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北大逃亡一章——太原和忻州

十一长假去哪里玩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选择,翻一下全国疫情地图也只剩下山西、陕西、吉林、湖南、安徽、福建六个省没有风险。在这其中如果非要选一个很想去的地方,那么也只有山西了,一来山西也算是我的籍贯所在,二来山西古建之旅一直躺在旅行清单里,遥遥无期的疫情防控倒是促成了这次的旅途,当时觉得还算是冥冥之中的宿命,但谁又能想到,这一次的晋中北之旅却只能用一场大逃亡来形容。

一、太原市(晋祠)

由于时间比较赶,这次太原市区就选了一个最有名的景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晋祠。不知道是不是有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加buff,本来想随便打个卡就走的晋祠竟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抵达晋祠的时候已经三点,想着先去看看圣母殿吧,结果进门之后却迎来了漫长的跋涉,踏过绿地绕湖畔,穿过树林翻假山,一层一层的障碍让人似乎有些绝望,最后终于在十五分钟之后才来到了晋祠的核心景区——金人台、对越坊、献殿、鱼沼飞梁、圣母殿的这一段中轴线上。

作为晋祠里仅存的宋代(北宋)建筑物,圣母殿对于即便是不懂建筑的游客来说也是值得一看的,比如说我,不懂对照《营造法式》分析得头头是道,对榫卯结构也是一知半解,但木梁柱上那些斑驳而皲裂的纹理,难以辨认的绘饰,殿内那些褪色的宋代彩塑却能让人一眼万年,嗯,数百年吧。当视野聚焦到掌心那么大的局部,一些岁月的痕迹就能深邃地展露在光线之中,似乎真的能看到整座木构建筑游走历经上百年的光阴后依然屹立的傲骨(也是不必对眼看那么近)。

晋祠的其他看点主要也就集中在圣母殿前一带的中轴线核心景区,包括宋代之后建造或近代以来重修的鱼沼飞梁、献殿、对越坊和金人台,其中金人台西南侧的铁人还是宋代铸造。另外,圣母殿两侧还分别有一株据测树龄近三千年的「周柏」和最早记载于东周年间的「难老泉」(宋代之前称「晋泉」)也值得一看,只是难老泉下方那个每个人来都要摸一下脑袋的举钵接水汉白玉和尚不知道什么来历,查了半天也没查到……

最后说说逃亡之路吧,9月28日早晨出发去山西之前,还看过前一天的疫情通报,山西全省依然无风险,航班落地之后也老老实实做了核酸落地检。结果当天下午离开晋祠的时候,检票口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骚动。虽然距离景点关门还有半小时,但是很多游客都被拦在了门外,还依稀传出了黄码和密接的关键词。赶紧看了一下下午的发布会,发现太原突然新增了4例阳性,小店区划出了高风险区,万柏林区和晋源区划出了中风险区。而机场就在小店区,而晋祠位于晋源区,虽然跟疫情地点很远,但是毕竟健康码只定位到市,胆战心惊的我们直奔忻州市,还好在宾馆顺利入住,当时一方面希望疫情不要蔓延,一边如履薄冰地调整未来几天的行程。


晋祠圣母殿


圣母殿前的木雕盘龙是宋代原物,也是现存最早的木雕盘龙


圣母殿内的彩绘泥塑,主像圣母为邑姜,齐太公吕尚(姜子牙)的女儿,周武王姬发的王后


三千年的周柏横卧空中,树干上长出了一棵小树还蛮可爱的


难老泉的出水口,下面就是那个脑袋已经被人摸得锃亮的不知来历的和尚


离开时的不知所以打卡照,「晋祠」二字为唐太宗李世民御笔(提取的)

二、忻州市(五台山、雁门关)

本来这一趟忻州之行是没打算进五台山景区的,毕竟最重要的古建都在景区外面,比如大名鼎鼎的佛光寺、南禅寺和延庆寺。但是根据最新的公告,这几个寺庙都因为疫情依然没有开放,于是只好临时打算去五台山转一转,好歹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但等我们刚到达景区,五台山的核心寺院「塔院寺」就因疫情防控关闭了,里面的游客被悉数赶了出来,而我们则和刚刚抵达的游客吃了一顿新鲜至极的闭门羹……于是赶紧前往和塔院寺原本是同一家的「显通寺」,好险那边还开放。

虽然五台山的规模形成于南北朝(北魏至北齐时期达200余座),鼎盛于唐代(「大寺三百六,若兰无其数」),但现在五台山的寺院大多都是元明清时代建造或重修。显通寺始建于东汉,但目前寺院也以明清建筑为主(元代建造的释迦牟尼舍利塔被藏在了明代的大白塔内,一同被划归给了明代从显通寺分家出来的塔院寺),即便如此,如今也已经是五台山全山寺院之首和全山青庙(汉传佛教)首寺了。说实话,显通寺的建筑看起来就是……杂。除了传统木构建筑之外,还在中间夹杂了一座白色砖石结构的无梁殿(也称无量殿),虽说以其无梁的结构从建筑角度来说有点厉害,但外观上看起来四四方方略微摩登,总有一些格格不入,而最后的重头戏又是铜殿,全殿用10万斤铜铸成,青铜鎏金,在阳光下看一眼就能刺穿晶状体(不是)……总之就是中轴线上的建筑就是木头、砖石、木头、青铜,材质和色泽都十分不统一……

从显通寺出来,又选了一座全山黄庙(藏传佛教)首寺「菩萨顶」。菩萨顶就在显通寺的后方的灵鹫峰顶,又称大文殊院,原本也是青庙,在清代改为黄庙。因为在明清多次成为皇家敕建寺院,所以相比其他寺院更多了几分皇味……所谓皇味嘛,除了殿宇上铺了很多尊贵的黄色琉璃瓦之外,就是些帝王笔墨了,什么康熙啦,乾隆啦,就都还满能写的……菩萨顶虽然不算高,但是大照壁之后就是大剌剌的108级石阶和一个完全不容商量看得人腿软的斜度,吭哧吭哧爬上去之后俯瞰一下,确实能感受到一点「灵峰胜境」的意味,当然很可能是因为喘得飘飘欲仙了。

根据UNESCO世界文化遗产官方评估文件,除了塔院寺、显通寺和菩萨顶之外,五台山申遗时重点提及的寺院还有同属怀台镇的碧山寺、殊像寺、南山寺、龙泉寺、金阁寺,以及佛光山地区的佛光寺(来源,P16-P17),有时间有兴趣的当然也可以全部刷一遍。但我们因为时间不多,所以就匆匆下山了,下一站就是忻州最后一个景点,雁门关。

但说实话,雁门关虽然名头很大,但实际上体验真的很差。从景区入口到雁门关还需要经历一段接驳车和半个小时的山林爬坡,重点是这段爬坡除了一开始的100米人造仿古商铺市集之后,沿途就几乎再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好吧,我承认自然环境是还不错,但真的大可不必无畏摧残游客的体力。结果好不容易爬到了雁门关天险门,一面跟城楼一样高的巨型红旗挂满了整个城墙,没错,除了城门和雁楼之外的整个城墙都是红色,足有四米高,六米宽之巨……非常……煞风景……当然,这是节日特供而已,我是只想拱手道一句:谢谢,不必。总之,这盛名还是留给历史地位吧,说是看头真的不大,如果没有去过长城,倒是可以爬上一段,至少没有帝都那么拥挤,至于长城的造型什么的就别要求太高了。

最后继续来捋一捋在忻州市的逃亡之路吧。9月29日早上查看消息,山西省通报了前一天的3例确诊病例,包括之前出现阳性的小店区和晋源区,还有大同市阳高县,风险区倒是没有扩大,于是在宾馆做完核酸就安心出发,结果到了五台山,因为车子是外地牌照所以还要继续做核酸……下午,五台山有更多的寺庙关门,我们也赶紧下山,不出意外,在忻州市的高速出口又被拦了,原因还是因为外地牌照,最后跟防疫人员解释了半天是租的车,然后看了健康码和核酸记录才勉强放行。9月30日早上再传噩耗,大同市云州区新增1例确诊病例,全省的高风险区又增加了大同市的云州区和阳高县,而这一天我们在游完雁门关和应县木塔之后就要进入大同市了,疫情是否会影响到后续的行程呢?欲知后事,且待下回分解……


显通寺铜殿内壁的万尊铜佛


显通寺无梁殿顶部斗八藻井中间的平棋


显通寺大雄宝殿侧面的一个神龛里供奉的神仙还满有趣的,查不到出处,但是对照了一下样子,应该是「面燃大士」?


塔院寺只能远观大白塔了


菩萨顶大照壁之后的石阶以及最高处的木牌楼和康熙亲题的「灵峰胜境」


从显通寺到菩萨顶之间的山路还蛮有趣的,不枯燥


雁门关天险门是没法拍了,就拍一拍雁门关长城吧,也算是爬过长城的好汉了


雁门关的内部山路,也就只能看看植物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