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固醇爆炸

在这个一年一度疯狂吸食螃蟹生殖腺的深秋时节,无论是梭子蟹还是大闸蟹都难逃魔爪,纷纷抱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无畏精神前仆后继地被送上餐桌,而本人也终于抓牢秋天的尾巴赶上了今年最后一波饕餮大餐,令人倍感欣慰。

在魔都,除了莱莱小笼的蟹粉小笼包算是终年定番之外,这几年还吃过成隆行蟹王府的嗲记汤包的蟹粉拌面和蟹粉汤包以及荟廷晶萃的蟹粉捞饭,但是螃蟹的味道又能有多大的差别呢?无非就是把一堆发情期正在互相喷射荷尔蒙费洛蒙多巴胺苯基乙胺的男螃蟹女螃蟹直接放锅里或是蒸了或是炒了或是煮了或是做成浇头拌上各种碳水化合物了。舀起一勺蟹酱,去感受那蓬勃的传宗接代的欲望从香气中徐徐传入你的鼻腔你的肺泡,让你瞬间觉醒,当你的舌尖碰触到这些正在灿烂盛放的瞬间宛如琥珀被突然凝固住的生殖腺时,味蕾就像被注入了一剂蓝色药丸凝练的精华迅速膨胀,它们疯狂地敲打着螃蟹的生殖腺,令那些被死亡打断的愉悦得以在舌尖涅磐,靡靡的味觉奏着激昂的凯歌,从舌尖一路行至食道,所到之处荒淫遍野,缠绵不息夜夜春宵,直到怀上一肚子胆固醇。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发前不久去成隆行蟹王府吃蟹餐的照片……


美味的清蒸大闸蟹本人……


不太容易踩雷的蟹粉豆腐


满分!焗蟹斗


就不难吃的蟹粉炒饭


出乎意料好吃的开胃菜——醉蟹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