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烂和泡沫

上周在魔都看了两场演出,Stomp和Sam Smith巡演,钱包瞬间抄底,再加上喜迎降薪潮,只好咬牙出掉了断眉Charlie Puth的票,虽然心有不甘,但穷人哪有资格看什么live,况且现在的live大多安排在工作日,逃班花钱简直太奢侈,还是省省土,把钱花在刀刃上吧。

开胃菜是Stomp,一个来自腐国Brighton的打击乐和形体戏剧,常驻伦敦西区Ambassadors剧院和纽约外百老汇Orpheum剧院(今年1月退出伦敦西区),拿过英国的Olivier奖和美国的Obie奖以及Drama Desk奖。演出整体有点像Blue Man Group,只不过改成用拖把手推车塑料桶之类的破铜烂铁演奏,打击乐本身水平过硬,笑点蛮多,也有互动,算是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老少咸宜的表演秀。

重头戏呢,当然是Sam Smith的首次中国巡演了。实在是不太敢想骚姆竟然刚发完二专就能来,毕竟两张专辑都入选了香蕉赏,这么就来了未免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想多了),膨胀到连周二晚上的票都没眨一下眼就抢了。中午翘了班一个人到了上海,直奔梅奔中心刚好赶上入场,坐定之后还是激动得不行但是又没有其他人可以让我抒发,感觉骚姆出场我会脑溢血。

然后,骚姆就出场了,而我也并没有脑溢血。骚姆还是一如既往的骚,虽然我也没有在看他。唱Him的时候真的是把全场都掀翻了,骚姆的宣言,现场的彩虹旗,背景的彩虹灯,就像福音一样洒向全场,让人刹那觉得在上海看到这样一场演唱会简直是莫大的恩赐。毕竟跪久了,赏口饭都能感激涕零。

嗯,音乐是美好的,音乐所传达的信息也是美好的,生活,也还算是美好的,所以,好好活着,享受音乐,享受生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