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哮梅飞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来到,梅飞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里找,爬了两遍才看着……嗯,一首无聊的打油诗揭开了这篇日志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这么多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只好和老妈再去省城转转。

虽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总还是能找到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西湖西边的群山,明明占据了西湖风景区七成以上的面积,但是却仿佛后宫独守空床100年的嫔妃无人问津。即便是春节假期,游客也永远之只想着如何把断桥踩塌。从虎跑路北上的时候还被超长的车队紧张了一下,难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机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结果下了车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动物园看动物的……大过节的,为什么要和动物过不去?

进入虎跑公园,人声就消失了。虎跑径两侧的水杉参天入溪,一层一层过滤掉外界的纷扰,让人一步一步进入梦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队打泉水的大爷大妈和跟风群众才让这个景区突然有了一丝世俗的气氛。正所谓「道人不惜阶前水,借与匏樽自在尝」(苏轼),在这里,你是可以触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续的传统的,哪怕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来有些荒谬,和「匏樽」差远了。打听了一下,现在开始排队距离打到泉水至少要一个小时。突然感觉,时间在这些大爷大妈的世界里似乎是凝固的,亦或,这是他们对抗时间的一种方式吧:可恶的时间哟,我为什么非要追着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说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边打水的胜景,虎跑泉本身就显得有些可怜了,被喧宾夺主之后落寞躺在一处建筑里的玻璃井下,纵使「虎跑泉」几个苍劲有力而濒临腐烂的题字也没办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来,实在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倒也不至于)。

剩下的时间被更西侧的两个景点云栖竹径和九溪烟树瓜分,期间还下了一场午后雷阵雨,让人怀疑现在究竟是春节还是盛夏。相对来说,这两个地方就没有虎跑公园让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着墨过多了,虽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结果发现车流全部是开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简单粗暴的梅花。本来想着无聊的人不会太多,但结果还是被震慑到了。好在超山够大,如果只是单纯想拍梅花的话,随便找一个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称为江南三大探梅胜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国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这两颗古梅都在那里附近。但是当天实在是游客太多,光是进景区就排了十分钟队,实在对于密集人类恐惧症患者来说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会儿就被劝退了。

嘛,直接上图吧。


虎跑公园韩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后山上的石雕「梦虎」,后面躺着的是性空法师。话说前面好像忘记说虎跑泉的来历了。有一日性空法师在梦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岳衡山有童子泉,当遣二虎移来。第二天果然看见两只老虎刨地作穴,结果真有泉水涌出。虎跑梦泉由此得名。(来源


虎跑径和路边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边,也无人打扰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铺天盖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点缀在绿色之间


继续是铺天盖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