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炼钢砸红砖下篇

来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然而因为温度不够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湿冷天,我却没有穿秋裤,于是只好转战室内,去红砖美术馆打卡。

当天的展名为2020+的群展,感觉不是特别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间似乎更值得探索。红砖美术馆是董豫赣的作品,和清水会馆一样都是以红砖为主,看到后面满眼的红砖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尽管是一种类似园林的表达,但是总觉得充满了制式的规整,少了一些灵动的气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很多空间因为无人打理而显得破败而萧瑟,但中心区域甚至还有老阿姨姐妹团带着丝巾来摆拍,叽叽喳喳地热闹非凡。

放点图吧。


尹秀珍的《行思》说实话还蛮吸引眼球的


黄永砯的《羊祸》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个展中也有展出过


红砖美术馆的门面打卡点,其实也就只是八个圆形门洞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天也无人问津……


在园林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边依然是矩形和圆形的门洞,排列成101010……


进入红砖美术馆内部后的大厅区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没有人倒也是不多见


室外的一处建筑,当天老阿姨们竞相摆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门口合影

最后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为二少家楼下的眉州东坡装修而临时换上的老字号川菜馆峨眉酒家。虽然是创业于1950年的川菜老字号,但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宫保鸡丁竟如此美味脱俗,鸡肉香嫩弹牙,酱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于其他菜完全不记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学带着去的爆肚冯。北京历史上有两家爆肚冯,初代老板都姓冯,都来自山东,都有百年历史。我们去的这家叫金生隆,创立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进店之后,四代目老板冯梦涛亲自在前台服务,迎客上菜都不马虎,尽管客人络绎不绝,他在上了铜锅和肉之后,还是耐心地向我们演示了芝麻蘸酱如何用筷子澥开的方法,吃完之后还询问味道如何,热情得跟整个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体验超棒!

好了,继续上图!


在托比同学的怂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板冯梦涛的合照


吃的是铜锅涮肉,除了牛肉之外还有爆肚仁儿,下了锅之后再蘸酱也没什么味儿了,来自托比同学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宫保鸡丁,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拍了一下店招,一个看起来年纪略大像是店长或者老板的人一直在边上跟我们介绍他们的历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