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司机的鸭子保龄球

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几趟杭州桐庐,之后就一直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在佘家帮的群里也安利了好多次。这次终于忽悠啊不凑齐了团员,第一次以旅游的心情再次来到了这里。当然,前一天晚上,小米和仔仔在杭州东站里迷路半个多小时我都千山万水买完阿莫西林回来了他俩还在懵圈以至于险些错过《速激9》看完后还买到了史上最难吃甚至有些发苦的哈密瓜西瓜什么的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周六早上,我们三人在东站吃完了无人问津半自助又贵又难吃的早餐之后,吭哧吭哧从杭州东站抵达桐庐站,拉到小宇宙,再吭哧吭哧去办理了租车手续,再吭哧吭哧去车站接到了老顾,终于完成了小分队的合体。刚放下行李,顶着两只黑眼圈的老顾就抢走了驾驶位实在有些感人,虽然他只是意思一下说了一声我来开吧,我就立马说好的……结果不出意料的,老顾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冲着某村子里的一群正在过路完全不看车的鸭子撞了过去,虽然我已经提前100米花容失色,但老顾依然面不改色如同一个胸有成竹的全垒打一般洋溢着镇定和自信的微笑冲了过去,白色的鸭群就像保龄球四散开来,从后视镜可以看到一只鸭子在地上扑腾。这时,老顾才停下车来,不过根据鸭群的带队村民不急不慢的神态,鸭子应该没有大碍,毕竟车速也不快,而村民也并没有伸手招呼我们的动作,于是我们商量了五秒钟,决定一走了之,大不了晚上少吃一只鸭子。

在一身冷汗之后,老顾的黑眼圈明显又深了一个色号,但作为御用驾驶员,他还是将我们送到了桐庐行第一站、郑首席强推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江南镇深澳村。进村的第一眼还是有点让人大傻眼,这个大池塘也太大太丑了吧!这是有多大的脸,不能拉脬尿还必须要挖那么大个池塘才能照得全吗?还好越往里走味越对,毕竟存有100多幢明清时期的古建筑,属于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传统古村落。村子里面纵深交错,游客也不算太多,甚至以百匠为噱头的骗钱老街都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店家倒是很佛系地爱答不理,当然很可能是看出了我们只看不买话多钱少的穷酸样……慢悠悠逛了个大概,回到村口吃了一顿午饭,深澳村算是去过了,check。

午饭后,顶着升糖后排山倒海般袭来的困意,黑眼圈持续level up的老顾开着山路,将我们送抵位于富春江镇蟹坑口村深坑的民宿。放下行李,上个厕所,稍事休息(while老顾加班)之后,日光渐微,我们开始从深坑沿着上山的小路向青龙坞走去,那里有一家之前踩点过的言几又胶囊书店,空间立体,阶梯交错,兼具书店和胶囊旅馆,挺有意思,蛮适合装逼拍照打卡的。同时,它也仅限于拍照打卡,书店和胶囊本身都平淡无奇,除了团建之外,也不太可能会在这里过夜。比起这家书店,沿途的青龙坞山路更值得走一走。看起来荒无人烟的沿路时不时就会出现一间民宿,或者挂着灯笼,或者摆着竹椅,几盆闷骚绿植相互簇拥,却无不透露出一股幽静。

就这样,我们从哺时走到黄昏。日光褪去,视线暗淡,只能凭着沿路民宿的点点灯火照亮归途。突然,夜幕下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这就是山中的虫鸣蛙叫吗?大家竖起耳朵再仔细一听,哦,原来是我们的辘辘饥肠……

第二天,不知是不是因为鸭子控诉,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富春江水位上升,导致原本打算要去的垂云通天河和天使之翼临时封闭。在售票处干等了一会儿之后,雨完全没有消停的迹象,于是我们只好找了一个确认开园的景点——红灯笼外婆家,结果一车人都掉坑里了。哦,不是说老顾的车技有问题,而是踩雷的意思。对,第二天还是老顾开车。

开到景区大门口,我们就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偌大一个停车场里,只有我们一辆车。看到我们走向大门,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一个管理人员,嘿嘿嘿笑着收了钱,任凭鸡皮疙瘩在我们中间击鼓传花了五分钟之久。走了富春江边的好长一段山路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废弃的售票处和检票口,还好没有遭遇二次收费这种事情,但是检票口边上摆着哈哈镜这种奇怪的配置也很毛骨悚然。

接着,就到了红灯笼外婆家的核心景区——一个完完全全的人造建筑群:几幢徽派建筑风格的楼房,一架大水车,水渠和石板路,看起来就像一个微型的古镇商业街或人文公园之类的地方。偶尔可以看见一两个商铺开着门,生无可恋的老板在叫卖一些看起来仿佛十年前出炉的阴间小吃,而更多的店铺就这样大门敞开,里面只有货架和桌椅却没有任何商品和活人。大家撑着伞瑟瑟发抖地逛了一圈纷纷觉得尿急得不行,于是公厕就突然成了这里最有人气的地方。大家坐了一会儿面面相觑,决定逃离这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

哦对了,红灯笼外婆家景点虽然负分,但是附近的大娘舅饭店要特别推荐一下。说是附近,其实是直线距离,从景区过来还得再绕一座山,但还是值得的。记得要点桐庐的特色小吃——酒酿馒头夹红烧肉。

下午,雨慢慢停了,可是也来不及再刷天使之翼了。在车站,我提议下次再来一次,把天使之翼刷完,结果无人响应……好吧,这就是我们的桐庐之旅了,差了那么点意思,留了那么些遗憾。

就像人生不是吗?(滚蛋!)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混凝土的游戏

趁着去苏州之前,去魔都逛了两个展,一个是刚刚开幕的安藤忠雄展「挑战」,另一个是某人非要看的游戏展「游戏的人」。安藤忠雄展仅是上海就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是明珠美术馆的「引领」(日志在此),不过相比起来,这次在复星艺术中心的个展相对来说更加全面和完整,算是安藤忠雄集大成的总览,可以说看完这个展,跟他有关的任何东西就可以不用再看了(不是)……至于展厅里复刻(得不咋样)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嘛,真的就……尤其是水之教堂……嗯……何必呢……

游戏展也是一个挺无聊的坑,摆一堆盗版街机就不说了,还在大厅放了偌大一个海洋球区域是想要干嘛?营造一种脚臭的游戏氛围?……好吧,也就只能拍拍照了。


安藤忠雄展里几乎他所有设计的建筑都展出了微缩模型、照片、影像、概念图和文字材料等


即便是正在施工的作品也都涵盖无遗


三楼展厅入口,也是安藤忠雄标志性的混凝土


「游戏的人」某一展区,复古PC游戏试玩,加了四面大玻璃和霓虹灯就不像网吧了嗯


「游戏的人」入口的错位拼字其实还是挺有创意的


FC游戏试玩,支持双打。没错游戏机是小霸王,卡带是N合1的盗版卡带……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虎哮梅飞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来到,梅飞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里找,爬了两遍才看着……嗯,一首无聊的打油诗揭开了这篇日志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这么多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只好和老妈再去省城转转。

虽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总还是能找到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西湖西边的群山,明明占据了西湖风景区七成以上的面积,但是却仿佛后宫独守空床100年的嫔妃无人问津。即便是春节假期,游客也永远之只想着如何把断桥踩塌。从虎跑路北上的时候还被超长的车队紧张了一下,难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机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结果下了车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动物园看动物的……大过节的,为什么要和动物过不去?

进入虎跑公园,人声就消失了。虎跑径两侧的水杉参天入溪,一层一层过滤掉外界的纷扰,让人一步一步进入梦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队打泉水的大爷大妈和跟风群众才让这个景区突然有了一丝世俗的气氛。正所谓「道人不惜阶前水,借与匏樽自在尝」(苏轼),在这里,你是可以触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续的传统的,哪怕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来有些荒谬,和「匏樽」差远了。打听了一下,现在开始排队距离打到泉水至少要一个小时。突然感觉,时间在这些大爷大妈的世界里似乎是凝固的,亦或,这是他们对抗时间的一种方式吧:可恶的时间哟,我为什么非要追着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说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边打水的胜景,虎跑泉本身就显得有些可怜了,被喧宾夺主之后落寞躺在一处建筑里的玻璃井下,纵使「虎跑泉」几个苍劲有力而濒临腐烂的题字也没办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来,实在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倒也不至于)。

剩下的时间被更西侧的两个景点云栖竹径和九溪烟树瓜分,期间还下了一场午后雷阵雨,让人怀疑现在究竟是春节还是盛夏。相对来说,这两个地方就没有虎跑公园让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着墨过多了,虽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结果发现车流全部是开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简单粗暴的梅花。本来想着无聊的人不会太多,但结果还是被震慑到了。好在超山够大,如果只是单纯想拍梅花的话,随便找一个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称为江南三大探梅胜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国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这两颗古梅都在那里附近。但是当天实在是游客太多,光是进景区就排了十分钟队,实在对于密集人类恐惧症患者来说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会儿就被劝退了。

嘛,直接上图吧。


虎跑公园韩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后山上的石雕「梦虎」,后面躺着的是性空法师。话说前面好像忘记说虎跑泉的来历了。有一日性空法师在梦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岳衡山有童子泉,当遣二虎移来。第二天果然看见两只老虎刨地作穴,结果真有泉水涌出。虎跑梦泉由此得名。(来源


虎跑径和路边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边,也无人打扰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铺天盖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点缀在绿色之间


继续是铺天盖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