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跨年——狂欢和狐火

作为大都市恐惧症重度患者,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来到东京跨年,但是既然做了这个决定也来不及光速跑回去捅死自己,只能提前做好心理建设,时刻准备着在聒噪的灯红酒绿里找一个安全的小角落头……

在东京跨年,定番一定是涩谷的倒计时,虽然对于社恐来说这种活动特别无聊,但是作为旁观者去记录一下人类的疯狂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日本的年三十还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逛的了。吃完晚饭,在酒店里睡到了11点,戴上耳罩围上围巾动身前往涩谷。由于交通管制,大家基本上都是坐到附近的明治神宫前再走路过来,一路上萧瑟的街景和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潮形成了一种很神奇的末世感。明明是前往一个激动澎湃的漩涡中央,却也不忘踩着包裹着自己的无形泡泡小心翼翼地走着。明明心中也有期待,脸上却又挂着扑克,就这么半推半就地在寒风中走到了光怪陆离的涩谷。

时间已经是11点半,涩谷的人潮比我预想得多了太多,以至于倒计时最中心的涩谷十字路口(Shibuya Scramble Crossing)已经完全封道。本来打算的在大盛堂书店的DHC Channel、Q-front的Q’s Eye和Magnet的109 Forum Vision三块倒计时牌的包围下迎接新年被迫改在了外围北部的Shibuya Modi前,仅靠一块Shibuya Television 3撑场的路口。尽管如此,这里的人潮也已经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稍稍晃动一下就能泼出水来。人们源源不断地从外面往里聚拢,所有人都在和着嘈杂的尖叫和震耳欲聋的动词大慈电音涌动着,等待着一个事实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节点。

10、9、8、7、6、5、4、3、2、1……新年快乐!现场宛如火山爆发现场,每个人都往外迸射着全身的能量,连耳膜都发出了嗡嗡的声响。看了看表,决定再去王子稻荷神社,看看还能不能赶上王子狐行列

在东京都北区的王子一带,流传着一个传说,在每年的大年三十,来自各地的狐狸都会在王子的一颗巨大朴树(一说为松树)下集合,整装打扮之后前往王子稻荷神社祈求登上官位。每到那个时候,沿路就能看到壮观的狐火(类似于鬼火的一种),附近的村民甚至靠数狐火的数目来预测占卜来年的收成和凶吉,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浮世绘名家歌川广重的《名所江户百景》中也有「王子装束ゑの木 大晦日の狐火」的画作记载(来源)。1993年,王子的人们根据歌川广重的画作,开启了打扮成狐狸去神社祭拜的新传统——王子狐行列,并一直延续到今天。如今,每年都有100多人报名参加王子狐行列,他们在年三十晚上十二点整,穿着传统服饰,手提灯笼,或是化成狐狸的妆容或是戴着狐狸面具,从据说是巨大朴树所在地的装束稻荷神社(王子稻荷神社的摄末社)出发一路游行至王子稻荷神社,吸引无数路人围观,也成为东京十分火爆的跨年活动之一。

由于涩谷距离王子太远,到达王子站的时候已经是快1点了。虽然行列已经结束,但好在整个活动从晚上9点一直持续到1点半,行列前后分别在装束稻荷神社和王子稻荷神社分别还有其他的仪式,所以赶紧赶到王子稻荷神社,看了神乐殿里的狐狸囃子(きつね囃子)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回了酒店。

时间已经是2点多,躺在床上,心里想着:那个似乎很遥远的2020年竟然就这么排山倒海地到来了。


11点半多,人潮停滞在了Shibuya Modi前,试着往涩谷十字路口走,但是道路完全被封,很多人都被打了回来


看来就只能在Shibuya Modi跨年了,不同于里面的三块倒计时大屏全部被可口可乐包揽,这里的大屏是大法一家独大……


凌晨1点,等赶到王子稻荷神社,王子狐行列刚刚结束,现场到处可以看见准备回家的狐狸们和一大批排队新年初诣的年轻人


参加完王子狐行列正在合影留念的狐狸们……


本来想着要走了,但是突然被远处的乐曲声吸引,到了神社后方的神乐殿才发现原来人全都聚集在这里看狐狸囃子(きつね囃子)


侧面的狐狸囃子


半夜的神乐殿前挤满了人,远处则是拜殿和排队的人潮


在王子稻荷神社遇到了一只工作人员老鼠啊不狐狸……不过他的妆真的不是按照老鼠来化的吗……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