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小时的生日

三天前的北京,下了一场据说是六十一年一遇的大暴雨,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一坨蛋蛋的诅咒即将排山倒海而来,至于是哪个蛋蛋,谁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记得那天,我拖着行李箱,站在石景山地铁站门口,一边看着如同开膛破肚般倾泻的暴雨,一边感受着首都人民惨绝人寰的热情。这是近乎法海般的热情。地铁站工作人员亲切地告诉我不用雨伞,转弯就到,要不是我提不动我那个行李箱,我早就一行李箱砸在地铁工作人员的脑门儿上了!你妹了个爸子的转弯就到!你能在这见了鬼的泼水节湿身趴里走两步我看看!……在我推着箱子挣扎着差点没有被雨水压扁在马路上连滚带爬到了目的地门口的时候,保安还死活不让我进去,连在传达室避避雨都不肯!老子间都快被淋出淋病了啊!你特么吃特供长大的啊!你特么传达室的屋顶能种花啊(……)!老子的眼珠子被狂风卷着暴雨硬生生砸到几乎喷血啊!

日!

……

……之所以说到日,是因为整顿了一天之后,我的生日默默地到来了……嗯,虽然每次说是默默到来,可也不是真的默默到来的(喂)……不提去年的那场事故也罢,光三天前的那场大雨就已经够惊天地泣鬼神的了。顺便在此还要谢谢首都人民给我的热情祝福(你够了)……虽然这两天的首都晴空万里,但是总觉得那一坨蛋蛋的诅咒就是冲着我的生日来的,至于是哪个蛋蛋,谁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这句说过了!)……只是祈求这只蛋蛋能够让我的飞机平安降落……结果掐趾一算,我靠也太平安了吧!世界末日这一年的生日几乎是在飞机上全部花光了!不但如此,降落之后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心中还像吃了咖喱饺子似的……生日蛋糕啊!我要的是生日蛋糕啊谁要咖喱饺子啊!咖喱饺子是什么鬼东西啊那能吃吗!……好吧,总比什么都没吃强多了,你说是吧?(你不要深情地看向胸脯啊喂!)……

住的地方叫做Citadines,算是住过的最好的公寓了,虽然两张单人床默认是拼在一起的……啊啊啊这公寓是想怎样!去屎吧!zzzZZZzzzZZZ

啊!三十一小时的生日居然就这么zzzZZZzzzZZZ……啊!谁说我很累了啊老子的生zzzZZZzzzZZZ……啊!这果然是蛋蛋的诅zzzZZZzzzZZZ……啊!我的zzzZZZzzzZZZ……口阝!zzzZZZzzzZZZ……

……(倒时差的苦逼)


Citadines的双人房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