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误仍然在继续……

口误仍然在继续……

之前贴过一篇《口误在继续……》的,今天逛啊逛啊又逛到花花那里又看到一些口误的笑话,笑趴下了,于是又整理了一份出来!

在口误之前,突然想起来班里毛男和副班的经典笑话,虽然不算是口误,但也可以当当开胃菜的!

毛男篇:班导在教室和我们聊天,发现毛男是余姚的,就问:“那你宁波有亲戚伐啦?”,毛男回头愣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说:“哦!氢气我知道的,就是和什么氧气氮气差不多的一种气体吧”……囧

副班篇:我们上语音课大家都是带耳麦听课的。有一天语音课刚开始一会儿,坐在最后一排的副班突然举手说他听不到声音,老师一边调她那边的控制台,一边试音:“现在呢?现在呢?”,副班听了一会儿说还是听不到,又听了一会儿还是说听不到,搞了半天,老师只好过去副班座位看看,才发现原来副班一直就没有把耳麦带上……囧

好吧,开胃菜结束,正餐开始:

同事:克林顿的老婆是希拉克吗……

有一次我向人借钱,本来想说的是“等我取了钱就还你”说成“等我有了钱就娶你”……

同学叫于京波,一日来信,宿舍门卫在宿舍门口大叫:“干凉皮、干凉皮的信!”……

我们语文老师:“请大家把书翻到一百二十块钱……”

有一次朋友在家看碟,光盘质量不好。朋友说到:“怎么这么多马克思啊。”半晌后才明白他是说马塞克……

初中时分角色朗读《白毛女》,一男生(杨白劳):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老师:又不是包木乃伊(原文是“扯了二尺红头绳”)……

偶打饭的时候,执着的指着菜花说:来份土豆。大妈问:菜花?偶继续指着菜花说:土豆。大妈又问:到底是土豆还是菜花?偶急了说:这不是土豆……呃,菜花吗?

去买糕点,本来想说“来两个黄梨派加一个蛋塔”,结果说成了“来两个黄鹂鸣蛋塔”……

大学时我们班有个女生叫刘芸,一次,别的班的同学给她捎来一封信,信封上她的的“芸”字中下半部“云”上面一横,由于写得太潦草,横变成了点。结果那同学拿着信就在我们楼道里叫“刘芒,谁叫刘芒,有你一封信。”全楼道的人都跑出来看刘芒(流氓)了。结果那叫刘芸的女生就无奈地被叫了四年的流氓……

曾经有一段时间家里闹耗子,我妈就买了耗子药来维护家庭安宁,但是一个耗子都没药倒。一天大老早的,我妈起床看了看门旮旯里的耗子药,自语:“这药怎么没有人吃啊?”……

英语老师教语法,下课前问大家:“我都讲完了,大家还有明白的么?”我们齐声答:“没有了!”……

物理课上老师讲到放射性元素,说:“放射性元素很危险,你们人类一定要远离它!”……

答辩的老师问:“为什么凤凰要用红色而不是其它颜色?”那位同学一激动就脱口而出:“因为凤凰欲火焚身!(估计是想说浴火重生)”……

初中时候老师叫背木兰辞,紧张:“阿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爹娘”……

我们的高中办主任又一次怒斥我们上课不好好听讲的时候说到:“你们以后再这样,就别怪我翻脸不是人了!”……

一日,跟我爸妈还有弟弟去拜观音,我没怎么睡醒,往前一站就说:“受苦受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大二上FoxPro课时,一个老师开始点我们上课有多少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勾……”(突然停住了)……

最后再补几条以前遗漏的旧的口误:

朋友小孩半岁了,打电话去关心,寒暄了两句后,来了一句:“你的小孩现在是吃人奶还是你的奶?”……

小学老师在公开课之前“抚慰”我们紧张的心情,说道:“大家不用紧张,到了课堂不要东张西望,台下坐的还不都是人,不都是长着两个鼻子,一个眼睛嘛!”

大学时候,一同学和我争论问题,一时处于下风,情急中一拍桌子起身大叫:你胡说,我又不是不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