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小時的生日

三天前的北京,下了一場據說是六十一年一遇的大暴雨,我隱隱約約覺得有一坨蛋蛋的詛咒即將排山倒海而來,至於是哪個蛋蛋,誰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記得那天,我拖著行李箱,站在石景山地鐵站門口,一邊看著如同開膛破肚般傾瀉的暴雨,一邊感受著首都人民慘絕人寰的熱情。這是近乎法海般的熱情。地鐵站工作人員親切地告訴我不用雨傘,轉彎就到,要不是我提不動我那個行李箱,我早就一行李箱砸在地鐵工作人員的腦門兒上了!你妹了個爸子的轉彎就到!你能在這見了鬼的潑水節濕身趴里走兩步我看看!……在我推著箱子掙扎著差點沒有被雨水壓扁在馬路上連滾帶爬到了目的地門口的時候,保安還死活不讓我進去,連在傳達室避避雨都不肯!老子間都快被淋出淋病了啊!你特么吃特供長大的啊!你特么傳達室的屋頂能種花啊(……)!老子的眼珠子被狂風卷著暴雨硬生生砸到幾乎噴血啊!

日!

……

……之所以說到日,是因為整頓了一天之後,我的生日默默地到來了……嗯,雖然每次說是默默到來,可也不是真的默默到來的(喂)……不提去年的那場事故也罷,光三天前的那場大雨就已經夠驚天地泣鬼神的了。順便在此還要謝謝首都人民給我的熱情祝福(你夠了)……雖然這兩天的首都晴空萬里,但是總覺得那一坨蛋蛋的詛咒就是沖著我的生日來的,至於是哪個蛋蛋,誰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這句說過了!)……只是祈求這隻蛋蛋能夠讓我的飛機平安降落……結果掐趾一算,我靠也太平安了吧!世界末日這一年的生日幾乎是在飛機上全部花光了!不但如此,降落之後看著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心中還像吃了咖喱餃子似的……生日蛋糕啊!我要的是生日蛋糕啊誰要咖喱餃子啊!咖喱餃子是什麼鬼東西啊那能吃嗎!……好吧,總比什麼都沒吃強多了,你說是吧?(你不要深情地看向胸脯啊喂!)……

住的地方叫做Citadines,算是住過的最好的公寓了,雖然兩張單人床默認是拼在一起的……啊啊啊這公寓是想怎樣!去屎吧!zzzZZZzzzZZZ

啊!三十一小時的生日居然就這麼zzzZZZzzzZZZ……啊!誰說我很累了啊老子的生zzzZZZzzzZZZ……啊!這果然是蛋蛋的詛zzzZZZzzzZZZ……啊!我的zzzZZZzzzZZZ……口阝!zzzZZZzzzZZZ……

……(倒時差的苦逼)


Citadines的雙人房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