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州拾遗

疫情进入第三年,去哪儿过年依然像是打游击。上海星了杭州星,杭州星了哪儿星?买完上海的高铁票之后,提前一周确认行程卡无法摘星,退票,撒手续费,买了去杭州的车票,结果27号杭州突然带星,继续退票,撒手续费,在最后两天买了去宁波的车票。往好了想,确实也是很久没有去宁波了,往差了想,真他妈的倒霉。

无论如何,一波三折的就是不在家吃年夜饭的春节旅程总算是慌慌张张成行了。

不过对于宁波,一个实在不知道去哪里好的城市,除了逛街之外,总算是非常努力地挑出了两个博物馆景点。物欲横流的同事也得陶冶一下情操不是吗?

天一阁博物馆,大学的时候跟排骨精去过一次,除了站在落叶里转圈圈的抓马瞬间,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去年出差宁波的时候又跟着大部队去了一次,有一种这地方我怎么可能来过的新鲜感,但是因为没有带相机又是跟陌生人逛的,所以也没有多大兴致。这次再次踏上宁波,不如重新认识一下天一阁吧。

天一阁藏书的主楼叫做「宝书楼」,建于1561至1566年,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私家藏书楼,最多时藏有书籍七万卷。七万卷,七万卷,这个数字简直是……完全没有什么概念,总之应该就是,很多的意思吧。除了「宝书楼」之外,天一阁博物馆还并入了周边一系列建筑群,包括闻家祠堂、秦氏支祠、陈氏宗祠等部分。其中秦氏支祠和宝书楼一样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带有戏台的民国建筑群,虽然不算古老,但随处可见的非遗技艺「朱金木雕」也算是蛮有当地传统工艺特色的,尤其是戏台的鹅罗顶藻井,有一种令人眼花缭乱晕头转向的华丽美。

另一个博物馆就是位于鄞州区的宁波博物馆了,这个新建的博物馆2008年开馆,已经超出了我对宁波的认知时间轴。距离本体还有好几百米,我妈就问我,这个建筑是王澍设计的吧。我妈还知道王澍,多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作为王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代表作,宁波博物馆以瓦爿墙作为外墙墙面装饰,远看是混凝土的凛冽现代感,凑近了又能嗅到一丝乡愁,无论是馆内馆外都很值得好好逛逛。据说甲方还曾吐槽过这个设计,认为在现代化的区域使用「宁波最落后的事物」建设博物馆不合适,甚至施工都一度中断。博物馆建完之后得到了市民的称赞,甲方又评价对于该建筑「从业界专家到深山里足不出户的老翁老媪直至各级行政领导都满意」……有没有很好笑。有。

除了市区之外,这次还抽空还去了一趟奉化区溪口镇四明山河谷的古村落——栖霞坑村。这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小村子游客可以说是非常少了,是一个冬日艳阳里散散步看看老破建筑(划掉破)的好地方。古村延筠溪两侧而建,建筑群以清末民初时期修建为主,其中最大的应该就是超显眼的洽成阊门(又称润庄),白墙黛瓦徽派风,显眼到沿溪而走就不可能错过,顺便进去感受一下大同小异的浙东统民居和精致的木雕。另外,栖霞坑村还有较多人文历史印记,比如「王羲之后裔」「唐诗之路」「民国志士」什么的。而建于1870年左右的洽成阊门据说就是民国志士王恩溥的故居,But I don’t know her,啊不,him。

整体来说,这个春节还是玩儿得蛮开心的,尽管年夜饭是山姆零食大荟萃。最后,祝各位虎年大吉吧!


天一阁博物馆一角


天一阁博物馆二角


天一阁博物馆里的秦氏支祠


秦氏支祠的里最大的看点之一就是宁波非物质文化遗产——朱金木雕


秦氏支祠戏台的鹅罗顶藻井也属于朱金木雕,是不是美晕了?


天一阁博物馆里东园里随处可见的石猫啊不石虎……据说收集于市郊(?)


又是一年梅花开,可惜没有闻花的知识


天一阁博物馆里的陈氏宗祠又称麻将起源地博物馆,据说是现代麻将发明人陈鱼门(字政钥)的家族宗祠。所以,这个算是个麻将碑?


宁波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河姆渡遗址出土的「牙雕鹰首」周边


奉化区溪口镇栖霞坑村的洽成阊门(润庄)的一个小石雕


洽成阊门的正面局部图


洽成阊门应该算是栖霞坑村最大的建筑群了,很难错过


栖霞坑村的其他建筑大多以木结构为主,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与我无瓜


彩蛋:非常不正经的虎年粘液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