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哮梅飛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來到,梅飛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裡找,爬了兩遍才看著……嗯,一首無聊的打油詩揭開了這篇日誌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這麼多天悶在家裡也不是個辦法,於是只好和老媽再去省城轉轉。

雖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總還是能找到沒去過的地方,比如西湖西邊的群山,明明佔據了西湖風景區七成以上的面積,但是卻彷彿後宮獨守空床100年的嬪妃無人問津。即便是春節假期,遊客也永遠之只想著如何把斷橋踩塌。從虎跑路北上的時候還被超長的車隊緊張了一下,難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機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結果下了車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動物園看動物的……大過節的,為什麼要和動物過不去?

進入虎跑公園,人聲就消失了。虎跑徑兩側的水杉參天入溪,一層一層過濾掉外界的紛擾,讓人一步一步進入夢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隊打泉水的大爺大媽和跟風群眾才讓這個景區突然有了一絲世俗的氣氛。正所謂「道人不惜階前水,借與匏樽自在嘗」(蘇軾),在這裡,你是可以觸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續的傳統的,哪怕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來有些荒謬,和「匏樽」差遠了。打聽了一下,現在開始排隊距離打到泉水至少要一個小時。突然感覺,時間在這些大爺大媽的世界裡似乎是凝固的,亦或,這是他們對抗時間的一種方式吧:可惡的時間喲,我為什麼非要追著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說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邊打水的勝景,虎跑泉本身就顯得有些可憐了,被喧賓奪主之後落寞躺在一處建築里的玻璃井下,縱使「虎跑泉」幾個蒼勁有力而瀕臨腐爛的題字也沒辦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來,實在讓人不禁潸然淚下(倒也不至於)。

剩下的時間被更西側的兩個景點雲棲竹徑和九溪煙樹瓜分,期間還下了一場午後雷陣雨,讓人懷疑現在究竟是春節還是盛夏。相對來說,這兩個地方就沒有虎跑公園讓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著墨過多了,雖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結果發現車流全部是開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簡單粗暴的梅花。本來想著無聊的人不會太多,但結果還是被震懾到了。好在超山夠大,如果只是單純想拍梅花的話,隨便找一個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稱為江南三大探梅勝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國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這兩顆古梅都在那裡附近。但是當天實在是遊客太多,光是進景區就排了十分鐘隊,實在對於密集人類恐懼症患者來說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會兒就被勸退了。

嘛,直接上圖吧。


虎跑公園韓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後山上的石雕「夢虎」,後面躺著的是性空法師。話說前面好像忘記說虎跑泉的來歷了。有一日性空法師在夢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嶽衡山有童子泉,當遣二虎移來。第二天果然看見兩隻老虎刨地作穴,結果真有泉水湧出。虎跑夢泉由此得名。(來源


虎跑徑和路邊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邊,也無人打擾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鋪天蓋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點綴在綠色之間


繼續是鋪天蓋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