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罐在现

两个十分期待但却不怎么样的艺术节和艺术展,一个在油罐艺术中心办的油罐艺术节,另一个是在昊美术馆办的Daniel Arsham个展Perpetual Present。

其实第一次去西岸之后,就看到过规划里的油罐艺术中心,一直想着等建成开放之后去看看,结果今年3月开放之后却因为对Teamlab展的排斥而一直没能去成,这次趁着油罐艺术节终于完成了首刷。

其实油罐艺术节最吸引我的还是Unfold书展,今年5月在M50办过一次,于是看到再开就觉得还想去,可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规模实在缩水太多,大概只有M50那场的1/6,最多十分钟就逛完了。而油罐艺术节本身也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完全配不上油罐艺术中心本身的形象的定位。

Daniel Arsham的个展也是一个期待值很高的展,开展第一天就去过现场,但是人多到全部从大厅入口满到外面去了,所以转头直接走了,磨到现在想着应该已经没有多少热度了,结果却发现硬生生磨过了早鸟票的期限,只能重新买了一张票。

血亏。

Daniel Arsham的作品本身其实挺值得一看,这位色盲艺术家对于建筑空间的再构建营造了强烈的视觉冲突,虽然搬来了Excavated Wall和Large Knot,但是总的来说主题太杂乱,还不及他之前在其他地区的几次个展。

血亏。


本身就在SNS上很火的油罐艺术中心在开了鼠尾草之后更加火爆了……


三只抢戏的落地大烟囱!


Unfold书展油罐版,就这么大……


油罐艺术节Adrián Villar Rojas个展中的作品,出自他2017年在Met博物馆的个展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油罐艺术中心广场游客照……


油罐的草地不错,一贯的西岸风

最后是Perpetual Present的两张动图。动图一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烈焰与遗骸

这次趁着Fuji Rock Festival,终于有机会逛了逛经过十几次都没能好好逛一逛的东京,不过由于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所以说是逛东京,其实只是去六本木的森美术馆看了一个艺术展而已……

盐田千春的个展「魂がふるえる(灵魂的颤栗)」算是近期东京最受瞩目的艺术展之一,因为十分适合排队拍照打卡Po照而让无数IG少女竟折腰。尽管去的那天距离开展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买票的队伍还是排到了数百米之外。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没有空调的楼梯营造出了一种随时将你融化的氛围,而工作人员手中那块「排队需要50分钟」的牌子更是让人很想就地圆寂。

不过,整体上入场的速度比预想得快,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就可以买到票了,跟着人流搭乘电梯直升52楼,来到海拔250米的展望台,虽然附赠了一个Pixar秘密展,但对于Pixar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我就当是上来眺望东京城了吧,尽管因为雾霾的原因完全看不到富士山……

盐田千春的个展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至少有五组比较大型的沉浸式作品展示,从上世纪末期的资料到最新作品,算是盐田千春截至目前规模最大的个展。在长达十多年与癌症的战斗中,盐田千春一直在通过装置艺术来探讨生命和死亡的永恒话题。血一般的红色和夜空一般深邃黑色如死亡的颜色沿着无处不在的丝线肆意伸展附着,密密麻麻缠绕着空间和时间,张牙舞爪地向每一个走进展厅的人袭来,颜色和线条给视觉和心理带来了震撼的双重冲击,同时压抑而又让人难以抽离。总之,除了比yeah打卡之外,这个展的野心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大,甚至在你走出展厅之后,落地玻璃外明亮的天空都无法扫去心中的一隅阴霾,喘不过气的感觉直到走进下一个展厅才逐渐散去,没错,我只是想顺便推荐一下森美术馆的另一个附展,高田冬彦作品放映展,尴尬的恶趣味和五毛特效竟然让我一个不小心就看了一个小时,其中不乏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小过程,可谓高潮迭起……

看完全部的展已是傍晚,反思了一下竟然仅仅一个森美术馆就花完了东京行的配额,似乎时间安排有待合理化,毕竟下一次再访东京应该是明年的Fuji Rock了吧……还好东京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的魅力,所以无所谓了,明年见吧!


黑色丝线密布的「静けさのなかで(静谧之间)」,创作灵感源自盐田千春童年时邻居家的一场火灾


同样是「静けさのなかで(静谧之间)」,烧焦的钢琴和椅子无不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時空の反射(时空的反射)」,两件白色的礼物悬空在黑色丝线缠绕的空间里,对称却又不对称


墙上的一个忘记名字的作品……


「集積―目的地を求めて(寻找目的地的集聚)」,440多个用丝线吊着且不断跳动着的行李箱一直从地面延伸到天花板,仿佛人生旅途一般寻找下一个目的地


本次个展的主打作品和首个沉浸式装置——「不確かな旅(不确定的旅程)」,基本不可能会有没人的时候嘛……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尺八和曲奇

因为某个契机,去妖都看了佐藤康夫的音乐会和一个诡异的展。当时湿胸说佐藤康夫要来中国巡演的时候,我还在想佐藤康夫是谁,结果一看才知道佐藤康夫就是尺八奏者「き乃はち」的本名!

き乃はち算是我比较早接触的日本New Age艺人之一了,2003年的「宙」和2004年的「粹」被翻来覆去听了好多遍。一直觉得尺八的泛音和浊音十分迷人,虽然中国的笛子和萧也不逊色,但是在传统乐器和现代融合方面,必须承认日本走在前列,き乃はち写的曲子在苍凉肃杀的尺八音色和电子合成器的现代鼓点节奏中冉冉升腾余音缭绕,算是当年十分经典的New Age曲子了。

不过令人稍微遗憾的是,佐藤康夫这次的演奏音乐会是以Naruto为噱头的,主要是因为佐藤康夫的乐队「六三四」在2005年解散之前一直担任Naruto的配乐演奏,这次的乐队部分成员包括他本人沿袭自「六三四」,还有几位目前隶属高梨康治(原「六三四」成员)的「刃-yaiba-」乐队,继续担任Naruto后期和Boruto的配乐演奏。以至于演奏会中段连续演奏了七、八首Naruto的曲子和「六三四」乐队早期的曲目。现场的Naruto粉丝打Call更是让人误以为穿越到了什么Ani-Song Con的现场……说实话,除了Main Theme和一些抒情曲之外,个人不太喜欢日式传统乐器加摇滚的搭配,可惜看完全场,き乃はち自己个人的New Age尺八曲还是太少,不够过瘾。

然后第二天,本来是被邀请去琶洲看Teamlab的展,但是我本人对于类似饱和度很高的灯光秀之类的LED展实在无感,于是犹豫再三还是绕道了,结果发现了边上有一个「超Cookie Land」广州站的展。抱着反正也没事儿就进去看看的心态进了门,可是没想到柜台一个人也没有,展览的入口就这么张着腿大咧咧地瘫在眼前。喊了半天,工作人员才懒洋洋地走出来收了钱,一副生无可恋的姿态。整个展览门可罗雀鸦雀无声,只有灯管发出的吱吱声,让人实在很难不怀疑这特么就是一个蹭客流量的坑人展,毕竟Teamlab的展一度需要排队排到崩溃,不排除有些人排着排着就放弃了反正是看展边上也有个展要不就去边上看算了的想法……但是看完之后才发现,Cookie Land还是一个很值得一去的展。

虽然可能没有Teamlab的展刺激感官,但是Cookie Land可能更能让人笑出声来。くっきー!——对没错,自带感叹号——是日本的搞笑艺人,也是搞笑组合「野性爆弾」的成员之一。展览的展品大多就是くっきー!用一副吃了屎的表情穿着各种紧身连体衣挺着大肚腩和几乎看不出的激凸摆着时尚杂志里的各种Pose搔首弄姿的照片……就还蛮好笑的……(什么恶趣味!)

展厅比想象中得大很多,本来还以为走了两个房间就差不多完了,结果发现峰回路转山外有山,每次在道路尽头掀开帘布都会惊呼,哇!竟然还有!虽然看来看去也大多就是くっきー!本人的巨幅写真而已,但其配色之艳丽画面之震撼并不亚于Teamlab……(是对Teamlab有多大的怨念)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