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水乡,雕像和芦苇荡

时隔五年,终于又一次在上海过年了。

除了打卡了之前爆满没有排到的阿嫲手作和新开的Arket,选择了四季民福作为年夜饭大排三小时队吃完赶回去还没到春晚开场之外,这次的上海之行还去了远郊的金山区和崇明区呼吸新春新空气。

金山区最重要的景区就是枫泾古镇了,虽然此前曾有过过年去上海周边古镇(朱家角)被人潮夹着进去夹着出来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吃到,但这次还是抱着去试试看的心态选择了古镇,倒也不是说枫泾古镇有多么值得一去,反正上海市内也实在找不到其他可以去的地方了,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枫泾古镇非常宽敞,尽管游客络绎不绝地挤在枫泾三桥和边上的美食长廊,但也不至于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想坐下来拍拍照歇歇脚吃点东西也是完全没有问题。至于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好像也没有,诸如此类的江南水乡要论排名也排不到枫泾古镇,走过路过可以顺道去看看,吃个丁蹄肉粽什么的倒也不错……

枫泾古镇边上还有一个中洪村也可以一并去看看,同样属于枫泾镇。中洪村主打「金山农民画」,曾在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红极一时,最近又被当地打造成了「中国农民画村」,入驻了全国其他地区的农民画家工作室。不过因为春节,外地的画家应该是都回家过年了,只剩本地寥寥无几的画家工作室还开门待客。虽然金山农民画这几个字听着有些寒碜,不过说实话还是很值得一看的,看似儿童画的画法,而配色和构图又有一定的美感,至少不是春晚的基调,这就已经让人十分欣喜了,买几幅小的挂墙上也能算是一种另类波普风吧(认真脸)。

离开金山区,一路往东北就抵达了崇明区。毕竟路途遥远,抵达东滩湿地公园的时候也差不多已近中午。尽管阳光明媚,但依然抵不住凛冽的海风刮得人眼泪鼻涕一条条。整个湿地公园面积很大,没过多久游客就四散到了看不见的地方,以至于很长时间放眼望去整个公园也只有我跟我妈两人而已。由于这个季节已经过了芦苇荡最漂亮的时间,导致景致不符我妈这个芦苇荡狂魔的期待和预期,于是我们逛了两小时就准备打道回府。

回程的时候又找了两个可以顺便一去的地方,竖新镇前哨村和堡镇东一号丁坝。前者在几年前曾被打造成艺术中心,但是现在早已荒芜人烟,主体建筑里还能看到两年前艺术展的残骸,虽然展品大多已经撤走,但是墙上依然贴着海报,室内还有一堆堆建筑垃圾,感觉是没钱支付清拆卸费用导致垃圾一直搁置到了现在。目前,艺术中心不远处还有一个巨型的娃娃头雪糕吸引不少人来打卡,多少有点意味不明,这玩意儿之前好像在TX淮海出现过,复星国际中心也出现过,也不知道是同一根还是高仿,总之感觉可复制性也很高,完全没兴趣拍照。反倒是边上徐震的作品《欧洲千手古典雕塑》更值得一看,此前因为疫情错过了龙美的个展,没想到意外在崇明岛看到了,虽然杂草荒芜,走近一点还得披荆斩棘,但是雕塑的局部细节真的值得把玩(不是,请勿触摸)……堡镇东一号丁坝,选择这里当然不是因为某青春悲伤文学改编影视作品的拍摄地,而是要在附近找一个看夕阳的地方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虽然夕阳落下的方向是隐约可见的工厂大烟囱,但是丁坝本身的景色还是不错,就是人稍微多了点而已……

那么,这一次的春节旅游就结束了,不知道明年又会在哪里过年呢……嗯……可能还是上海?


枫泾古镇枫泾三桥(清风桥、竹行桥、北丰桥)的石碑附近似乎长年都有这艘鸬鹚渔船,感觉每个人的游记里都能看到他们……


在竹行桥边上的一家肉粽店吃了蛋黄肉粽,很美味,然后顺便拍了一下后面的鸬鹚渔船和北丰桥


中洪村,姚喜平和龚勤芳夫妇的工作室里摆了很多金山农民画,最后只买了十来个冰箱贴回来送同事……


崇明岛东滩湿地公园的芦苇和鸟


公园里是大片大片的人工湖和人工湿地,风景只能说还可以吧


前哨村艺术中心附近,出自徐震的《欧洲千手古典雕塑》,真的还满震撼的


雕像的细节也真的很值得细细品尝(?请勿触摸)……


堡镇东一号丁坝,比起丁坝本身,这里的芦苇更漂亮


好吧,我也要变成芦苇狂魔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