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倒在雪泊

上周末,排骨精温州分舵跨年活动定为滑雪,地点在湖州安吉的露天滑雪场。所谓滑雪,就是滑倒在雪泊,而具体的过程实在是记忆犹新……

还记得去杭州的一路上,大卫同学是淋着狗血过来,因为主席同学躁郁症爆发,害得我的小白都险些遭殃……不过到了杭州,等姨妈同学接回喝多了的姨夫同学,才知道路上的这一切都不算什么……姨夫同学一边呕吐,一边努力地加入我们的对话,车厢中弥漫着一股呕吐物四散的味道;而大卫在这时淡定地说了一句,嗯,60度浓香型……卧槽你这都能闻出来!你要是尝一尝是不是还能知道是哪个牌子的啊!而且姨夫同学你说是想要加入我们的对话,但至少要说我们都能听的懂的人话啊!嗯嗯啊啊的不但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而且严重干扰我们正常聊天啊!你知道姨妈在高架绕了两大圈到了你们鸟不拉屎的鸟窝时,我们的嗓子早就因为要盖过你的背景噪音全都喊哑了吗!

修整过一晚之后,我们顶着300+的PM2.5赶赴湖州安吉,一路上乌烟瘴气烟锁重楼,两岸原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经历过几道发卡弯之后,终于抵达这次目的地——天荒坪的江南天池。所谓江南天池,其实就是传说中装机容量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的蓄水库……我们站在蓄水库前……看了很久……嗯,分明什么都没看到……尼玛这样的霾能呼吸吗水库在眼前简直就是大海好不好!整个海天一色绵堪比寂静岭时不时就觉得会从霾中窜出来一只三角头啊!(三角头怎么可能会这么窜出来啊你到底有没有玩过寂静岭啊!)……

脑补了一下美丽的水库之后,本想先转一圈的,但是为了避免高原反应升级(一千米都不到哪来的高原反应啊!),于是姨妈提议先去滑雪吧(有差吗!)……穿上了如同义肢一般的滑雪鞋之后,我们各花了5分钟才搞定滑雪板,之后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扑街了……这是一个长约800米,宽约80米的滑道,分为新手区、中级区和高级区,如果有人在上空观赏这条滑道,一定觉得这是匪夷所思的一幕……人们争相从高处扑倒在雪泊里,然后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扑倒……这是多么智勇双全、舍己为党的崇高品格和大无畏革命精神啊!(……)

由于大家都是不会滑雪的旱鸭子(旱鸭子是这个意思吗!),于是决定一起从起点往下滑(这是怎么做出的决定啊上下文有因果关系吗!)……结果主席同学出师未捷身先死,直接扑倒在地上咯咯咯咯傻笑就是不起来,于是大卫趁机第一个冲了下去,嗯……大约滑了有个2米的样子吧就扑街了……哈哈哈哈哈,俗话说得好,趁自己还没死的时候能嘲笑别人就尽情嘲笑别人吧!(这是哪门子的俗话啊而且说起来很无聊好吗!)

是的,我很快也扑街了,大约有个5米吧……可是尼玛站不起来也就算了为什么是这种纠结的姿势怎么都调整都调整不了啊!放眼望去,大卫、主席,甚至姨妈姨夫们都在滑倒在下方了,这样下去不行……我想到了养育我的父母,关心我的朋友,和教我两位数以上加减法的张老师!我不能输!为了你们,我要坚强的滑下去!(你可以不用的!)

咬着牙,我像萌萌一样硬生生就这么站了起来,虽然感觉折断了小腿的样子……第二次,我滑出了二十多米,途中好几次快要坐倒的时候,都被我拗了回来,虽然感觉折断了小腿的样子(你的小腿是有多脆弱!)……当然,最后还是以扑街告终,但是超过了主席和姨妈姨夫,此生无憾,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喂喂你是有多好胜啊!)……

等我清醒过来,我发现这次再也站不起来了……右手大拇指指背的指甲下面已经被蹭出了无数血丝,姿势从内八坐到外八坐最后到淑女坐再回到内八……就这样大概挣扎了有十分钟吧,我逐渐开始看破红尘(……),在这十分钟里,我甚至悟出了一个生命的真谛,那就是如果一个滑雪的人快要摔倒的时候,他最终一定会选择撞向有人的地方……(这是哪门子真谛啊完全是错的吧!)

本来觉得自己很失败,但是看到姨夫姨妈两人依然倒在我第一次摔倒之前就在的地方互相帮助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最后,一个路过的妹子实在看不下去,一把把我从雪地里拔了出来……也许,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你够了你根本就没有信仰而且这跟信仰有半毛钱关系吗!)可是这个时候,我再次出现了极端的高原反应(……都说了这里才不到一千米!),眼冒金星,呼吸困难,汗流浃背,双腿发软……等我反应过来是自己衣服穿太多的时候已经险些休克过去(蠢哭了好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究竟是滑完剩下的五十米还是活下去?站在天平两端的我曾有过踌躇,也曾经迷茫,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活下去。(这还需要考虑吗!而且哪有那么严重!)四十分钟之后,离起点10米的姨妈姨夫终于双双在我们的帮助下站了起来,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最终战绩是除了大卫和主席连滚带爬完成了新手教程之外,其余三人统统出局……

多么难忘的滑雪,多么有趣的一天啊!(不要模仿小学生日记!)

P.S.总觉得有人一直在吐槽我的日志,见鬼!(你是人格分裂吗!)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