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记

早早就在群里计划的下一个出游计划了,然后因为小宇放假就敲定了周末去温岭。其实主要是看中了那个洞下海滨浴场啦,虽然自己家门口就有洞头、南麂,但是基本上可以说是从没去过(洞头是很小的时候去的)……所以,口水!

神秘的黑衣女

路桥下了车,看见了小宇和小米,然后说仔和大猪马上就到了,于是在门口盯着进站的大巴,望眼欲穿。好不容易锁定了他们的大巴,三人在入口附近冲着大巴一阵狂招手,猛然瞥见一黑衣女在窗口也对我们狂招手,嗯,一定是仔没错,小宇还说,仔今天怎么披头散发的……等车停稳,我们找啊找啊找那个黑衣女,结果冷不防前面来了个红衣女,一看,好像是仔的样子……呃……说起刚刚的招手,仔居然说压根就没有看见我们……那么……那个黑衣女……

勾魂的番茄炒蛋

七点多开始吃晚饭,在排挡解决的。吃了什么菜都忘记了,只记得番茄炒蛋了……虽然我自称是番茄炒蛋小王子(拿泥?),但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更好吃的番茄炒蛋!那鸡蛋就像丝绸一般无微不至地深入到了喉咙,啊!那就是思念的味道啊!(满地打滚中,请自行绕道)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们点了第二盘番茄炒蛋,而为了把这样的美味全部卷入胃里,我又要了两碗饭……刚想吃第四碗,突然想到上次在长兴被那该死的猪大肠骗了七碗饭之后肚子HIGH了三天三夜,于是脸一黑咬咬牙强忍泪水说了句:「锅妻索洒马爹洗打……」

乱入的大姨妈

忘记怎么说起大姨妈的,结果把远在天边的阿噜扯了进来,猛地就听到了阿噜大姨妈失踪的消息,于是纷纷拨打阿噜家热线予以深切的慰问:「恭喜,请安心养胎……」电话那头,照样是阿噜振聋发聩的笑声……然后,就听说阿噜真的买了验孕棒,在阿噜的荸荠眼和验孕棒的对望之下,双方谁都没有退让,于是我们决定不再围观,撤回了房间。半夜,验孕棒终于做通了阿噜的思想工作,阿噜把尿尿浇在了验孕棒的身上,于是验孕棒露出了两条深深的伤痕……我们在半梦半醒中,在心中默默向阿噜送去深切的慰问:「恭喜,请安心养胎……」

蛤?!阿噜怀孕啦!!吾缩!!

清凉的硐中硐

其实那天十分炎热,为什么说清凉呢?因为前一天有一个陌生的裸女在我们房间里坐了一晚上,空调打得很低,大猪都感冒了,可是裸女还是一直坐着,以致我们第二天出门都觉得十分清凉……当然,硐中硐也是挺凉爽的。在转了N趟车之后,我们到了温岭的长屿硐天,发现人烟稀少……观夕硐还是挺好玩的,看见里面有个洞中游船,我们又忍不住遗弃了一张老毛,在一阵你追我赶之后,我们腰酸背疼地上了岸,心里纳闷着,到底是在干嘛……明明可以凉快下的,结果又搞得满头大汗……果然是躁动的季节啊……

咸湿的沙滩抗洪

下午就到了海滨浴场,发现刚到涨潮,S.H.E.们租了阳伞和椅子,我和大猪就按耐不住下水了。这个……根本不能游泳吧……这浪打浪的……哦对了,我和大猪也不会游泳的……除了泼水之外,还有什么好玩呢?突然发现附近一群人正在抗洪,于是我们也跑到了前线,迎接大浪的挑战……于是,每隔五秒,咸咸的海水就肆无忌惮的钻进了耳朵里,鼻子里,嘴巴里……好几次差点把我们整个人都掀翻,然后把两具BODY卷回大海的深处……我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模模糊糊的阳光正在晃动,光线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凉,边上,大猪也正在下沉……哦,原来,我们淹死了……当然,都说是差点了,所以刚刚说的是不可能发生的……最后,我和大猪在岸上洗了肮脏的沙子浴,被某人偷拍了艳照之后,决定继续抗洪……这次抗洪是升级版的,我们捉着向海中央延伸的绳子,往更深的地方走去,结果,大约只承受了五个浪,我们就成了浮尸,完全被大浪捏在手掌心把玩……太耻辱了……于是忿忿地走掉了……嗯,这就是尾声。

真正的尾声

带着一裤子一鞋子的沙子的海水回到了房间,一阵呼呼大睡之后,我们就准备回家了。又一次聚会结束了,蛋蛋的哀伤涌上心头……好吧,那么下一站,是哪里?


嘘……不雅咸湿前戏一张,高潮不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