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北补完计划二章——朔州和忻州

一、崇福寺

朔州市元代之前的古建仅有三处,除了上次去过的应县木塔和净土寺之外,就是市区的崇福寺了,上一次的山西之行因为搞错地点而错过,这次又因为周一关门而跑了两趟才最终踏进山门。崇福寺主要看两座现存的金代殿宇,观音殿(1115-1234年,具体年代待考)和弥陀殿(1143年,金皇统叁年),其中弥陀殿的匾额、塑像、壁画、雕花门窗和脊饰琉璃都是金代原物,被誉为「金代五绝」,其中匾额更是全国现存最大的金代匾额。

寺院整体不算很大,但是弥陀殿的雕花门窗却迷人双目,褪色的红漆不知是何年何月修补而上,如同时光的年轮一层一层剥落,难以窥见的缝隙,隐藏着数百年前尚未腐朽的基因,散发着历久弥新的沉香,仿佛静止了时间,静止了风。


崇福寺观音殿,现存木构为金代遗构(1115-1234年,具体年代待考),殿内存有明代彩塑


崇福寺弥陀殿,现存木构为金代遗构(1143年,金皇统叁年),殿内存有金代壁画和金代彩塑,该匾额为全国现存最大的金代匾额


崇福寺弥陀殿隔扇门花纹,金代原物


崇福寺弥陀殿正脊鸱吻,金代原物


崇福寺正脊脊饰和脊刹,均为金代原物

二、延庆寺和南禅寺

忻州市是山西之行的重点城市,尤其是五台县,国宝级的南禅寺和佛光寺都在这里。五台县现存元代之前的古建共有三处,包括金代的延庆寺大殿(1115-1234年,具体年代待考)和佛光寺文殊殿(1137年,金天会十五年),唐代的佛光寺东大殿(857年,唐大中十一年)和南禅寺大殿(782年,唐建中三年),其中延庆寺和南禅寺相距较近。

根据网友最近的游记,延庆寺并不欢迎访客,但是进门之后,管理员只是拿出表格登记了一下就放行了。延庆寺占地较大,鲜有参天绿树,除去空地和新修的殿宇,现存的古建只有大殿,且不得入内。大殿木构为金代遗构,檐柱柱头上还有清代添配的兽头,在此行中并不多见。

南禅寺大殿是全国现存最早的木构建筑,尽管占地不大,保存得也不算完好,甚至佛像文物在当代都数度被盗,但扑面而来的唐风气息却没有削减半分。安静地踱步期间,感观沉浸在蔓延的古朴芬芳之中并得以迅速放大,日光蒸腾着皮肤,也蒸腾着大殿的每一寸木构,散发出难以捕捉的香气。

寺内比想象中局促很多,前院是一排民居建筑,能看到洗晒的生活痕迹,门前种了些花花草草,几只狗慵懒地躺在地面,它们是否也能感受到时光的流逝?


延庆寺大殿,现存木构为金代遗构(1115-1234年,具体年代待考)


南禅寺门口的文保碑,落款也是很有年代感了……


南禅寺大殿,现存木构为唐代遗构(782年,唐建中三年),斗拱上能看得见岁月的痕迹


打卡南禅寺大殿全景

三、佛光寺

佛光寺值得专门单拎出来,只因它过于别致和宏伟。山门处树影爬满高墙,凉风习习,迈入山门就是一块开阔的平台,左边就是金代遗构文殊殿。放眼望去,中轴线上并没有堆叠的殿宇,而是满眼绿树参天,画风别致,漫步其间,心旷神怡。第二层平台的主殿米勒阁毁于唐代灭佛运动(845年,唐会昌五年),如今是作为管理用房的民居。继续沿中轴线进入门洞,横亘在眼前的是一段十分陡峭的台阶,据称超过60度,拾级而上就可以到达第三层平台。随着不断登高,在视野中逐渐出现的东大殿开始展露全貌,竟感受到了一种排山倒海而来的气魄,面阔三十四米,最高处有十三米,斗拱硕大,出檐深远,这座我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唐代木构「中国第一国宝」就像穿越时空而来的BDO庞然巨物横亘在眼前,气势恢宏到仿佛能感受到能量气流从殿宇内喷薄而出,沁透心脾。

转了一圈,近距离贴近这座古老的殿宇,依然能感受到心脏急促的跳动,这是一种撞见历史的悸动,不由自主加快的脉拍。南侧的祖师塔更是北齐原物,是整座寺庙现存最古老的构建。唐代灭法运动时,始建于北魏的佛光寺所有木构都毁于一旦,熊熊火光之中佛法殿堂灰飞烟灭,只有祖师塔和周边几座墓塔幸存下来,熬过了历史的腥风血雨,伤痕累累却依然屹立。如今,这座砖塔也成为全国现存最早的祖师塔实例。


佛光寺东大殿,现存木构为唐代遗构(857年,唐大中十一年),殿内木构、壁画、书法和雕塑被称为「唐代四绝」,图为唐代原匾额和明代题字「佛光真容禅寺」


佛光寺东大殿正面斗拱,唐代原物


佛光寺东大殿殿前经幢,须弥座底,唐代原物


佛光寺祖师塔,现存塔身为北齐遗构(550-577年,具体年代待考)


佛光寺山门内的开阔平台和唐代经幢(877年,唐乾符四年),后方的二层及三层平台被树荫挡了个严严实实,倒显得有些神秘

四、原平普济桥

最后来个不一样的换换口味,看看桥。作为原平唯一的元代之前古建(1203年,金泰和三年),普济桥可以说存在得毫无痕迹,沿着乡郊村头的小路走几步就能看见,要不是路面分成车辇道和人行道,几乎和道路融为一体。虽然作为古建过于荒凉,但是作为一座桥梁,普济桥的风光却意外的好,两侧是几颗巨大的杨柳,远处乔木茂密,田野广袤,很难看到现代化的建筑。虽然普济桥在历代均有重修,但是金代桥体依旧坚固地躺在静谧时光中聆风听雨,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脚步,不知道上千年来的自然风景有着如何的变迁,但古桥美景的风光依然让人很想多驻足一会儿。


普济桥桥拱处的雕刻


普济桥桥面依然能够看到车辇道和人行道的分隔


普济桥全景打卡

五、尾声

忻州市其余几处元代之前古建整体较为分散,去了几处要么禁止入内,要么可以远观但不得进入殿宇,整体处于未开放参观的状态,所以并没有走完全部,不过看过佛光寺和南禅寺也就足矣。总的来说,忻州的两天行程只有心潮澎湃可以形容,尤其是亲眼看到1000多年前的木构依然屹立在眼前时候的那种时光的压迫感,你能看见时光的痕迹,也能感受到新鲜的空气,也许物是人非的极致,就是人与古建的相遇吧。晋中北补完计划的最后一站将去往晋中,继续感受山西古建的魅力。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