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的新生

突然发现,排骨精日已经是第十三届了。一次轮回,一次新生,而谁能想到排骨精日的这一次新生竟然会如此萧瑟。

虽然是算是临时把承办的任务再次交给了神婆,但一开始报名的人数还是比较可观,大家纷纷表现出的无容置疑的参与欲吊起了我的胃口。小排骨撇开不说,老排骨如果能够悉数到期的话,那跟十周年那样其乐融融也是一次不错的聚会鸭!

临近不到一周的时候,老爷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意思是裴今年大概率不来了,然后试探一下我的口风,看要不要丢儿弃女周五就来。这需要问吗?很显然作为一年不落的本人来说,今年自然也是周五去周日回,于是两人云约定周五晚上见。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被咕了。

好在老爷还是来了,虽然晚了一天。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宁波本地成员之外,就真的只有我和老爷了。这是排骨精吗?这是排咕精吧!

周五到的那天刚好赶上第17号台风塔巴蹭过大陆架北上,在温州短裤短袖的我一下列车就冻到瑟瑟发抖,接下来两天更是暴雨如注,本来说好的周六下午打球行程也改成了在星爸爸家聊天,吃吃吃睡睡睡就成了本次排骨精日的全部。周六晚上的Uno大战也在五人昏昏欲睡的氛围中以骆驼和我各吃瘪一局的战果落下帷幕。

深夜档的聊天环节一如既往没能缺席,只不过话题从去年的婚姻失败直接跨入了养老话题,让人措不及防。风尘天外飞沙,日月窗间过马。十三年份的岁月大刀早已将大家砍得七零八落,幸存者们抱团取暖,就这么一齐奔着坟头去了。

生活在继续,有开心,有烦恼,苦水儿两天两宿也倒不完。吃完蛋糕挥挥手,大家依然奋不顾身地扎回了自己的生活中。生老病死,我们也许无法时时搀扶,但彼此总不会缺席。就像我们说笑的那样,也许过不了多久,排骨精日的聚会就要陆续开始有人要用照片的形式登场了,谁能猜到谁是那个最后的真人呢?

话题突然变得沉重,不免让人心头一惊。但我们毕竟还年轻,很多人才刚过而立之年,哪有那么多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大山。父母尚能够自理,儿女更是让人感到活力。好好活着,把握当下,珍惜不用跟照片聊天的每一次聚会,放声大笑吧,任凭深邃的鱼尾纹肆意在脸上炸开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轮回的十二年

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十二年刚好是一个轮回。它可以让一个人从懵懂变得成熟,从莽撞变得世故。排骨精今年十二岁了,从诞生到现在,大家共同经历了很多,也各自经历了很多。十二年前,我们定下了这个日子,就是在彼此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在每年这个时候,大家总能褪去所有的家庭负担和社会关系,以一种大学时的状态相约,也许是聊一聊这一两年,也许是聊一聊这一辈子。

在车站第一眼看见瘦身的老爷,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她瘦了,而是说她回到了大学时候的样子,尽管她的女儿已经很大了,但是时间仿佛不曾留下一丝痕迹。第一天晚上,我们在东钱湖的民宿里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半夜三点才依依不舍回到自己的房间。大家都已经年过而立,虽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似乎始终有一些东西能够一直牵绊。早已经忘记那一晚到底聊了什么,只记得那些零食仿佛也都洋溢着酒精,让人兴奋,让人恍惚。

第二天上午,在东钱湖逛了逛,下午还是回到了学校。在这里,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回忆,这些回忆好像会生根发芽一般,在我们每一次回来的时候,都更深了一些。校园里的树从当年的细小光秃到如今已经可以蔽日,当年不怎么流行的小毛驴到现在已经随处可见,甚至很多学生开起了轿车。学生们的穿着变得时尚了,但是脸上洋溢着的青春却依然如此熟悉。打完球走在校园里,拖着疲惫的身体看着来往的学生和维纳斯带下的图书馆,仿佛自己马上就要回到寝室,摊坐在桌前,一边上网一边和室友聊天,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偶尔一回神,仿佛陷入了时光错乱的恍惚之中,让人分不清哪些是真实,哪些是回忆。

夜晚,人员壮大的我们玩起了十年前的游戏,虽然我们已经彼此熟悉到一下就能看穿,但依然玩得乐此不疲,直到迎来翌日曙光。很难想象,竟然还有这样一群早已不再年轻的中年人,能在毕业十几年之后再次通宵达旦地游戏。

十二年,一个轮回,仿佛一瞬而过。忙忙碌碌中,我们依然期待下一次相会。


东钱湖下水湿地,景区很烂很假,但是who cares呢?


打完球的傍晚,落日后的学校图书馆


给十二岁的排骨精日定了一个大蛋糕!


教工食堂包间里的合照


球场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排骨肉丸大战蚊子闷锅阵

因为没有人接手,而老大刚好在朋友圈里得瑟他的新农庄,于是第11个排骨精日就再一次来到了温州,没错,「归功」于我。

半个月前去老大位于平阳闹村的农庄采了点,拍了几张照骗,成功勾引了二十人报名,但结果没想到温州分舵的小排骨们竟然齐齐放鸽子,只剩大便一人参加。不过,好在农庄毕竟是老大的地盘,加上车辆刚好足够,筹备工作也就拖拖拉拉地在周末之前搞定了。

第一天的安排都还算不错,一群人在中午到达民宿,大家随便吃了点面条就开始参观农场,爬爬山,逛逛溪。晚上在各位大厨的折腾下,一顿山珍海味大荟萃的丰盛晚宴摆上了餐桌,一阵风卷残云之后,大家发现……老大的民宿蚊子成群还没有冷气!老大笑着说,要毛线冷气,晚上冷到你们一个个盖棉被!那时候哪还有蚊子!

于是,大家在地上打了地铺,十二个人共享一架旋转风扇就这么睡了下来……由于床垫有限,我带了睡袋……结果……根本热得睡不着!摄氏25度的山里闷热不堪,刚洗完的身体一碰到睡袋就汗流如注,实在没办法只好跑到楼下吹风,结果发现都半夜两点了,外面都丝毫没有一点降温的意思,欲雨又止的空气黏腻不堪,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觉到湿热的水气。没办法,熬到四点多躺进了自己的车里,窝着身子开了一点窗缝好歹是睡着了……

凌晨六点不到,就被一阵嗡嗡声吵醒,发现车子里聚集了十几只蚊子将我叮了个爽,等打完蚊子天也亮了睡也睡不着了……于是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大家爬了个南雁荡山,吃了顿怀溪番鸭,送到了车站,回到了家,中间还不留神闯了个红灯……

一天之后,我发了个烧……39度……差点哭出声来!明年!我一定要摆脱穷逼的人设过一个奢华的排骨精日!


老大的民宿,装修得还不错,古色古香的。


老大农场里摘的辣椒,一大片一大片的……


螃蟹、虾蛄、花蛤、秋葵、玉米,都是排骨们自己动手烹饪的,非常可口!


大合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了这么个鬼地方……


另一张竹林深处的大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