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发

短发

家里挂着一张几个月大的照片,笑得眼睛弯成了线,那时候的我留着长长的自然卷,头上还顶着一朵大大的红杜鹃……老爸说那时候是冬天,怕我着凉,于是头发就没给我剪。至于那朵红杜鹃,纯粹只是照相馆的地上看见的点缀,有点丢人现眼……

从那以后我似乎就和“长发”绝缘……

小时候我的头是杨梅头,头发顺着头皮短短地一圈。每到它们长长了,老爸就会把我按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小梳子和推剪。我想,剪个杨梅头一定很方便,轻而易举就能把我的头变得滚圆滚圆。

后来一段时间,小学里流行过西瓜头,从后面远远一看,谁是谁根本难以分辨。依稀记得,自己也曾经顶着西瓜头度过一段时间,但是自从小学毕业,我的发型就基本没有什么改变。

我喜欢短发的干练,喜欢隔着短短的发梢抚摸头皮时“兹兹”的声线。记得在中学时代,由于当时的理发技术有限,而且没有那么多花哨的概念,所以短发一概以板刷为模板,更有甚者,还要理出棱角,乍一看,还真像俄罗斯方块……

而到了大学,短发更新换代成了碎发,理发用的主要工具也从以前的剪子变成了齿剪,这样的技术可以让短发跟上潮流的演变。当然,那个时候长发的款式早已成为主流,样式也经一换再换,让人眼花缭乱。可是我还是钟情短发,因为它让我觉得自然。

我喜欢我能让人家感到阳光灿烂,为此,我还得谢谢短发的陪伴!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短发”的2条评论

    1. 剃刀……现在都是自己理发……但用的是理发器……不是剃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