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三展连刷

终于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从去年底便秘到现在,终于能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排泄,把积攒了好几个月的展刷了个遍。因为图片太多,就看图说话吧!

首先是民生现代美术馆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双人展Flow with Matter(随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个是位于明当代美术馆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参与)。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达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最后一个是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陈合作项目The Shape of Time(时间的形态)。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油罐在现

两个十分期待但却不怎么样的艺术节和艺术展,一个在油罐艺术中心办的油罐艺术节,另一个是在昊美术馆办的Daniel Arsham个展Perpetual Present。

其实第一次去西岸之后,就看到过规划里的油罐艺术中心,一直想着等建成开放之后去看看,结果今年3月开放之后却因为对Teamlab展的排斥而一直没能去成,这次趁着油罐艺术节终于完成了首刷。

其实油罐艺术节最吸引我的还是Unfold书展,今年5月在M50办过一次,于是看到再开就觉得还想去,可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规模实在缩水太多,大概只有M50那场的1/6,最多十分钟就逛完了。而油罐艺术节本身也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完全配不上油罐艺术中心本身的形象的定位。

Daniel Arsham的个展也是一个期待值很高的展,开展第一天就去过现场,但是人多到全部从大厅入口满到外面去了,所以转头直接走了,磨到现在想着应该已经没有多少热度了,结果却发现硬生生磨过了早鸟票的期限,只能重新买了一张票。

血亏。

Daniel Arsham的作品本身其实挺值得一看,这位色盲艺术家对于建筑空间的再构建营造了强烈的视觉冲突,虽然搬来了Excavated Wall和Large Knot,但是总的来说主题太杂乱,还不及他之前在其他地区的几次个展。

血亏。


本身就在SNS上很火的油罐艺术中心在开了鼠尾草之后更加火爆了……


三只抢戏的落地大烟囱!


Unfold书展油罐版,就这么大……


油罐艺术节Adrián Villar Rojas个展中的作品,出自他2017年在Met博物馆的个展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油罐艺术中心广场游客照……


油罐的草地不错,一贯的西岸风

最后是Perpetual Present的两张动图。动图一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烈焰与遗骸

这次趁着Fuji Rock Festival,终于有机会逛了逛经过十几次都没能好好逛一逛的东京,不过由于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所以说是逛东京,其实只是去六本木的森美术馆看了一个艺术展而已……

盐田千春的个展「魂がふるえる(灵魂的颤栗)」算是近期东京最受瞩目的艺术展之一,因为十分适合排队拍照打卡Po照而让无数IG少女竟折腰。尽管去的那天距离开展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买票的队伍还是排到了数百米之外。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没有空调的楼梯营造出了一种随时将你融化的氛围,而工作人员手中那块「排队需要50分钟」的牌子更是让人很想就地圆寂。

不过,整体上入场的速度比预想得快,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就可以买到票了,跟着人流搭乘电梯直升52楼,来到海拔250米的展望台,虽然附赠了一个Pixar秘密展,但对于Pixar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我就当是上来眺望东京城了吧,尽管因为雾霾的原因完全看不到富士山……

盐田千春的个展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至少有五组比较大型的沉浸式作品展示,从上世纪末期的资料到最新作品,算是盐田千春截至目前规模最大的个展。在长达十多年与癌症的战斗中,盐田千春一直在通过装置艺术来探讨生命和死亡的永恒话题。血一般的红色和夜空一般深邃黑色如死亡的颜色沿着无处不在的丝线肆意伸展附着,密密麻麻缠绕着空间和时间,张牙舞爪地向每一个走进展厅的人袭来,颜色和线条给视觉和心理带来了震撼的双重冲击,同时压抑而又让人难以抽离。总之,除了比yeah打卡之外,这个展的野心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大,甚至在你走出展厅之后,落地玻璃外明亮的天空都无法扫去心中的一隅阴霾,喘不过气的感觉直到走进下一个展厅才逐渐散去,没错,我只是想顺便推荐一下森美术馆的另一个附展,高田冬彦作品放映展,尴尬的恶趣味和五毛特效竟然让我一个不小心就看了一个小时,其中不乏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小过程,可谓高潮迭起……

看完全部的展已是傍晚,反思了一下竟然仅仅一个森美术馆就花完了东京行的配额,似乎时间安排有待合理化,毕竟下一次再访东京应该是明年的Fuji Rock了吧……还好东京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的魅力,所以无所谓了,明年见吧!


黑色丝线密布的「静けさのなかで(静谧之间)」,创作灵感源自盐田千春童年时邻居家的一场火灾


同样是「静けさのなかで(静谧之间)」,烧焦的钢琴和椅子无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時空の反射(时空的反射)」,两件白色的礼物悬空在黑色丝线缠绕的空间里,对称却又不对称


墙上的一个忘记名字的作品……


「集積―目的地を求めて(寻找目的地的集聚)」,440多个用丝线吊着且不断跳动着的行李箱一直从地面延伸到天花板,仿佛人生旅途一般寻找下一个目的地


本次个展的主打作品和首个沉浸式装置——「不確かな旅(不确定的旅程)」,基本不可能会有没人的时候嘛……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