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呼伦贝尔之一——干湿两用黄绿白

突如其来的呼伦贝尔之旅,来自HP同学朋友圈的三缺一公告。正好五一假期没有安排,去哪儿玩儿不是玩儿呢?何况去年都拼过全陌生团了,相比之下跟认识的人拼团几乎没有什么难度了。深思熟虑了十秒之后立马报了名买了机票,等到肾上腺素刹车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等等,为什么要去草原啊!五一的呼伦贝尔根本草都还没绿嘛!……算了,机票都买了,也来不及后悔了,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就去看看荒凉萧瑟的黄色大草原吧。

在原来的印象里,东北三省占据了东北全部的地区,而内蒙古就是北方一条,这次做攻略才发现原来内蒙古占据了东北约四成的面积,而且全都属于呼伦贝尔市辖区,相当于一个江苏省加山东省的SIZE,实在是个巨无霸。由于季节的限制,我们的路线最终敲定了从海拉尔区出发北上,在额尔古纳市往西至中俄边境,再沿界河南下至满洲里,最后往东折回海拉尔区的小环线,用时五天整。

前一天下午,我们四人兵分两路在海拉尔回合。四月底的呼伦贝尔大约只有十来度一点,即便晴空万里也挡不住热量的散发,更别说太阳逐渐下山。大家哆哆嗦嗦快速逛完了呼伦贝尔古城和成吉思汗广场,一边任由鼻涕飘扬在胸前,一边急忙打车去卢布里西餐厅吃饭。这个餐厅的评分很高,味道确实也还不错,但至于吃了什么,先卖个关子,就放在后记吧。

第一天早晨,旅途正式开始。离开呼伦贝尔市区,第一站是陈巴尔虎旗(县级),这里主要是几个蒙古大营(淡季未开业)以及本次行程的重头戏——被誉为「天下第一曲水」的莫尔格勒河。莫尔格勒河流域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基本上一路都能看见,跟着司机总能找到几个适合眺望的观景台。虽然这时候草原的颜色还偏黄,但对于长期生活在城里的人们来说已经美得足够原地转圈了。我们停车的观景台和围栏都还在建设,因此大家还可以沿着缓坡向莫尔格勒河的方向继续走一段路,以避开人群好独享一整片莫尔格勒河的视野。

架不住阵阵寒风,Todd同学在观景台附近买了一杯奶茶,一边瑟瑟发抖地喝着奶茶,一边小心翼翼避开黄草坡成堆的牛粪羊屎,多少显得有些狼狈。但当我们抬起头来,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在蓝天白云下,巨大的蜿蜒河流像一根浅蓝色的绸带狂野地镶嵌在草原上,由近及远闪烁着光芒,仿佛把一整瓶洁厕灵喷进了眼珠里(不是)……于是,四个人顶着呼啸的狂风擦着喷射的泪水搔首弄姿拍了无数照片,终于在HP尿完一泡尿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也许是此行最美的风景。


莫尔格勒河的一处观景台,从楼梯爬上去,可以来到一个270度的大平台


这是路边的莫尔格勒河,有牛在吃草


依然是路边的莫尔格勒河


这是莫尔格勒河的第一个观景台,角度很不错,请忽略边上一堆堆的羊粪


莫尔格勒河边大草原的一跃!

从莫尔格勒河继续往北,就到达了大名鼎鼎的额尔古纳市(县级)。之所以说是大名鼎鼎,一个是因为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还有一个就是额尔古纳乐队的那首《鸿雁》吧。不过,额尔古纳的第一个景点却是湿地。由于没有做攻略,因此得知额尔古纳湿地是亚洲最大时还是吃了一惊。这个湿地从中俄边境的额尔古纳河一直辐射到三条支流(哈乌尔河、得尔布干河和根河),总面积达到了惊人的12600平方公里。我们去的湿地景区只能算是其中根河湿地的一角,尽管如此,观景台的视野依然令人震撼,前有老阿姨们挥舞着丝巾蜂拥而至,后有黄色的植被中打了几颗水色的蛋,实在让人觉得无比湿润。啊,不愧是亚洲第一湿地。

第三天继续额尔古纳的另外两个景点,第一个是白桦林景区。当然,东北不乏看白桦林的地方,但毕竟这里拥有10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算是白桦林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了。

在经历了黄绿相间的草原和黄红相间的湿地,突然置身于一片银白色的白桦林竟然让人有点瞎。走进密林深处,过不了多久就能找不着北,好在景区很贴心地在林子里建造了一些丑陋不堪的人造景观,比如童话马车啊,爱心墙啊,蘑菇小木屋啊,莫名其妙的国内外知名(无版权)动画人物啊什么的,在时刻散发人类对大自然征服欲的同时,也多少起到了辨别方位的作用。

第三天的另一个景点,就是敖鲁古雅驯鹿部落了。敖鲁古雅是鄂温克族部落,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驯鹿部落」,但其实真正的敖鲁古雅部落位于更北面的根河市(县级)。因为来不及,所以如果只是为了喂喂驯鹿,就来这里凑合凑合吧。

当然,这里的驯鹿园确实有点儿小,由于刚刚下过雨,整个环境也不是很好,进园的时候目睹了前面几个游客被驯鹿追着满园高抬腿跑,就欣然放弃了买苔藓喂食的打算,等前一波游客上跳下窜精疲力竭离开之后,再观赏驯鹿得意洋洋地躺在草坪上咀嚼着苔藓,悠然自得任人宰割啊不,任人抚摸……RUA!

接下来的行程,在抵达蒙兀室韦苏木(乡级)之后就开始沿着界河一路南下返回海拉尔啦。下一篇见!


额尔古纳湿地景区内,从湿地博物馆通往观景平台的栈道看到的风景


从观景平台往下看的话,视野会更加开阔,水体也会更多一些


亚洲第一湿地,怎么也得合影一下……


在白桦林里COS乔巴的经典POSE……


不知道什么POSE,但是边上那个撮罗子还是蛮有特色的


驯鹿部落里一只正在不断确认下体的驯鹿……


驯鹿的毛感觉不是很长,软软的十分好RUA!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园林收割鸡

发现上一次和S.H.E.去苏州玩竟然没有写日志,真是不科学……也罢,毕竟上一次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相机也不太行,照片也不太行……这次住在金鸡湖,虽然离市区有点远,但是好歹也距离诚品比较近,只是时间不够只逛了半天……

制定了游玩计划,似乎和上一次去差不多,不外乎拙政园、留园、狮子林这类园林再加上虎丘和寒山寺,不过这次还加了一个网红点:西园戒幢律寺(西园寺)。

西园寺始建于元代至元年间,大约是十三世纪下半叶,不过毁于清代火灾,在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才完成重建。寺庙本身建筑实属一般,但因为是苏州唯一一座在文革中完整幸存的寺庙,所以也算是小有名气。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在寺庙外老远的地方就能看见背着布包包的老阿姨成群结队意气风发地往寺院赶,当时还觉得挺奇怪,明明是网红景点,为什么有这么多老阿姨呢?结果到了里面才知道他们都是来抢素包的,一买买几十个的那种……相比之下,年轻游客反而寥寥无几,来了也大多是带着一大袋猫粮蹲在一旁撸猫,一撸撸到关门……嗯无论是老阿姨还是年轻人都很令人迷惑……

佛祖:你们也看看我好伐?


西园寺外的御赐楼牌,建于清朝光绪年间,横额「敕赐西园戒幢律寺」由清末官员盛宣怀题写


西园寺里的鱼梆和云板


寺院里大概有十多只猫吧,撸猫爱好者的天堂,啊不能说天堂……就圣地吧……


西园寺的素面确实很好吃,料足入味,有我最爱的烤麸!


素包也很好吃……此为一边吃素包一边苦练亚洲蹲的我……

接下来就是热门景点了,不过说实话,园林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容易腻。从刚进第一个园林时扑面而来的新鲜感到盯着地图盘算着如何用最短的线路走完整个园子,中间大概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水榭曲桥,假山假岩,亭台楼阁,游人如织,再加上铺天盖地的绿色和偶尔弹出的花束。

狮子林的假山是一绝,常常钻进一个不足方圆50平米的假山,十几分钟才能绕出来,实在可见古人们在打发时间消磨生命上的良苦用心,无论如何活泼开朗的人在走完一座假山之后都会意志消沉到只想顺势跳入边上的池塘里。

相比之下,虎丘和寒山寺要显得友好很多,尤其是虎丘,有山有水,有石有塔,但也不用爬很多台阶,慢悠悠逛两个小时。

这次来寒山寺,无心插柳遇到了几株樱花满开,查了一下,可能是1994年日本友人种下的樱花之一(来源)。走进院子里,满开的樱花啪一下劈头盖脸而来,着实让人有些招架不住。粉白的花瓣镶嵌在绵延的灰瓦之间,让视野多了一分俏皮之势,怎么看都不会腻。果然,樱花还是要和建筑搭配起来才会好看……之前去山里看樱花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嘛,游记就是这样了。看图吧。


园林真的看腻了,拙政园高处含苞待放的泡桐倒是更加赏心悦目……


甚至连狮子林里的窗格都比园林有意思,话说苏州园林的窗格还算是一个特色,出了很多周边……


留园里的桃花,造型拗得不错……


虎丘门口的环山河,虽然蛮漂亮的,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在坐船……


虎丘塔本人,又称云岩寺塔,始建于隋文帝仁寿九年(601),现存的虎丘塔建于后周乾佑八年至宋建隆二年(959―961)。由于地基原因,自明代起,虎丘塔就向西北倾斜,被称为「东方比萨斜塔」


颜真卿题字「虎丘剑池」


寒山寺普明宝塔边上的樱花树


另一个角度的樱花树


还是另一个角度的樱花树


去的时候钟楼没开,就和寒山钟苑里一口缩小版的钟合个影算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深宫炼钢砸红砖下篇

来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然而因为温度不够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湿冷天,我却没有穿秋裤,于是只好转战室内,去红砖美术馆打卡。

当天的展名为2020+的群展,感觉不是特别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间似乎更值得探索。红砖美术馆是董豫赣的作品,和清水会馆一样都是以红砖为主,看到后面满眼的红砖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尽管是一种类似园林的表达,但是总觉得充满了制式的规整,少了一些灵动的气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很多空间因为无人打理而显得破败而萧瑟,但中心区域甚至还有老阿姨姐妹团带着丝巾来摆拍,叽叽喳喳地热闹非凡。

放点图吧。


尹秀珍的《行思》说实话还蛮吸引眼球的


黄永砯的《羊祸》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个展中也有展出过


红砖美术馆的门面打卡点,其实也就只是八个圆形门洞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天也无人问津……


在园林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边依然是矩形和圆形的门洞,排列成101010……


进入红砖美术馆内部后的大厅区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没有人倒也是不多见


室外的一处建筑,当天老阿姨们竞相摆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门口合影

最后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为二少家楼下的眉州东坡装修而临时换上的老字号川菜馆峨眉酒家。虽然是创业于1950年的川菜老字号,但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宫保鸡丁竟如此美味脱俗,鸡肉香嫩弹牙,酱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于其他菜完全不记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学带着去的爆肚冯。北京历史上有两家爆肚冯,初代老板都姓冯,都来自山东,都有百年历史。我们去的这家叫金生隆,创立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进店之后,四代目老板冯梦涛亲自在前台服务,迎客上菜都不马虎,尽管客人络绎不绝,他在上了铜锅和肉之后,还是耐心地向我们演示了芝麻蘸酱如何用筷子澥开的方法,吃完之后还询问味道如何,热情得跟整个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体验超棒!

好了,继续上图!


在托比同学的怂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板冯梦涛的合照


吃的是铜锅涮肉,除了牛肉之外还有爆肚仁儿,下了锅之后再蘸酱也没什么味儿了,来自托比同学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宫保鸡丁,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拍了一下店招,一个看起来年纪略大像是店长或者老板的人一直在边上跟我们介绍他们的历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