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鍊鋼砸紅磚下篇

來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飄起了鵝毛大雪,然而因為溫度不夠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濕冷天,我卻沒有穿秋褲,於是只好轉戰室內,去紅磚美術館打卡。

當天的展名為2020+的群展,感覺不是特別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間似乎更值得探索。紅磚美術館是董豫贛的作品,和清水會館一樣都是以紅磚為主,看到後面滿眼的紅磚壓得人喘不過起來。儘管是一種類似園林的表達,但是總覺得充滿了制式的規整,少了一些靈動的氣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來,雖然很多空間因為無人打理而顯得破敗而蕭瑟,但中心區域甚至還有老阿姨姐妹團帶著絲巾來擺拍,嘰嘰喳喳地熱鬧非凡。

放點圖吧。


尹秀珍的《行思》說實話還蠻吸引眼球的


黃永砯的《羊禍》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個展中也有展出過


紅磚美術館的門面打卡點,其實也就只是八個圓形門洞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當天也無人問津……


在園林中心,是一個人工湖,湖邊依然是矩形和圓形的門洞,排列成101010……


進入紅磚美術館內部後的大廳區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沒有人倒也是不多見


室外的一處建築,當天老阿姨們競相擺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門口合影

最後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為二少家樓下的眉州東坡裝修而臨時換上的老字號川菜館峨眉酒家。雖然是創業於1950年的川菜老字號,但沒有想到這家店的宮保雞丁竟如此美味脫俗,雞肉香嫩彈牙,醬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於其他菜完全不記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學帶著去的爆肚馮。北京歷史上有兩家爆肚馮,初代老闆都姓馮,都來自山東,都有百年歷史。我們去的這家叫金生隆,創立於清光緒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進店之後,四代目老闆馮夢濤親自在前台服務,迎客上菜都不馬虎,儘管客人絡繹不絕,他在上了銅鍋和肉之後,還是耐心地向我們演示了芝麻蘸醬如何用筷子澥開的方法,吃完之後還詢問味道如何,熱情得跟整個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體驗超棒!

好了,繼續上圖!


在托比同學的慫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闆馮夢濤的合照


吃的是銅鍋涮肉,除了牛肉之外還有爆肚仁兒,下了鍋之後再蘸醬也沒什麼味兒了,來自托比同學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宮保雞丁,回味無窮


吃完之後拍了一下店招,一個看起來年紀略大像是店長或者老闆的人一直在邊上跟我們介紹他們的歷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