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要幸福

上周末搭着老大的车子自南向北贯穿了整个浙江省,参加了老爷的婚礼。一些若有若无的混乱思绪直到看了神婆的日志之后,才渐渐清晰。定下心来,肆意让那些偶然闪现的回忆片段一个一个在眼前交织着。

还记得五年前东钱湖之行吗?还记得我的那条超L的蓝色花TEE吗?还记得那么多人在水里围着你这朵出水芙蓉吗?你知道吗,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是你、裴、鸭鸭和苹果在湖边霸气十足的合影。同时,这也是我最爱的一张照片,口味很怪吧。但是真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心情,只要看到这张照片,就能深刻感受到那时你们强大的欢乐气场。

还记得元旦三天宅在你北江的家里吗?还记得到处去找魔术棒的兴奋吗?还记得阳台上的烟花吗?那时候的回忆已经很远很远,只能找到一些淡淡的轮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朦胧却分外美丽。

大四的很多时间是和你一起度过,那满满的回忆,让人产生了何止一年的错觉,似乎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无数次一起旅游,一起欢笑的印迹,随着一张张照片纷至沓来,幸福得让人陶醉。

但是,我实在无法隐藏内心的失落。

正如同悲观面的自己曾经无数次说过的那样,那段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真的已经如流星般划过天际了,纵使再如何睁大眼睛,你只能看见流星的尾巴渐渐黯淡。人的生活圈容量是恒定有限的,因此散落四方的我们必定无法永远维系着如同以前般紧密的联系。因此我们拼命地抓紧彼此之间的纽带,却慢慢走进各不相同的一段全新的生活。

我们无数次谈论过我们的未来,我们的过去,但是谁也没有把握明天会怎样。脑海里尽是那晚和你在万达的对话,关于彼此的爱情,还有我们无数次的夜谈。然后,你就结婚了。

舍不得。嘿嘿。

只要你幸福就够了,这是一句非常言不由衷的话。因为我一直很不现实地觉得我们大家还是会永远在一起。四年了,这种彼得潘情结仍然无法消去。是啊,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彼得潘,生活必然会把每个人推向一个个独立的小家庭。

婚宴上的你还是显得很幸福的。老实说,看到这样的场景原来心里真的会酸溜溜的。说起来,我是不是太过于渴望被关怀了?看到你们一个个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我这个二房心里怎么能是滋味,不知其他几房作何感想啊。

不说了,到目前为止,排骨精里最重要的四个女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属吧,很好。不过老爷,你要记得经常想我们,常回家看看,何氏官邸的大门永远会为老爷敞开。回家之前吼一声,二房一定第一个出来接你!

老爷,要幸福!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