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


(图文无关?)

好吧,首先,由于我恪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人生信条,所以我应该先坦白下我思考的目的,那就是我很无聊……至于我思考的是什么问题……那就是——脾气为什么叫脾气而不叫肝气。

靠着生活在另一位面的自己的镜像远程协助,一个声音飘荡到了我的招风耳边:「脾属土,土主万物之杂气,泛称『脾气』!脾气既杂,有好又有坏,就不奇怪了。」

很好,原来脾同学属土啊,那不知道肝同学是属什么的,应该不是属兔子的(摸下巴沉思状)……

问题总是简单的,答案看起来也是有些许二百多五十,但是思考者也还不是为了「我居然被菊爆了,到底凶手是谁呢?」这一个无比脑残的问题思考了数百年吗?所以,我们思考问题,要由表及里,深入浅出。那么何不来剖析一下,看起来脾气好像很好的人,是否真的脾气很好?

自己小的时候,会因为搭积木不成功,大发脾气,又哭又闹,把眼前的半成品或量产失败型全部推倒。当然这里说的推到,只是单纯推到,不是对待小萝莉那样的推倒,毕竟我没有太深的恋物情结……嗯,话说回来,这个时候,就是我脾气最坏的时候,如果非要给这个「最坏」加上一个限制,那应该是「有生以来」……为此,我敢用三只手指头发誓。不过也许该用更准确的说法,是的,这俗称「没耐心」。

那么为什么会发脾气呢?除了脾同学自身呼吸作用产生CO2、吸烟以及自我燃烧之外,外界原因可以总结如下:

第一,对物理位移越小的人,自己的脾气就越大。首先,别用「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来形容我,因为我是可以亵玩的。其次,就算脾气很大,也永远无法超越咆哮教马教主。如果谁甘愿接受马教主的抽打,那么,除去亲人,我们彼此的物理位移有为负的可能性……目前为止,这样的人物并不多,不过别想多了,我并无征集之意……

第二,掌控能力越大,脾气就越大。举大学班里的例子来说吧,我这么个多数时候柔软的人,也在编排话剧的时候爆过两次。生命啊,在创意灵感到来的一刹那,就会变得像装满了尿液闪闪发亮的膀胱,迫切要把里面的东西排泄出来。可是班级里人多口杂,这会儿缺一个,那会儿又缺一个,畜力久了,怒槽就爆了。怒槽爆了的结果,也就是回寝室睡觉了。不学人家,暴走了一阵之后蔫儿了,我是连高潮的部分都睡过去了。过了半小时,电话打来说人终于齐了。为了让高潮延续,我说我要睡觉……不过,还能睡得着么?过了就是过了,况且身边也没有蓝色小药丸。于是起床屁颠颠过去投降了……两次情况差不多,都算是大学在班里脾气最差的时候了……现在想想,其实如果我没有指使人的权利,就不会出现不听我指挥的情况,没有不听我指挥的情况,我也就不会闲得蛋疼发那个脾气了,哦不对,那样我反而会闲很多,但至少不会闲得蛋疼。

第三,事情越多,脾气越大。谁不是这样呢?三座大山那时候,老百姓的脸色一定不好。老右们会说,脸色不好不是因为脾气不好,而是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脾气还是好的。其实这个观点是错的,他们不是脾气好,是脾气不好也没用,也许还会有嗝屁儿的危险,于是还不如堵着。脾气一堵,影响了血液循环,脸色就不好了。那时候人们的脸是蜡黄蜡黄的,就是因为血液都纠结在脾里消化脾气去了。不是么?现在几座大山?大山是没了,沙包倒是不少,不痛不痒,缺着实有些重量,如果它们是豆沙包,大家也就能随时轻减不少,还能飘飘然飞升了。可惜,沙包不是豆沙包,也不能用来做豆沙包。

最后一个问题,脾气满了怎么办?一个结果是爆了,要么自爆,要么他爆。不过上面也说了,有时候脾气也会像吹大的套,看似晶莹剔透,可就是不爆。那么根据常理,可以去血拼、吃自助餐、喝酒、ONS等等,不过这些也都不适合我。所以,我会选择:

第一,睡觉。睡觉的时候可以偷排,脾气就这么排掉了,不过最好选择一觉醒来可以看见阳光灿烂的日子,如果睡醒是夜晚或是雨天,那么请看第二条。

第二,唱歌。唱歌的时候就像在演戏,虽然皱着眉头,但是好像并不是心里难受,也不是嗓子痛,好吧也许是嗓子痛。但是越唱越高,然后就醉了。虽然醉了,但是人却是清醒的,所以脾气就趁着大脑分不清醉与不醉的时候,偷偷被KO了。真相帝会说,其实是自己干掉了脾气,可是自己却不知道。高三的那几个晚上,就是这样,虽然哭不出来,但是却可以在半夜偷偷把嗓子扯破,让自己进入那个与脾气PK的梦魇。梦醒了,一切都好了……不过,如果嗓子不适,或者突然声带离家出走,五音不全,那么请看第三条。

第三,散步。其实这一条理应放进常理,恕我倔强。散步的时候,有些人喜欢采用哼着小曲儿,双手枕着后脑勺,腿部绷直,踢起45度的圆弧这样的华丽风格,也有些人喜欢采用耸起两肩,手插口袋,帽檐压到鼻梁上的颓废风格。不过什么风格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脾气微醺的时候,你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在英国的时候,一通脾气可以让我有幸目睹樱花的绽放,而樱花又能够瞬间吸收所有的脾气,无残留,无侧漏。

第四,说话。说话,可以是哈拉打屁,可以谈天说地,可以戏说三国演义,也可以探讨平山千里。再或者,可以学学暴露狂人,直接把脾气暴露出来,大多数时候,腼腆的脾气就会由于紧张和尴尬而自我分解生成水和氧气。不过,如果对方也带着脾气,那就糟了,两股脾气将会合体且巨大化,就像豆豆龙一般将两人一同吞没。第二天早上,悬崖边会有两双鞋子和一叠折好的衣裤。

至此,我震惊了,我颤抖了,我脸红了,我呼吸急促了。我,我居然写了那么多……

请让我停止思考吧,请抽打我吧,因为比起大姨妈君,脾气君你来得太少了,真见外!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