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炼钢砸红砖下篇

来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然而因为温度不够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湿冷天,我却没有穿秋裤,于是只好转战室内,去红砖美术馆打卡。

当天的展名为2020+的群展,感觉不是特别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间似乎更值得探索。红砖美术馆是董豫赣的作品,和清水会馆一样都是以红砖为主,看到后面满眼的红砖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尽管是一种类似园林的表达,但是总觉得充满了制式的规整,少了一些灵动的气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很多空间因为无人打理而显得破败而萧瑟,但中心区域甚至还有老阿姨姐妹团带着丝巾来摆拍,叽叽喳喳地热闹非凡。

放点图吧。


尹秀珍的《行思》说实话还蛮吸引眼球的


黄永砯的《羊祸》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个展中也有展出过


红砖美术馆的门面打卡点,其实也就只是八个圆形门洞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天也无人问津……


在园林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边依然是矩形和圆形的门洞,排列成101010……


进入红砖美术馆内部后的大厅区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没有人倒也是不多见


室外的一处建筑,当天老阿姨们竞相摆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门口合影

最后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为二少家楼下的眉州东坡装修而临时换上的老字号川菜馆峨眉酒家。虽然是创业于1950年的川菜老字号,但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宫保鸡丁竟如此美味脱俗,鸡肉香嫩弹牙,酱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于其他菜完全不记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学带着去的爆肚冯。北京历史上有两家爆肚冯,初代老板都姓冯,都来自山东,都有百年历史。我们去的这家叫金生隆,创立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进店之后,四代目老板冯梦涛亲自在前台服务,迎客上菜都不马虎,尽管客人络绎不绝,他在上了铜锅和肉之后,还是耐心地向我们演示了芝麻蘸酱如何用筷子澥开的方法,吃完之后还询问味道如何,热情得跟整个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体验超棒!

好了,继续上图!


在托比同学的怂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板冯梦涛的合照


吃的是铜锅涮肉,除了牛肉之外还有爆肚仁儿,下了锅之后再蘸酱也没什么味儿了,来自托比同学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宫保鸡丁,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拍了一下店招,一个看起来年纪略大像是店长或者老板的人一直在边上跟我们介绍他们的历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深宫炼钢砸红砖上篇

趁着去费那奇的机会,顺便把今年剩余的年假全部贡献给了帝都,想着这么多次总得去一趟故宫吧,于是就早早地预约了门票。

不过就是这么凑巧,前有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特展丹宸永固刚过,后有初雪未至,导致这段时间的故宫预约比其他任何一个时候都容易,唾手可得反而让人降低了期待。下午从午门进入,从左侧小路直奔慈宁宫,试图甩开依然很多的游客人群,结果被困在了太后太妃们坐轮椅晒太阳的地方,走来走去都逃不开寿康宫和慈宁宫的魔爪,起码拍了有一个小时。等离开了女人们养老的地方,从西六宫走到御花园,其实已经有一点儿被榨干到气血不足了。抱着来都来了的指导思想,从东边继续走完东六宫,往南回到乾清宫中轴线的时候,太阳已经徐徐落下,游客也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于是撒丫子在中轴线又到处跑了一阵,最后心满意足地从华东门离开了。话不多说,看图。


故宫随便一角都能出片啊


这是延禧宫的银杏,不过因为临时闭馆所以进不去……


喜鹊和故宫也是蛮搭的……


御花园的亭子,琉璃瓦的颜色特别好看


寿康宫北围房内的窗户向北望


保和殿东侧门往北望去,可以看见景山公园的万寿亭


从交泰殿西侧的阶梯北望,也是黄绿色琉璃瓦


西六宫的走廊


保和殿北侧,和乾清门南侧吉祥缸的合照,此处@大缸


可是是故宫任何地方的一跳

在北京的另一天,去了最想去的景点之一,首钢园。因为之前在微博上刷到过一张赛博朋克感爆棚的夜景,于是就对这个地方心心念念。虽然去的时候不是晚上没有点灯,但是破旧钢厂加上黄色扶手的配色真的是怎么看怎么像……The North Face……顺便,去首钢园记得从S1或6号线的金安桥站下来,别听百度的从古城站下,傻逼如我还转了一趟公交车然后走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虽然群明湖大街也能看到不少钢厂风貌,但是从这儿来回也是太浪费时间了……

总体来说,首钢园目前还算是一个不太成熟的景点,很多地方尚未开放,指引也不是很明确,只能看到一些冬奥元素,估计是要赶在2022年冬奥前才会正式亮相。所以,没准之后可能还会再补完一次。先放图。


首钢四高炉


首钢三高炉附近的大烟囱和两个蛋蛋……


群明湖大街南侧的眺望厂区的建筑


标志性的首钢三高炉,未来将成为博物馆


首钢三高炉的近景


打卡首钢三高炉……


首钢园这几个字当然也不能错过……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植物大战僵尸

今年第二个已经买好机票的日本行因为疫情再次泡汤,烦躁到裸奔。病急乱投医的我决定带老妈逛魔都解气,于是一场植物大战僵尸的桥段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没错,我们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园,晒一晒初秋的阳光,看一看搞错季节不留神开花的樱花。不过,莲花池里的莲花再如何争奇斗艳,自带克苏鲁凝视的王莲再如何傲视群芳,都比不上各种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儿攻击,让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于是长假,植物园里不务正业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龄生物,以至于在园区的某几个中心区域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建议绕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区或者澳洲植物区之类的,至少可以享受一个几乎没有游客、清净惬意的专属植物生殖器观赏环境,一不小心,就从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就顺道去广富林遗址转了一下……但是这种人造景观实在是有点……嗯……本来是想拍文化展示馆的,但是无奈展馆内人实在太多,根本挤不进去,而外边天气也不好,拍出来略丑,于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补一个展馆吧。最后直接上图!


莲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这是……水稻吧?


热带植物园


一片花海中的……僵尸


修剪得很圆润的路边的一颗松树


在一块花园有点僵硬的僵尸


被植物包围的僵尸


换个场景,被迫来到广富林遗址营业的僵尸


广富林遗址夏禹古陶珍藏馆门口的僵尸……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