的火树钱花?


方特的卧佛慈悲?


四鬼拍门之后的夜游……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