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故土風沙記之二——中衛市

中衛市,一個最近幾年因為黃河宿集而迅速躥紅的城市,並被冠上了非常不自信的中國摩洛哥之稱。本來以為自己是絕對不會趕這種潮流,但是卻陰錯陽差來到了這裡,實在令自己也十分費解。對了,陰錯陽差是指實在不知道去哪兒了就選了這裡,嗯,非常沒有說服力。

一、北長灘村

雖然黃河同樣流經銀川,但可能是因為少了賀蘭山的阻擋,北鄰阿拉善沙漠的中衛似乎是一個更加依賴黃河的城市,沒錯,我是指旅遊。除了黃河宿集本身就打著黃河的名頭之外,中衛市沙坡頭區迎水橋鎮還有一條沿黃河北岸而修的孟北線熱度爆棚。如果說「孟北線」沒有ring a bell的話,那麼它的另外一個名稱「中衛66號公路」就各大社交媒體的網紅景點了。雖然本想說這種毫無自信的碰瓷營銷挺讓人反感的,但是網上一搜,中國版66號公路可不止這一條,河北的草原天路(張北縣X001縣道)、內蒙古的達達線、青海和新疆的西吐線等都被稱為中國版66號公路,並都號稱「比美國66號公路美多了」……你美多了你幹嘛蹭人家啊?真的要蹭也應該改成666號公路以展現十倍量級的碾壓。

雖然非常不想去人多的地方,但畢竟孟北線的終點北長灘村是這次一定要去的地方,於是還是得路過網紅打卡點。上午,從中衛市沙坡頭區的孟家灣村拐入孟北線,進入山谷並開始向黃河邊行進的時候,四周突然起霧,兩側的山崖看不見頂,只有一片灰濛濛的慘白,甚至有下雨的跡象。當時一邊想著可能照片是沒法拍了一邊繼續在迷霧中穿行,結果在轉過一個山頭之後,眼前忽然一亮,剛剛還是能見度不到500米的景色突然出現了稜角分明的光影,在山岩的後方,藍天白雲徐徐照進視網膜,讓人不禁滲出了兩滴多巴胺。很快,我們到達了標記為「66號公路」的位置,車輛也越來越多地停滯在這一段。原本沒有人煙的道路開始排起了長隊,交警的車輛也開始出現並發出了響徹山谷的警笛聲,交警拿著小喇叭開始指揮交通,道路兩側出現了臨時停車的地方,越往前開越有一種到了什麼步行街的錯覺。在用喇叭驅趕了幾波在路中間搔首弄姿拍照的男男女女之後,總算是把車子停到了大型停車場,說是停車場,其實也就是路邊一塊空地而已,邊上還有熟悉的各種小攤販,感覺是從國內任何一個景點邊上複製粘貼過來的,毫無二致。

不得不承認,這一段的孟北線非常壯觀,是一種和美國66號公路毫無關係的壯觀。順著觀景棧道深入兩側,可以看到綿延的群山脊背溝壑交錯鋪陳,像一片巨大的岩毯鋪在大地上方。越往山脊外側走,遊人越少,也更能感受到貼近自然的純粹的美,星星點點的人就像螞蟻一般鑲嵌在群山之間緩緩地蠕動,顯得尤其微不足道。呼吸著山頂的空氣,突然周遭都變得靜謐,陽光打在身上,微風拂過耳邊,都是自然和人熱情地互動,行走、跳躍,我們也瘋狂地回應著自然。回到車裡,我真的想問,如此漂亮的景觀,難道不配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名字嗎?

在「66號公路」一段之後,穿越山巔的線路逐漸下降,黃河開始出現在道路的左側。雖然沒有了俯瞰群山的壯觀,但是黃河沿岸同樣別有風味,石子灘、玉米地、黑山峽都值得把車停下來拍照。從「66號公路」繼續往西行駛15分鐘將會路過下灘村。從下灘村繼續行駛半小時,就可以抵達孟北線的終點——上灘村。現在的北長灘村就是由這兩個村莊合併而成,村委駐地位於上灘村。

這兩個村子都是典型的西北古民居,方平頂夯土牆,如果不是樹木點綴其間,真的很容易就融進黃土山坡里了。下灘村規模比較小,大多數居民已經搬遷,甚至有些房子已經只剩下殘垣斷壁,而北長灘村的主陣地上灘村規模更大,似乎也能看到不少村民的影子。不過遊客一般都只到下灘村,再往前看,基本上是見不到遊客了。國慶黃金假日,我們在午後抵達上灘村時,偌大的停車場只有我一輛車……

不知道究竟是這黃不拉幾的夯土牆還是近乎沒有人煙的荒蕪感,讓我險些與北長灘村纏綿悱惻到不能自拔。沒有整齊劃一的道路和結構,村子的展開隨意而任性,道路忽而寬闊忽而狹窄,走向也出其不意,民居逐一而建但不完全一樣,有大有小,連院落也顯得自由散漫。這種四下里明明皆是民居,但卻毫無生活跡象的廢墟模樣真的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更何況這些民居的搭建時間最遠可以追溯到清代,直至今日也沒有很明顯的現代特徵,也算是保存得十分完好了。村裡還有唯一一位農家樂,老闆娘劉大姐也算是村裡我們唯一見到的活人,她熱情地跟我們介紹她家曾是電視劇《山海情》的取景地,也說大部分村民都搬走了,但是我們不餓,所以沒有留下來吃飯,否則可以試試這兒的蒿子面。


從所謂的66號公路停車場往山裡走,就能進入一片由山脊形成的平地,看起來還是滿震撼的


山脊上的一跳!


整個孟北線其實都有類似的風景,只是66號公路那一段海拔比較高


北長灘村,沒有圍牆的大門和院子里的水井,全都是土色


村裡的建築高低錯落,純粹的夯土牆竟也十分好看


收回荒無人煙這句話,看著院子里的玉米和辣椒,應該還是有人居住的


院子里落滿了棗子


依山坡而建的村子,遠方就是群山

二、金沙海旅遊度假區

除了黃河之外,中衛的第二個關鍵詞就是沙漠。中衛市北部接壤內蒙古阿拉善盟的騰格里沙漠,因此也有很多沙漠類型的景區,最有名的應該就是沙坡頭旅遊區了。不過因為我們住的沙漠星星酒店附帶沙坡頭旅遊區門票,於是就選擇了金沙海旅遊度假區。作為此次寧夏之旅第一次的沙漠旅程,整體體驗還是不錯的,只要時間不超過一小時的話。

因為景區距離市區太近,因此想要看到一望無垠的沙漠可能得往裡走,但是因為風太大,沙丘就像開啟了粒子防衛系統把沙子直往我臉上潑,對,我說的粒子不是物理學概念里的粒子而是沙粒。那一刻,你終於能夠體驗到什麼叫做傾盆大沙。每當風沙吹過,沙粒都能穿梭於各個阻擋物之間,精巧地乘風繞過你的眼鏡,穿過你的睫毛,精準地刺入你的眼球。你的每一口呼吸都是固氣混合體,你能清晰地感受到密密麻麻的沙粒排山倒海版地湧入你的喉管,撕裂你的氣管並砸進肺泡內壁掀起的巨大振動波。好吧,並不能。幸好那天不算太熱,至少可以免去汗液伸手將沙子擁入懷中摟摟抱抱直到天荒地老乃敢與君絕的絕望。

所以,時間不可能超過一小時。

但是我們為了等待大漠落日,又活生生在景區里呆了一個小時,順便還吃了頓飯。話說,火車主題旅館對面的金沙海餐廳竟然出乎意料的還不錯,點了個什麼肉和什麼婆婆粉皮,雖然有蒼蠅滿天飛,但依舊吃得可香了,當然也可能是餓的。

再來簡單說一下沙坡頭吧。我們去沙坡頭的時候天氣並不好,陰風陣陣,寒冷刺骨,沙漠是一片土黃色的爛泥地。所以,就不用看我完全不客觀的評價了,我只知道我連照片都懶得拍一張。不過實際上,沙坡頭和金沙海的沙漠景觀相差不大,區別是沙坡頭門票80元,遊玩項目比較多(另付費),並附贈黃河景觀;金沙海不要門票,遊玩項目較少,只能看沙漠。大家自行選擇一個就好。


金沙海的風沙,遠處上方其實可以拍到城市建築物天際線,於是把鏡頭往下移了


沙丘上的一跳!


金沙海大漠落日,點我看落日三連拍

三、頭井湖

這次在中衛主要是住在黃河宿集,訂房時在官方推薦路線中看到了頭井湖下午茶的行程。雖然從地理來說屬於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查拉格爾嘎查(盟、旗和嘎查的行政級別分別相當於市、縣和村),但因為從大交通來說從中衛前往比較方便,所以基本上都是中衛這邊安排的線路。由於頭井湖位於騰格里沙漠腹地,沒有道路,自駕不能,於是就包了宿集官方的車去了。

如果不看一輛車1800元加每位服務費680元的價格,那麼這一趟頭井湖之旅應該是整個寧夏之旅最棒的行程了。如果看了,那可能前一句話是因為一擲千金的buff加成效果所致。

頭井湖也叫頭井海子,在上世紀60年代,那裡還是查拉格爾嘎查的牧草基地,但因為風沙侵蝕而逐漸沙化,後來當地為了防風固沙,種活了十五萬棵的楊、柳和沙棗樹。而頭井海子真正火起來,也不過是2018年之後的事情了。當年一場大暴雨讓頭井湖的水位上升了一米,將附近的樹木淹沒,形成了獨特的沙漠濕地景觀。不過,因為沒有新的水源持續補給,也許過不了幾年,這一片沙漠綠洲又將消失不見。(來源

從中衛坐車前往頭井湖大約要兩個半小時,一路上會經過一片鹽鹼地和一片湖泊,之後就是漫無天日的沙丘。相比金沙海和沙坡頭,這裡的沙漠因為遠離城市,也幾乎沒有沙漠植物的身影,因此更加天然,沙丘的形狀也更放蕩不羈,自然成為了沖沙的好場所。司機師傅彷彿為了炫技,不願意放過每一個沙丘,活活把我從睡夢中顛醒。「啊哈」「哇吼」「嗚呼」,在經歷了十幾分鐘極為興奮的尖叫和歡笑之後,我逐漸被腎上腺素淹沒得快要窒息,感覺再沖兩下胃裡不知道還剩了什麼妖魔鬼怪的就要破膛而出了,但是又很害怕沉默不語之後司機師傅得不到回應反而更加激發出他的好勝心於是開始扯著嗓子假裝高潮(?)……足足有半小時,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我們終於在一處沙丘高坡停下車來。置身於沙丘中央,四周只能看見一座座泛著金光的沙丘,像極了澎湃的波濤但每一股波浪又都穩如泰山巋然不動,聽不到什麼風聲但又可以清晰地看到風在每一座沙丘上留下的深刻沙紋。一切都過於安靜,要不是腳下的涓涓沙流,我真的以為走進了一幅金色的不動畫卷。

雖然騰格里腹地讓人見到了極致的沙漠,但此行的目的地頭井湖的景色也當仁不讓。一灣巨大的淺灘躺在半沙化的野地里,樹木立於淺灘之中,遠處可見植被茂盛、水鳥遊盪,和黃色大漠形成了鮮明的反差。雖然司機師傅熟練地鋪好了餐桌餐布,擺好了果盤、酒水飲料和音箱,但是午餐卻是出乎意料的中式料理。吃完午餐,司機師傅彷彿是流水線上的工人,又在湖邊鋪好了下午茶的各種道具,讓人有一種被迫做網紅的心虛感。

比起自己安排的緊湊行程,這一趟頭井湖之旅應該算是緩慢得無聊了,甚至出現了需要刷手機消磨時間這種不可能在我行程中出現的行為,嚇得自己出了一身汗。當然也有可能是被太陽曬的。

如果不是在回程又經歷了一次險些嘔吐的沖沙,也許我會更加力推這一趟行程。真的,在師傅回程沖沙的時候,我真的面色鐵青,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我能預感到我下一次張口,就是為了讓剛剛吃完的午飯和下午茶全數還給沙漠,一點都不帶走。但是還好,我睡過去了。誰知道我有沒有在夢中完成了沖沙嘔吐的壯舉呢。是的,其實我想到了可能沖沙只是為了不陷進沙子里,但是如果可以重來一次的話我絕對會考慮吃一顆暈船藥的。嗯。


去頭井湖途徑的騰格里沙漠,認真的無垠沙漠,一幅波濤洶湧的金色海洋繪卷


途中還能看到野駱駝、羊群什麼的


傳說中的頭井湖下午茶時間,其實就是刷手機時間


頭井湖的沙漠濕地景觀確實值得兩個多小時的車程,但是希望司機師傅不要再沖沙了……嘔……


沙漠濕地的一跳!

四、中衛市區

感覺洋洋洒洒有些收不攏了,最後簡單說說中衛中心城區的景點吧。其實也就是一個中衛高廟,一個是中衛鼓樓,距離也都不遠。中衛鼓樓和銀川鼓樓差不多是一樣的結構,尺寸略小一些,不過建築年代久遠一些,兩地的鼓樓都在十字路口中央,遠觀一下就好。而中衛高廟也稱保安寺,始建於明代1403到1424年,是一座儒釋道三教合一的寺廟,在裡面能看到各路神仙聚會。高廟的另一個特點就是因為佔地有限,所以整個寺廟呈現出豎直發展的趨勢,重樓疊閣錯落有致,最高處有30米左右。也可能是因為太高了,清代兩次地震全毀,又慢慢重修,結果1942又毀於廟會香火。目前高廟裡最完整的古代建築應該就是中軸台階上的磚牌坊了,這座建於清代咸豐年間的牌坊雕刻精美,由於褪色嚴重,和周圍五彩斑斕的色彩形成了顯著差別,也總算讓人不至於錯過。

下一篇日誌就是住宿和美食啦!再見!


中衛鼓樓,基座比銀川鼓樓小一些,但是氣勢依然不俗


從側面的陪樓看鼓樓


因為高廟太高了,只能從遠處才能拍的到高廟的上半部分


高廟中軸台階上的磚牌坊,建於清代咸豐年間,在五彩斑斕的殿宇映襯下顯得特別古早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