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碎片

温暖的碎片

一、大院,草场,小巷子

那个时候刚刚搬进温大教师宿舍的大院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后门和温大校园之间隔着一片望也望不到边的野草地,在那里我们总是可以捉到各种各样的昆虫。大院的大门前是一条每到下大雨就会积满水的小巷,对面就是供我每天早餐的肉包铺子。小巷出来就是一座桥,跨着学院路边沿的一条臭得发黑的河,那时候正值填河修路,我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满路的淤泥,像黑色的山脊绵延着。再后来,这一条河就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很庆幸我的童年不像大部分的城市的独生子那样被关在一个个寂寞的公寓里。大院里都是与我年纪相仿的孩子,幼儿园,小学前半段,每一天,几乎都要在大院里和伙伴们疯玩,玩抢位子,玩“七里鸭”(就是累死抓鬼的游戏),玩拦猪,玩捉迷藏,玩木头人……直到天黑,老妈扯着喉咙在家门口喊啊喊啊,才依依不舍的回家了……

二、玩具,喽罗,幼儿园

小时候的我特别乖,两节5号干电池可以打发掉一个下午,一抽屉积木可以打发掉一天。但是就是没耐性,经常只是因为搭不好积木就大发雷霆,又哭又闹。而那个时候,老太太总是喜欢给我念童谣,用手帕扎小老鼠,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能够体会到她对孙辈那种特殊的情感……

一直会记得幼儿园里的小红花和好孩子袖套,以及吃饭前洗手时候老师从小容器里挤出来的肥皂液,一人接一点,感觉很像鼻涕,而且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时候在班里我的绰号叫小青蛙,和小乌龟形影不离,加上另外还有一个喽罗跟着我们,于是成了班里一股势力。其实那时候的小乌龟城府很深,还策划了偷偷撕掉某不爽人物的小红花。

小时候挺有人缘的,幼儿园拉帮结派,一二年级也有一伙喽罗跟着,每天放学护送我回家,后来转去艺校的时候他们还伤心了好一会儿……说起转学,那晚我哭的好凶啊,打死不同意,其实心里面也是很矛盾的,舍不得那个呆了两年的地方吧。原来那个时候的我就是那么恋旧的……

三、单车,演出,红白机

小时候接触的第一样交通工具应该就是自行车了,多少个来回,就这样坐在爸妈自行车后面的小藤椅里,看着两边熟悉的街道。有时候,看着看着就趴在背上睡着了。最喜欢坐老爸的车子,因为前面有个杠杠,可以坐在上面看前面的风景,而且那时候老爸还有一个袋鼠雨衣,比一般的雨衣大,正常的帽子的下面还有一个小帽子,于是下雨的时候我也可以一览前面的风景啦。有意思的是,老爸在遇到路上有坑的时候还会发出预警信号“Ong!Ong!”,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十分人性化……可能是因为一直有人接送的原因吧,自己快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才开始学骑自行车,那时候老爸每晚陪着在温大校园里练啊练的,从来没有想到过突然有一天,老爸放手之后的车子居然能够这样歪歪扭扭的前进了,那种感觉真是美妙啊!

转入艺校之后就开始和舞台结缘,声音不好,独唱轮不到我,但是总是被拉去二声部做主心骨;没学过跳舞,但是每次舞蹈组人手不够又肯定会把我拉去凑数……那时候的生活很丰富多彩,也渐渐和几个同学打成一片,平时也开始看看七龙珠,星矢,放假的时候也会和好友一起玩玩红白机的火焰之纹章啊,勇者斗恶龙啊,或者跑去游戏机房玩街霸,拳皇,打超任。

在晃晃荡荡,笑笑闹闹中,小学生活眨眼就过去了……

四、老妈的歌本和童年

小时候总是听老妈唱歌,她有一个黄色黑色交织的硬皮封,里面有爸妈手抄的或从报刊上剪下来的谱子和歌词,没事的时候老妈就喜欢给我哼哼。我记得其中有一首歌叫做《找童年》,歌词是这样的……

白头发的老阿婆,来到村外小河边
走一走,看一看,河东河西都寻遍
我问阿婆你找什么,她说她在寻童年
童年童年多么留恋,童年再也找不见

白头发的老阿公,来到村外小山前
走一走,看一看,山前山后都寻遍
我问阿公你找什么,他说他在寻童年
童年童年多么留恋,童年再也找不见

是啊,原来,童年就这样流走了。突然有一天,我吃惊的发现那个曾经是玩乐天堂的大院,已经变成了平常的过道,一切的一切都突然缩小了,突然变得拥挤不堪……

不过,那条记忆里的小巷还会在暖阳的午后,发出一阵阵拍打棉被的声音,慵懒的叫卖混合着闲谈声,散发出一股阳光发酵后的醇香味道……


♬-Hippolyta Hill by Falcom Sound Team JDK from Zwei!! OST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