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枪鱼牛肉搅拌机

话说动车组开通之后,老子就得了斯德哥尔摩耳鸣症候群,以至于去年底即使不坐动车也开始耳鸣,最终去了医院被医生蜂狂蝶乱一阵乱捅,顺势捅出了大姨妈……

打那之后,就远离了动车一阵子。嗯,我就是不说是因为偷懒买不到动车票的……然而这次,在仔仔同学的推波助澜之下,我心中的萌芽再次胎动,于是就顺势拉上了星星同学和仔仔约好了时间,一起去上海庆祝她娘的妇女节。

这次的上海之行,我可是亲手画了地图带去的。如果某同学问,为什么不打印呢?我就会说,打印太麻烦了。嗯,不是吗?

走出火车车厢,我们那么顺势一拐,就鬼斧神工地到了桂林路。为什么要到桂林路呢?因为传说中的诚品书店就在这里,地图上明明画了一个着重标记,如果把这个着重标记按地图比例尺放大,那么整个直径都被我们踏过了还是没有找到……眼看着晚饭时间就要过了,我们就顺势拐进了Subway……以前在英国的时候都不太敢去Subway,因为很多配料的英文不会讲,呃,比如酸黄瓜啊、火鸡胸啊、千岛酱啊什么的,等我都学会了常用的吧,到了国内反而不认识中文了……幸好东西看起来还是有点眼熟的,于是就顺势点了金枪鱼三明治。本以为出师大捷的,结果在选配料的时候晚节不保……我对着店员大喊说我要美奶滋……然后店员愣住了,我指了指,他说哦,蛋黄酱啊,蛋黄酱配金枪鱼会太咸的,我们推荐你选择千岛酱……哦,那好吧……靠,明明是自己选配料,你管我咸不咸啊,老子就是爱吃美奶滋!

但是,不得不承认,千岛酱加金枪鱼真的很好吃啊啊啊!胃同学欢乐地跳舞中!

最喜欢在地铁站装无头苍蝇到处乱钻了,不过用肚脐眼想想,在伦敦的N层地道里钻过之后估计谁都会身经百战了,于是两只小苍蝇决定跟着我到处乱钻,终于顺势钻进了一个死胡同……

嗡嗡嗡,嗡嗡嗡,正当腹语弥漫的时候,突然一阵香味穿透层层鼻毛,钻进大脑皮层。于是老子华丽甩头(飞出两根头发)定睛一看,啊!那、那、那不是传说中的吉野家牛肉饭吗!

于是三只饿昏了的苍蝇就这么顺势飞进了吉野家……吉野家的牛肉饭果然是名不虚传,吃过了吉野家的牛肉饭,世界上就不再有牛肉饭这种东西了——牛肉伴随着酱汁摩擦舌尖,就像一缕阳光拨开云雾,照进暴风雨的灰暗,一切的一切都在阳光下飞灰……湮灭……

醒醒!醒醒!胃同学欢乐地升天中!

这次上海之行,迎接我们的是大降温和大暴雨。于是,我们兴高采烈地被狂风暴雨划破脸颊,一路踩着小水花儿来到了那几台该死的扭蛋机前……有人说,扭蛋的精髓就是你想得到的那只蛋永远只在下一次机会里。贱!于是我屁颠颠花了扭10次扭蛋的价格买了一套10个完全不同的扭蛋……貌似很贴心的服务呢……咦?那干嘛要去扭蛋啊……是啊,干嘛呢?而且比网上贵了好几倍……贱!

之后仔仔同学和星星同学继续踩着小水花儿屁颠颠地逛街去了,我走不动,因为我的双脚在不慎遭遇海难后迅速被刺骨的寒风降温至冰点,再鉴于我不会滑冰,所以我只能坐在冷板凳上看着墙壁上花痴女写下的告白和络绎不绝穿梭而过的春哥曾哥杀马特们……

夜晚的松江狂风暴雨,我们三人如同三根按摩棒蠕动在路上,结果还偏偏遇到订好的如家不提供热水,靠,还如家呢,你家才没热水呢!

这一刻,胃同学不在服务区……

这次上海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欢乐谷。虽然天气不好,但我们还是狠心把牙齿咬断,定了三张团票。半夜12点换完宾馆出来,我们冒着风雨寻找温暖的网吧给卖家打钱……等尘埃落定回到宾馆已经快一点了,于是我们一边虔诚地祈祷明天不要下雨,一边开始在房里打Uno……虽然说我对于平民百姓掀起Uno风潮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自从回到温州之后就基本没有什么机会玩了。这次兴头一来,说好每累计到100分,就要在脸上贴一张纸条(维持24小时)的,结果由于时间同学趁我们不备迅速将比分反超至三点……于是大家将牌一摊,迅速缩进被窝。没过一会儿,仔仔同学就在星星同学的鬼故事催眠下安然入睡,星星同学就在我的冲澡声催眠下安然入睡,我就在星星同学的呼噜声催眠下安然入睡……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被电话吵醒,电话里传来团票卖家的噩耗:今天下雨且气温低于5度,欢乐谷所有大型游乐设施全部不开放,团票也不卖了……迷迷糊糊的仔仔看了看迷迷糊糊的我,我看了看迷迷糊糊的星星同学。然后我顺势迷迷糊糊地说了句:睡到自然醒回家……

上海之行怎么可能就此完结?迷迷糊糊的我们迷迷糊糊地睡到了9点半,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去一趟欢乐谷,就算在门口逛一下也好……

在售票处,我们一直在盘问游乐设施的开放几率,但是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忘记当时为什么对于售票员复读机般的「先生您考虑清楚了吗、先生您真的要买吗、先生您真的确定您考虑清楚了要买吗……」充耳不闻,我只记得我以960K/S的速度顺势扔给了售票员600个毛主席,哦不,是6个……

我们刚踏进欢乐谷,阴云就开始褪去了,没过几分钟,大魔神就开放了。大魔神?对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它大魔神,大概是第一次看见这玩意儿的地方管它叫大魔神吧……这是我第一次坐大魔神!因为之前都没有人敢陪我坐……我永远都忘不了2秒钟极速上升60米的脱力快感、酥麻快感、窒息快感!不管你有多么坚强的耐力,吃多少颗药丸,大魔神都能让你在2秒之内溃不成军、达到高潮。嗯,欢乐谷的大魔神叫做天地双雄,在刚刚这一刻之前我还没搞明白它为什么叫「双雄」……现在才知道我坐的那个大魔神边上10米,就是另外一个大魔神,一个是极速上升,一个是极速下降……啊啊啊,我居然只坐了其中一个!

欢乐谷这样的大型游乐场是没有海盗船这样的幼稚项目的,所以仔仔同学只能去坐旋转木马,我和星星同学则奔赴海盗船的升级版——大摆锤——240MM超大广角(240度摆角)、近50寸液晶显示屏(近50米高)、快门速度110秒(110公里每小时),咔嚓、咔嚓,绝对让你魂断蓝桥……不过它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足以让人面瘫的快感吧,呼呼风声震耳欲聋,以至于我完全不记得当时有其他什么感觉了……总之比海盗船是刺激4.8倍了……

重点来说一下欢乐谷的镇园之宝——绝顶雄风吧!据说这是最新最无耻的无底板跌落式过山车,被称为「过山车之王」!拽着星星同学屁颠颠冲到了第一排,还没出发,就听到身后一群死屁孩兴奋的尖叫。开始了!很华丽很高科技感觉的开仓之后,车子缓缓爬上了60米的高空,在快到顶峰的时候睁开双眼,一丝淡淡的阳光就在眼前,突然发现,嗯,原来天堂离我们很近……在一段平稳滑行之后,我们到了悬崖边……该死的过山车就在那个直角平分线的逆向延长线位置停住了,让我们俯瞰整个欢乐谷,你麻痹啊哪个有心情欣赏风景啊,而且这轨道居然不止是垂直,还是往里面凹的,我找了半天连轨道在哪里都没看到……哦,就在那几秒钟,我还无意间瞥到了底下的一堆蚂蚁般的亲友团……虽然貌似他们在挥手致意,可是为什么表情却那么悲伤?

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已经随着过山车瞬间跌落,跌落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我感觉脏器全部留在了60米的高空……不同于一般的过山车,下坠之后很快就上升了,即使是翻转,人也会因为离心力而吸在座位上,顶多也就是压迫感。而绝顶雄风则是无止无尽的跌落。这几秒钟里,你只能感受到一种对生命无能为力的脆弱感,那种体验掏空了你的一切,你简直能体会到即使破喉咙同学飞奔而来也无法解救公主性命的那种绝望感觉!刹那间,二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如同跑马灯一般从眼前掠过,有欢乐、有伤悲、有遗憾、有满足,一切的一切化为一声歇斯底里的高潮——「啊——」……在一边「啊」一边换了两口气咽了一口口水之后,过山车终于跌到谷底。本想喘一口气的,可是没想到转了几圈之后,过山车又一次爬上了第二高峰……嘴里一边还在延续着尖叫,心里一边想说没关系没关系,等下在悬崖口可以休息一下的……可是麻痹的居然这次直接就冲了下去,老子还没吸足气喊「啊」呢!憋屈啊憋屈!

绝顶雄风上下来,我已经头昏眼花、恍如隔世……独刺激不如众刺激,为了让仔仔也参与到高潮体验中来,我们百般刁难说服她坐上了激流勇进……虽然她也不是第一次坐激流勇进了,但是30米高的滑道应该算高的了。前戏时刻,仔仔一个劲的哭喊,到了顶峰,星星同学高喊「来了!来了!来了!」……「哗——」地一下,快感来了,仔仔的大姨妈也来了,大姨妈随着俯冲一泻千里,以至于事后她对激流勇进完全没有印象了……不过下来之后,仔仔兴奋地说,这次比上次好多了,上次出来手都是发抖的……可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怎么分明看到她走路时不住颤抖的双脚……

时间紧迫加上我头晕眼花,我们最后选了矿山历险,一座以速度快、提升高、回转多闻名的巷道式过山车。当时我感觉自己已经吃不消了,但是看起来这个项目级别很低,所以就顺势排队去了。结果麻痹的完全被骗了啊,开始爬坡的时候我就在想怎么又是这个调调,结果不但又是一个跌落,而且速度也太快了吧,「嗖嗖嗖」地穿梭在山洞内外,不像其他过山车高潮的时间比较短,矿山历险是时时有快感、处处有高潮……足以让人不断地搔首弄姿、眉来眼去……

欢乐谷还有几个很值得玩的项目:古木游龙——世界上最古老的完全由松木搭建的过山车;完美风暴——类似凤凰山的扭转乾坤;蓝月飞车——普通过山车的升级版。由于时间和维护的关系,所以这几个没有机会坐到,我想下次去的话应该要坐一下古木游龙,毕竟看起来太酷了,其它的嘛……看状态吧……话说回来,欢乐谷简直是过山车大集合啊,大型项目里过山车就有四座,占了1/3,而且G点各不相同、风格迥异,让你的快感如同洪湖水浪打浪,一浪二浪再一浪……

下午两点半,我们火速飞奔至火车站,匆匆结束了上海之行,此时此刻,胃同学翻江倒海中……

最后,为了庆祝阿鲁同学生了个胖儿子……集体脱裤子鼓掌!!


远看起来很小的绝顶雄风……但实际上有60米,将近20层楼高……看到那个九十度的悬崖了么!


大摆锤啊!其实没上面那个高……只是距离近了而已……


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