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和青灯

疫情之后,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看看这个出生、成长并生活着的城市。每个地方总有一些原风景,静谧地躺了数十年,只待人发现。社交媒体的出现,也让更多人愿意去发掘身边的美。无论是否算是跟风打卡,有些地方都值得一去。

天河水库,是瓯海区大罗山众多水库中最大的一座,也是不少登山爱好者常常提及的风景。这次专门来到这里,是因为年轻人已经把这里称为「温州小西北」了,作为一个去年刚刚去过大西北的人来说,这个名词有点惹到我了:如果真的在家门口就有个小西北,我还何必跑那么老远呢!(并不是……)

小城市的景点就如果这个城市一样,杂乱无章。没有任何指示的停车场遍地黄沙,沿路铺满了如钉子般尖锐的小石块,让你的车子无时无刻不在爆胎的边缘大鹏展翅。好不容易把车停好,爬了一段山路,结果却发现根本不是通往水库的路,于是又飞奔回来,靠在车边一步都还没走就已经喘成了狗。其实水库就在不远处,不用爬坡就能看到,只是因为旱情严重,原本插在水底的禁止游泳警告牌如今高耸地立在一大片黄沙之上,让人看得莫名其妙,蛤?游泳?在哪里游泳?

远远望去,远方似乎有一块蓝色的水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成色倒是不错。在沙地里走了很久,才渐渐有了水库的样子,那时才恍然反应过来,莫不是因为水库干涸才被称为「温州小西北」的?这应该是西北遭受到最大的一次羞辱……期待丰水期摇身变成「温州小三峡」(三峡瑟瑟发抖)……

绕着水库走了半圈,风景确实不错,但是因为年纪太大时间不够和阳光太晒,于是放弃了爬山的企图,两个小时就结束了「温州小西北」之旅……算了,真的,就好好宣传天河水库吧,不要傍西北了,毫无可比性,跟说是「温州小南极」也没什么区别的……

从天河水库下来,第二站是同样位于瓯海区的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这里的展品全部来自温州各县市区的乡村古迹,是馆长在各类拆迁中或买或捡抢救出来的各种石条石块和砖石瓦砾,历史能追溯到明清甚至更早,而博物馆的建筑本身也是由这些全市各地的石头砌成,算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文化地标了。(媒体报道

博物馆很小,就算细细看也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是装修和陈列都很有艺术品位,说实话,不像是一个地级市的场馆。从博物馆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这座被钢筋水泥挤到了温瑞塘河边的小小博物馆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夕阳余晖里,带着这座城市的记忆和温度沉沉坠入夜晚。

发图时间:


天河水库停车场附近的空地上种了很多针松(?)


水库边随处可以看到山鸡椒(?)


在水库边的山上有蛮多奇怪的石头,这个我决定命名「👍按赞石」了


在天河水库中间有一道水闸将水库分为东西两片,水闸附近水草丰茂,还挺好看的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这片黄沙地原本是水库的底,如今全都露出来了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的馆藏,虽然展品不算特别,但都是来自温州各县市区,就突然亲切了起来


博物馆后门门沿上方的石头装饰


从后门往院子里看,还是挺美的


博物馆前门不远处还有一处被保护起来的破楼,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馆藏的一部分?


最后是一张意味不明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困鬼夜行抄

在佘家帮的群里,早早地就开始讨论今年的万圣节活动,结果临到近了却还是只有仔仔和我响应。为了保住今年唯一的聚会,仔仔只好叫来了同事小熊滥竽充数,好歹总算是顺利成行。

下午,我们拉着行李箱(主要是他们)顶着烈日如没头苍蝇四处乱窜,在西湖边的民宿里煞有介事地浓妆艳抹,跟疯狗如我也只好意思意思,化了一个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打了两拳美其名曰烟熏妆的困死鬼

太阳下山,我们带着一脸乌漆抹黑的妆容一头扎进了杭州乐园百鬼夜行的队伍中。说好的不过洋节呢?大门一开,各路妖魔鬼怪鱼贯而入,虽然取了个「国潮」的名字,里面全是中国的建筑中国的鬼,但还不是个洋节么,怎么不在中元节搞活动……

总之呢,整个杭州乐园里面真的就是百鬼夜行,摩肩接踵的也只能行了,逛一逛拍拍照,也就当是过节了,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难吃到哕出一顿油的炒面之后等到了晚上的重头演出「妖王娶亲」,结果里三层外三层根本连半个鬼都看不见,只知道小熊在外面单打独斗调戏一个鬼工作人员结果好几次被报复式吓到尿流成河……(也不至于……)

哈……困鬼表示夜行了好几个小时太困了,剩下的就看图说话吧……今天的日志jiux zzzZZZzzzZZZ


杭州乐园门口的双重意义上的可怕鬼头(?)


戴着看起来总像是什么SM道具的兵马俑……


梦幻的骷髅南瓜马车花园


困死鬼通缉中……


拍照的道具倒是很多……


第二天去了杭州新坐标「天目里」,红叶开始上色了,还挺美


游牧画廊的展览,白日美人……嗯,听着怪怪的……


这位应该不是美人……好吧不能这么说,他应该也是美人……


就看起来不是很有活力的一组画……


茑屋书店人满为患,下次再去好了,这次就在门口打个卡……


天目里的店说实话还是一般,滴咖啡不沾的人舍命陪君子在%Arabica点了一杯不含咖啡因的抹茶拿铁……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当孱弱贫瘠,难得有个成功举办的书展就仿佛沛雨甘霖让人趋之若鹜,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两个。(对,就是标题里那两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ABC书展其实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时间写日志,干脆就合在这一篇里一块儿说了吧。根据以往几次经历,ABC书展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不过这次还是买了一堆东西,怀疑是因为和Unfold书展对比了一下,毕竟Unfold的场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续了去年的M50场馆,因为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去得比较早,所以几乎不用排队,逛得也相对更加惬意。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本应该来的作者都没有办法亲自前来签售限定本,只是请了志愿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说起独立书展,这两天的一则新闻也比较让人关注,那就是南京艺术书展(NAFB)上出现了文化执法人员没收书籍的事件,虽然后来官方表示:被暂扣的摄影画册,经有关部门检查后已返还给当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但是相关新闻出现时一些人转发抱怨却被一堆包括参会者在内的人群起而攻之,认为是在给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执法人员……先不说艺术书展、独立书展到底是什么性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带本身还真是经不起推敲。那这样吧,其实不需要文化执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审查,阉割线提高一些,还请执法人员放心……


ABC书展的桂林公园摊位


ABC书展海报墙


ABC书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东西的摊位,比如这一区的周边……


和ABC书展海报墙的合影


Unfold书展


Unfold书展一角


又是Unfold书展一角


还是Unfold书展一角


Unfold书展分散在M50的四个场馆,相比ABC,舒适度会更好一些


ABC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Unfold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