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鬼夜行抄

在佘家帮的群里,早早地就开始讨论今年的万圣节活动,结果临到近了却还是只有仔仔和我响应。为了保住今年唯一的聚会,仔仔只好叫来了同事小熊滥竽充数,好歹总算是顺利成行。

下午,我们拉着行李箱(主要是他们)顶着烈日如没头苍蝇四处乱窜,在西湖边的民宿里煞有介事地浓妆艳抹,跟疯狗如我也只好意思意思,化了一个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打了两拳美其名曰烟熏妆的困死鬼

太阳下山,我们带着一脸乌漆抹黑的妆容一头扎进了杭州乐园百鬼夜行的队伍中。说好的不过洋节呢?大门一开,各路妖魔鬼怪鱼贯而入,虽然取了个「国潮」的名字,里面全是中国的建筑中国的鬼,但还不是个洋节么,怎么不在中元节搞活动……

总之呢,整个杭州乐园里面真的就是百鬼夜行,摩肩接踵的也只能行了,逛一逛拍拍照,也就当是过节了,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难吃到哕出一顿油的炒面之后等到了晚上的重头演出「妖王娶亲」,结果里三层外三层根本连半个鬼都看不见,只知道小熊在外面单打独斗调戏一个鬼工作人员结果好几次被报复式吓到尿流成河……(也不至于……)

哈……困鬼表示夜行了好几个小时太困了,剩下的就看图说话吧……今天的日志jiux zzzZZZzzzZZZ


杭州乐园门口的双重意义上的可怕鬼头(?)


戴着看起来总像是什么SM道具的兵马俑……


梦幻的骷髅南瓜马车花园


困死鬼通缉中……


拍照的道具倒是很多……


第二天去了杭州新坐标「天目里」,红叶开始上色了,还挺美


游牧画廊的展览,白日美人……嗯,听着怪怪的……


这位应该不是美人……好吧不能这么说,他应该也是美人……


就看起来不是很有活力的一组画……


茑屋书店人满为患,下次再去好了,这次就在门口打个卡……


天目里的店说实话还是一般,滴咖啡不沾的人舍命陪君子在%Arabica点了一杯不含咖啡因的抹茶拿铁……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当孱弱贫瘠,难得有个成功举办的书展就仿佛沛雨甘霖让人趋之若鹜,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两个。(对,就是标题里那两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ABC书展其实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时间写日志,干脆就合在这一篇里一块儿说了吧。根据以往几次经历,ABC书展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不过这次还是买了一堆东西,怀疑是因为和Unfold书展对比了一下,毕竟Unfold的场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续了去年的M50场馆,因为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去得比较早,所以几乎不用排队,逛得也相对更加惬意。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本应该来的作者都没有办法亲自前来签售限定本,只是请了志愿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说起独立书展,这两天的一则新闻也比较让人关注,那就是南京艺术书展(NAFB)上出现了文化执法人员没收书籍的事件,虽然后来官方表示:被暂扣的摄影画册,经有关部门检查后已返还给当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但是相关新闻出现时一些人转发抱怨却被一堆包括参会者在内的人群起而攻之,认为是在给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执法人员……先不说艺术书展、独立书展到底是什么性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带本身还真是经不起推敲。那这样吧,其实不需要文化执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审查,阉割线提高一些,还请执法人员放心……


ABC书展的桂林公园摊位


ABC书展海报墙


ABC书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东西的摊位,比如这一区的周边……


和ABC书展海报墙的合影


Unfold书展


Unfold书展一角


又是Unfold书展一角


还是Unfold书展一角


Unfold书展分散在M50的四个场馆,相比ABC,舒适度会更好一些


ABC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Unfold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海风和山石的青岛二周目

虽然二少同学一直对青岛念念不忘,但十分怀疑他可能只是喜欢大海,海风吹,海浪涌,随他飘流四方。于是,叫嚷了那么久,我们终于凑齐了大肛和巫婆儿(这俩其实不用凑),迎来了青岛的二刷。

疫情之下的青岛游客明显比之前少了,即便正值蟹膏肥美的时节。第一天晚上,大肛说要带我们去热闹的中山路一带逛逛,结果八点多路上就跟生化危机一样。两边的店铺全部大门紧锁,路灯昏暗,哪怕偶尔有匆匆过客快步走过,也跟热闹二字相去甚远。

上一次的青岛之行去了市中心的海水浴场以及八大关和馆陶路,这一次就打算去稍微远一些的石老人海水浴场。假日的下午,这一大片海滩却见不到几个人影,只有在没有太阳的秋日下,追逐着浪花的清风,时不时吹过脸颊,竟然没有臭鱼烂虾拂面的咸腥黏腻,反而清凉舒爽。沿着海岸一路向西南走去,经过了荒废的青岛规划展示中心和让二少搔首弄姿的雕塑馆。华灯初上,海浪拍打着无人的堤岸,海面上星星点点,能让人驻足很久。

崂山是这次在软磨硬泡下促成的行程,代价是供奉吃不完的藤椒瓜子。虽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也不见得很能传的秃山,但崂山的仰口游览区爬起来还真是没那么轻松,以至于在快到山顶时大家都压抑不住放飞自我开始拍起了大妈丝巾照……说起崂山,其实最早的念头在于我看到了某一张华严寺的山门,很像是东南亚的风格,感觉很有特色。后来查了一下,就……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既然来都来了,所以在返程之前,还是抽空去了一趟华严寺。

傍晚前的华严寺比想象中更加幽静,连竹林密布的小径深处传来的狗吠声都让人觉得心平气和。来到塔院附近,几个僧人在放生池喂鱼,巫婆要了一点,大家就这样围着看着,直到错过了华严寺的开放时间……嘛,也无所谓了,这一段路足以让人心旷神怡了,可能我终究还是喜欢安静的地方吧……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静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动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合影,正常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合影,不正常


华严寺门口,法显大师取经回国登陆崂山纪念铜像


华严寺山门顶部的铸铜莲花


华严寺塔院,边上就是放生池


华严寺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 5 6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