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刀片和禁烟区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刀片和禁烟区

奥克托波的能量炸弹(有声版)

00:00/00:00

the Energy Bomb of October

第一话,屎耳朵(Shitty Ear)

もしもし,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虽然已经是第三期了,可是还是有人问这到底是不是你的声音呀……你们是有几年没有挖耳屎了吗?老子家有很好用的电钻,如果是你们借的话,可以哟!虽然也许你们发春的时候,喜欢幻想布满胡渣的斯内克,但是也请放过正在发育的小正太吧!

另外,这样犹如新闻联播中呆板得如同尸变一般的声音怎么可能会从老子的嘴里发出来呢?大便君这么快已经占有你们的私密脑细胞了吗?真TM是个糟糕物泛滥的年代啊!你们就不能回到70年代那种穿着白衬衫,和长裙长辫子姑娘,手牵手坐在草地边的柳树下,一边念着毛叉东语录一边听着自行车的铃铃声的纯洁状态吗!

@#¥%……&×

咦?刚才系统好像众了千年虫病毒了,你们听到的都是幻觉呀是幻觉。顺便请听懂了的自重,背靠在墙壁边上,把头低下,蓄力十秒,然后用力抬头180度。如果看到1颗星星,请许愿,如果看到2颗星星,请戴好眼镜,如果看到3颗星星……

……

御免ね!请上医院……

第二话,大姨妈轰炸机(Old Aunt’s Bomber)

死温州佬们有一句俗话,说“九月九,蚊虫叮捣臼”。口胡!老子的皮肤哪一点像捣臼啦?蚊子妈妈你是不是瞎了啊?瞎了就快去温州医学院眼视光医院排队挂号,装什么德古拉,诺哈哈,稀里哗啦吃粑粑。咬到大动脉可是会口爆的哟!

可是蚊子妈妈是腹黑得不得了,居然害老子每晚自残。每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就可以听见床上响亮的巴掌声……麻痹不要老是往爱死埃姆方向想好吗?没错,那是劳资在抽自己嘴巴,抽完左脸抽右脸,抽完右脸抽左脸,抽完左脸抽右脸,抽完右脸抽左脸……我承认我迂回了一秒钟,我自重……都是銀魂和新八害的!

一夜过去,虽然大姨妈没来,但是却满脸都是大姨妈!蚊子妈妈你真风骚,讨厌啦!

第三话,膨胀的波形图(Expanding Oscillograph)

波形图开始入侵我的生活,中午到傍晚,老子都要盯着起起伏伏五颜六色锋利得如同刀锋战士般的音频波形图,焦距在峰谷之间来回打飞机,高潮那一刻的杀伤力,如果要和在广岛和长崎盛开的大蘑菇相比,那也是一点都没有示弱的。

因为波形图毕竟是胸器,堪比G奶的胸器。G奶虽然好胸,但是毕竟只是普通的瞬击型武器,即使算上费洛蒙的附加指数,杀伤力也不足以和波形图抗衡。而波形图则是尖奶,不仅有瞬击属性,而且效力持久轻重不一,让你如同小船儿一般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凉爽的风(水是波涛汹涌,风是龙卷风)。比起G奶,尖奶的压强更大,从菊花到嘴巴,也是一点都不考虑刹车的,所以大家要小心哟!看到波形图的话,快逃哟!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梦到上班迟到,大楼倒掉,交警开票,嗝屁死翘什么的,也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体重嘛……自然也会……

……

啊啊啊啊!何!嘘!怎么可能重了两斤!

To Be Continue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