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时间和踢屁屁

和佘家帮似乎也有两年没碰了,为了避免「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苟延残喘地敲定了聚会时间,穷凶极恶地把阿噜伐飞全都喊了来,仔还颐指气使地定下了「红绿配赛狗屁」的主题基调,吓得大家姨妈都展翅高飞了半米高,拿痰盂接了很久才接到喝回去。(……)

端午假期第一天下午,到达已经两年未曾临幸的宁波,心中荡漾起一层涟漪,充满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久违悸动,找到了粉红色的伐飞和黑色的阿噜……说好的「红绿配赛狗屁」呢!还让不让狗放屁了!(狗:???)算了衣服的事情先放一边,还是晚饭比较重要。虽然早已经忘记吃了些什么鬼,但是毕竟当天晚上迎来了佘家帮两年来最强阵容,除小宇宙之外全数到齐,颇有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猪小猪落玉盘」的阵仗。由于要赶去看《侏罗纪世界2》,大家如恶狗朴屎一般飞快地扫荡完了晚餐,然后坐在金灿灿得仿佛泰姬陵的墙边蛇鼠一窝地打嗝抠牙欢笑聊天,最后发现快要赶不上IMAX的片头倒计时才落荒而逃。就在只差两分钟的紧要关头,仔仔突发奇想说:「这么难得怎么可以不拍一张合照呢?」大家一想有理就互相击掌表示赞同,于是在左顾右盼乔了N多个Pose之后足足拍了三分钟之后,我们终于……错过了片头——一边是全片最震撼的倒计时数字飞过,一边是我们三人顾不得躲避台阶和座位这些障碍物宁愿跌倒在漆黑的影院里也要手忙脚乱戴上眼镜苟延残喘地试图看到最后几个数字……所以到底是为毛不看完了再拍照片呢?路过的王先生表示他也不知道。

这次的宁波之行主要内容在于所谓的「最美风车公路」,它位于奉化区与鄞州区交界处的白岩山。吹风小队兵分两路,我和伐飞被分在了「不知道为什么走起了国道结果还要翻山越岭」小组,在经过了无数个让人贴在玻璃上的发卡弯和一个看起来好像很漂亮但是根本没时间好好看的水库之后,好歹能看到几只风车在脑门前时不时闪现一下。其实所谓「最美风车公路」,就是风力发电站的风车加上破石子路加上零星几排黄色的大波斯菊和一堆路边摊以及一个冰激凌车,虽然没有被开发,但人潮涌动和摊贩叫卖的样子完全就和其他破败的景点如出一辙。不过,经历过大风大浪盛开出彩虹的我们根本不把脏乱差放在眼里,来吧!让我们躲开丧尸一般的人群,钻进茶园和草丛里,踩在破败的轮胎上,摆着不知所措的Pose,吃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薯片,唱起「噜噜仑仑仑」,寻找着那些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儿吧!哦对了,如果非要说一个白岩山的优点,那就是在停车场山坡附近的那个卤味路边摊,豆腐干满分!竹笋肉满分!看,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像极了圆滚滚的肚皮和蛋蛋!爆炸啦!Bong!

时间有余,我们回了一趟物也不太是人更加非的理工,把当时觉得大到根本不想走完的校园走了个遍,寻找一点点曾经存在过的蛛丝马迹。太阳虽然很大,但是游荡在树荫下还能感受到丝丝凉意,虽然被仔家小朋友逼着跑了好几圈操场,做了十几个引体向上……训狗师你好,训狗师再见!想起来在好几年前,我们和小宇宙在曾经回到学校图书馆装了一回逼,这次也忍不住在大厅甘之如饴地读完了几套世界名著,瞬间觉得大腹便便一种呼之欲出的便意……果然不适合看太多书。当然我们来图书馆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看书,而是对着教学楼顶的时钟给阿噜烧去啊不捎去节日的祝福。什么节日呢?当然是「时间节」啦!阿噜!看!时间!(???)

夜晚,Rio和橙汁摩擦着彼此,旋转在大力神杯里。当然,除了足球和酒精,夏日的夜晚怎么能够少了最爱的……手工劳动呢?突发奇想买来的两叠纸膜,我和仔愣是花掉了一个春晚的时间,压报废了两根颈椎和腰椎,挥洒着刻刀、剪刀和浇水含辛茹苦地拼搭出了两只美丽的头套,嗯,这样就没有人认出我们美丽的脸庞了!无论是在乡间茅房、竹林小道还是大妈洗衣服的淙淙溪流边,不论我们如何张牙舞爪拳打脚踢枪炮齐鸣马革裹尸,我们美丽的头套永远能够让我们保持……窒息!尼玛这头套透气性也太差了点吧,每一口呼吸肺泡都像是80岁的老太太在用力嘬巧克力花生豆一般歇斯底里!到底为什么要花四个小时口吐白沫做这种东西折磨自己!苍天啊这是为什么!白鹭啊这是为什么!宇宙啊这是为什么!

鬼知道,谁叫我们是佘家帮呢!再!见!


虽然能看到连绵的风车,但这是我们能找到最美的一个角度……


(点击放大)蹲在草丛里仿佛随时想要拉屎的我们。


(点击放大)公路边很想吃后面的冰激凌但是因为要拍照所以只能先忍着一边流口水一边在想特么拍快一点的我们。


(点击放大)乡间的茅房飘扬着一股屎味儿,但是这美丽的头套让我们连呼吸都很困难更别提闻到什么味道了实在太棒。


(点击放大)发现了竹林,两只熊可怎么分赃呢只能干掉对方独吞了。(但是熊特么的不吃竹子吧!)

Bonus:还有两张熊猫仔为了吃独食暗杀熊猴纸的作案瞬间被详细地记录成了动图看她以后还怎么抵赖,你说是吧小宇宙。下面两张动图点开就能看哦!
动图一
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