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呼倫貝爾之二——湖泊羊群樂開懷

旅途的第三天,天氣開始變差,大多是陰到多雲,只是偶爾雲層中會灑落幾縷陽光。在陰沉沉的天空下,草原就顯得更加蕭瑟了。

蒙兀室韋蘇木是一個鄉級行政單位,境內有一座陸路雙邊口岸——室韋口岸,和俄羅斯涅爾琴斯基扎沃德區(Nerchinsko-Zavodsky)的奧洛契(Olochi)隔額爾古納河相望,不過因為是淡季,所以路上幾乎沒有什麼人類,幾個開放的俄羅斯小超市葉門可羅雀。

從蒙兀室韋蘇木出發,就是沿著額爾古納河一路南下邊防公路的行程了。車窗外依然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但比起前兩天,草原的顏色更綠了一些,偶爾有羊群沐浴在短暫的陽光里吃草,而視野遠處就是曲折的界河和廣袤的俄羅斯鄉村。司機小龍時不時指著河對岸遠方勉強能看見的小村莊說,「看,那兒就是俄羅斯。可窮了。」因為小龍在俄羅斯工作過一段時間,會說一點兒俄語,於是還教了我們幾句。但是最後我只記得一句最好記的,叫「丫吸不溜雞巴」啊不對是「丫吸不溜雞BIA」,是「我愛你」的意思……


室韋口岸南邊的一處觀景平台,立著幾一匹銅馬,不遠處就是界河——額爾古納河


指界河……


邊防公路的草原相對更綠一些,我們趁著僅有的一絲陽光拍照


羊群們在遠處吃草


快到黑山頭鎮的時候遇到的風車群

在經過恩和俄羅斯族民族鄉之後,我們抵達了第三天的終點,黑山頭鎮。這也是我們在額爾古納市境內的最後一個駐留點,主打的是騎馬餵羊滑草住蒙古包什麼的體驗活動。雖然我是對騎馬毫無興趣,但是本著「來都來了」的心態還是騎了一圈,炒雞無敵爆炸無聊,沒有太陽風又大,颳得我老淚橫飛,人都差點從馬背上飛走。當然身下的馬應該也蠻無聊的,時不時掉個隊拉個屎尿個尿什麼的。我選的這隻名為「懶懶」的黃馬(擅自取的)走得慢也就算了,甚至還會在距離半程點100多米的地方就原地踏步,等大部隊繞過半程點調頭回來之後再跟上,簡直是懶出了天際。

擦乾眼淚面無表情地下了馬,哆哆嗦嗦開始餵羊。餵羊之前還要換裝,看著滿棚子古裝片一般絢麗奪目的蒙古服飾實在是挑不下手,整個過程荒謬到換裝十五分鐘,其中大概有十分鐘都在嘲笑彼此。換裝完之後立馬被CUE去射箭,然後還要體驗擠牛奶,彷彿一種被迫營業的感覺。不過看到那隻嗷嗷待擼的奶牛之後不知道為何興緻就來了,摩拳擦掌就要衝著發黑的乳頭伸出魔爪。可能是手法不錯吧,感覺牛也被擼得挺舒服,一邊噴奶一邊搖尾巴。擠了三四把之後,圍觀群眾開始莫名其妙的慫恿我嘗嘗牛奶,於是我毫不猶豫就把嘴湊了過去,當即引發了一陣吶喊……嗯,就還蠻好喝的啊(擦嘴)……好吧,我承認這個展開也是莫名其妙……

最後才是HP同學期待已久的餵羊環節,拿來裝滿牛奶的奶瓶之後,小羊羔開始蜂擁而至(嗯?等等,為什麼不是用羊奶喂?)……雖然感覺個頭很小,但是小羊羔一個個的力氣可不小,只要你一蹲下,他們就會撲到身上去叼奶嘴,叼奶嘴的方式也很獨特,是遠距離用頭撞擊奶瓶的方式,速度和力量都令人咋舌,感覺整個羊都腦震蕩了,難怪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本以為喂完奶之後就可以把衣服換回去了,結果發現還要坐一圈顛簸不堪屁股險些裂開的草原小火車,最後在蒙古包里吃完一盒奶製品之後才能算結束了整個SET……嘛,也還算是挺特別的體驗吧……


黑山頭古城北部的哈撒爾蘇魯錠敖包。是為了紀念成吉思汗長弟、蒙古帝國開過元勛、「神箭手」科爾沁始祖哈撒爾(簡稱哈撒爾)而建立的敖包(祭祀用),蘇魯錠就是蒙古長矛的意思


在黑山頭的時候,牧羊人趕著羊群走過公路旁,就從我們身邊走過


在黑山頭主要就是一些體驗活動了,比如擼羊餵奶。小羊羔出人意料的不臭,但就是力氣有點大……

在黑山頭鎮的蒙古包過夜之後,我們也迎來了行程的尾聲。最後兩天主要在滿洲里市(縣級)和呼倫貝爾市扎賚諾爾區周邊,滿洲里市基本上沒有什麼景點,逛吃購物和住套娃酒店的內容就放在下一篇吧。而呼倫貝爾市扎賚諾爾區的景點主要就是呼倫湖和扎賚諾爾博物館了。

呼倫湖是中國第五大湖,坐落在草原腹地,是北方眾多游牧民族的主要發祥地。其實呼倫湖的景色不錯,但由於天氣原因,我們抵達呼倫湖的時候正好趕上陰雲密布狂風暴雨,最後簡直是頂著迫擊炮一般打在臉上的雨點逃回車裡的。相比之下,扎賚諾爾博物館這種室內景點在暴雨的時候就顯得而藹可親多了。作為呼倫貝爾境內最大的博物館,扎賚諾爾博物館的陳列還算挺豐富,除了猛獁象裝架骨骼標本和東北野牛頭骨化石之外,地下的扎賚諾爾煤炭廳也十分有特色,參觀路線迂迴在陰暗逼仄的巷道里,九曲十八彎的,逛上個把小時毫無壓力。

掐指了算了一下,五天的行程都已經寫完了,嗯,下一篇外傳還會寫一寫吃的和住的吧。再見!


呼倫湖變在風雨之下翱翔打滾的紅嘴鷗


呼倫湖邊還是有一些讓人拍照的裝飾,這是在模仿國家地理的黃框嗎?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