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艾普丽尔!

4月,马蹄还是很不停的。先是偷偷去杭州约会了。在杭州,居然史无前列腺地血拼了400多张毛同学(绿色的),当时发着高烧,估计是烧开了,不然怎么能感觉到阵阵肉香组团拨开鼻毛左顾右盼随即直冲脑门呢?

紧接着,阿鲁的葫芦娃满月了。于是周末在两个钟头的磨蹭之下硬生生活脱脱错过了动车的检票时间,花容失色的售票员手忙脚乱地扔了一张改签票说,别着急,现在去检票还来得及的。应该。应该你妹!我叼起车票拔腿就跑,结果却碰到检票机出了问题。红灯一闪一闪就像得了猩红热的大白兔奶糖,眼瞅着边上一人刷票亮了绿灯,于是以百步穿杨的速度强过闸门,并爆发出一阵淫荡的浪笑。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张票,就是茶几的订单。

刚刚把臀部放进座位上,边上就有人提出换票,我猛然发现我被一群不认识同学夹汉堡了,于是欣然接受了换票。再次坐定之后,就开始龇牙咧嘴虐待起小P来。二十分钟之后,第二站来了人,居然和我原来的车票是一样的座位,我吐了口吐沫在眼睛里才发现,我靠那个毁了容的售票员居然手抖给我签了明天的车票……囧了……本来还争得脸红耳赤的我当场软掉,一边支支吾吾一边打点好行李两步并作三步掩面跑开……

游荡到厕所的时候接到了阿鲁的嘲笑电话,气急败坏地直踢厕所门,害得里面传出一阵阵哎哟哎哟的叫声。闻了十分钟便便的味道,我依然决定往餐车走去,并装作等餐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边上和对面尽是一张张血盆大口和一勺勺黄色酱汁搅拌的固液混合物,哼哧哼哧的进食声不绝于耳直让人脸红心跳坐立难安。

人呐,一旦豁出去了脸就消失了。到宁波的时候,我已经练就了即使身边站满了端着饭盒等位子坐的人我也可以坐着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扫视他们并露出轻蔑的微笑哼着《黑又硬》。

结果,这张明天的票也完好无损地到了宁波。

第二天中午匆忙赶到了余姚,一下汽车就闻到了空气中荡漾着的一股四十天没洗头的异味……就这样顺着异味,我们顺利抵达阿鲁那里……阿鲁轻减了,不但只有三个下巴了,而且腰围也只比臀围大了一圈!阿鲁嘎嘎笑了,一边笑一边甩了甩头,于是我们就饱了。

晚上赶场到杭州,因为阿咪结婚了。在废旧的工厂厂房里,厨子门在厂房一角做菜,另一角就是结婚的舞台。仔仔同学因为当时正忙着Cosplay阿拉蕾,所以就被司仪叫上台去表演节目了,结果仔仔不讲义气居然把我也骗上去了,于是一个仙女妹妹和一个热血弟弟就这样囧在台上了……那那那碗大猪蹄还没有吃完啊!

晚上和大猪在市区走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能住的地方,只得住到余杭阿咪哥哥家……开的旅馆。当天的Uno战争十分之惨烈,大猪率先突围勇破500大关,我和小米锲而不舍紧追不放并肩冲刺,当然,有时候还要内讧一下,就是仔这个不争气的,居然踱着小步悠哉悠哉像个陀螺不抽她就不动……抽着抽着,大家就这样睡着了,梦里,居然还有某海豚曼妙的歌声……

宁波杭州之行结束了,买的两本《型男讲座》也寄到了。其实大家都知道OL猛如虎,可是《型男讲座》偏偏训练的是如何在公车上用吊环坐车十字悬垂,并用裴氏微笑征服OL的诀窍,不愧是走向成熟的标杆啊!结果这两本书被某饥渴的人吃了。

再然后呢,就是换手机这件人生大事了。说人生大事是因为旧爱索爱被我残忍地抛弃到了荒郊野岭任由野猪蹂躏。我的新欢叫做HTC,代号Legend,俗称G6。作为一个纯正的苹果黑和G饭,我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诱惑。起先就是锁定Google Nexus的,但是即使有蓬勃的巨乳但是13级开外的面容实在让人再起不能,于是HTC Hero和HTC Legend成为了新一轮PK对象。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他们那个性感的翘下巴不断敲击着我的G点,让人心潮澎湃。虽然个人偏向纯白的塑胶外壳,但是最终是Legend的性价比和配色让我服服帖帖交出了3000多大洋。咦?居然是触屏的?不会用啊不会用!

嗯,困了,睡觉,各位鼓奶!


Kuso到极致的《型男讲座》第一集和第二集


HTC Legend那超级性感的翘下巴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