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的新生

突然发现,排骨精日已经是第十三届了。一次轮回,一次新生,而谁能想到排骨精日的这一次新生竟然会如此萧瑟。

虽然是算是临时把承办的任务再次交给了神婆,但一开始报名的人数还是比较可观,大家纷纷表现出的无容置疑的参与欲吊起了我的胃口。小排骨撇开不说,老排骨如果能够悉数到期的话,那跟十周年那样其乐融融也是一次不错的聚会鸭!

临近不到一周的时候,老爷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意思是裴今年大概率不来了,然后试探一下我的口风,看要不要丢儿弃女周五就来。这需要问吗?很显然作为一年不落的本人来说,今年自然也是周五去周日回,于是两人云约定周五晚上见。

可是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被咕了。

好在老爷还是来了,虽然晚了一天。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宁波本地成员之外,就真的只有我和老爷了。这是排骨精吗?这是排咕精吧!

周五到的那天刚好赶上第17号台风塔巴蹭过大陆架北上,在温州短裤短袖的我一下列车就冻到瑟瑟发抖,接下来两天更是暴雨如注,本来说好的周六下午打球行程也改成了在星爸爸家聊天,吃吃吃睡睡睡就成了本次排骨精日的全部。周六晚上的Uno大战也在五人昏昏欲睡的氛围中以骆驼和我各吃瘪一局的战果落下帷幕。

深夜档的聊天环节一如既往没能缺席,只不过话题从去年的婚姻失败直接跨入了养老话题,让人措不及防。风尘天外飞沙,日月窗间过马。十三年份的岁月大刀早已将大家砍得七零八落,幸存者们抱团取暖,就这么一齐奔着坟头去了。

生活在继续,有开心,有烦恼,苦水儿两天两宿也倒不完。吃完蛋糕挥挥手,大家依然奋不顾身地扎回了自己的生活中。生老病死,我们也许无法时时搀扶,但彼此总不会缺席。就像我们说笑的那样,也许过不了多久,排骨精日的聚会就要陆续开始有人要用照片的形式登场了,谁能猜到谁是那个最后的真人呢?

话题突然变得沉重,不免让人心头一惊。但我们毕竟还年轻,很多人才刚过而立之年,哪有那么多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大山。父母尚能够自理,儿女更是让人感到活力。好好活着,把握当下,珍惜不用跟照片聊天的每一次聚会,放声大笑吧,任凭深邃的鱼尾纹肆意在脸上炸开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再见时间和踢屁屁

和佘家帮似乎也有两年没碰了,为了避免「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这种情况的发生,我们苟延残喘地敲定了聚会时间,穷凶极恶地把阿噜伐飞全都喊了来,仔还颐指气使地定下了「红绿配赛狗屁」的主题基调,吓得大家姨妈都展翅高飞了半米高,拿痰盂接了很久才接到喝回去。(……)

端午假期第一天下午,到达已经两年未曾临幸的宁波,心中荡漾起一层涟漪,充满了「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久违悸动,找到了粉红色的伐飞和黑色的阿噜……说好的「红绿配赛狗屁」呢!还让不让狗放屁了!(狗:???)算了衣服的事情先放一边,还是晚饭比较重要。虽然早已经忘记吃了些什么鬼,但是毕竟当天晚上迎来了佘家帮两年来最强阵容,除小宇宙之外全数到齐,颇有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猪小猪落玉盘」的阵仗。由于要赶去看《侏罗纪世界2》,大家如恶狗朴屎一般飞快地扫荡完了晚餐,然后坐在金灿灿得仿佛泰姬陵的墙边蛇鼠一窝地打嗝抠牙欢笑聊天,最后发现快要赶不上IMAX的片头倒计时才落荒而逃。就在只差两分钟的紧要关头,仔仔突发奇想说:「这么难得怎么可以不拍一张合照呢?」大家一想有理就互相击掌表示赞同,于是在左顾右盼乔了N多个Pose之后足足拍了三分钟之后,我们终于……错过了片头——一边是全片最震撼的倒计时数字飞过,一边是我们三人顾不得躲避台阶和座位这些障碍物宁愿跌倒在漆黑的影院里也要手忙脚乱戴上眼镜苟延残喘地试图看到最后几个数字……所以到底是为毛不看完了再拍照片呢?路过的王先生表示他也不知道。

这次的宁波之行主要内容在于所谓的「最美风车公路」,它位于奉化区与鄞州区交界处的白岩山。吹风小队兵分两路,我和伐飞被分在了「不知道为什么走起了国道结果还要翻山越岭」小组,在经过了无数个让人贴在玻璃上的发卡弯和一个看起来好像很漂亮但是根本没时间好好看的水库之后,好歹能看到几只风车在脑门前时不时闪现一下。其实所谓「最美风车公路」,就是风力发电站的风车加上破石子路加上零星几排黄色的大波斯菊和一堆路边摊以及一个冰激凌车,虽然没有被开发,但人潮涌动和摊贩叫卖的样子完全就和其他破败的景点如出一辙。不过,经历过大风大浪盛开出彩虹的我们根本不把脏乱差放在眼里,来吧!让我们躲开丧尸一般的人群,钻进茶园和草丛里,踩在破败的轮胎上,摆着不知所措的Pose,吃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薯片,唱起「噜噜仑仑仑」,寻找着那些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儿吧!哦对了,如果非要说一个白岩山的优点,那就是在停车场山坡附近的那个卤味路边摊,豆腐干满分!竹笋肉满分!看,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像极了圆滚滚的肚皮和蛋蛋!爆炸啦!Bong!

时间有余,我们回了一趟物也不太是人更加非的理工,把当时觉得大到根本不想走完的校园走了个遍,寻找一点点曾经存在过的蛛丝马迹。太阳虽然很大,但是游荡在树荫下还能感受到丝丝凉意,虽然被仔家小朋友逼着跑了好几圈操场,做了十几个引体向上……训狗师你好,训狗师再见!想起来在好几年前,我们和小宇宙在曾经回到学校图书馆装了一回逼,这次也忍不住在大厅甘之如饴地读完了几套世界名著,瞬间觉得大腹便便一种呼之欲出的便意……果然不适合看太多书。当然我们来图书馆的目的本来就不是看书,而是对着教学楼顶的时钟给阿噜烧去啊不捎去节日的祝福。什么节日呢?当然是「时间节」啦!阿噜!看!时间!(???)

夜晚,Rio和橙汁摩擦着彼此,旋转在大力神杯里。当然,除了足球和酒精,夏日的夜晚怎么能够少了最爱的……手工劳动呢?突发奇想买来的两叠纸膜,我和仔愣是花掉了一个春晚的时间,压报废了两根颈椎和腰椎,挥洒着刻刀、剪刀和浇水含辛茹苦地拼搭出了两只美丽的头套,嗯,这样就没有人认出我们美丽的脸庞了!无论是在乡间茅房、竹林小道还是大妈洗衣服的淙淙溪流边,不论我们如何张牙舞爪拳打脚踢枪炮齐鸣马革裹尸,我们美丽的头套永远能够让我们保持……窒息!尼玛这头套透气性也太差了点吧,每一口呼吸肺泡都像是80岁的老太太在用力嘬巧克力花生豆一般歇斯底里!到底为什么要花四个小时口吐白沫做这种东西折磨自己!苍天啊这是为什么!白鹭啊这是为什么!宇宙啊这是为什么!

鬼知道,谁叫我们是佘家帮呢!再!见!


虽然能看到连绵的风车,但这是我们能找到最美的一个角度……


(点击放大)蹲在草丛里仿佛随时想要拉屎的我们。


(点击放大)公路边很想吃后面的冰激凌但是因为要拍照所以只能先忍着一边流口水一边在想特么拍快一点的我们。


(点击放大)乡间的茅房飘扬着一股屎味儿,但是这美丽的头套让我们连呼吸都很困难更别提闻到什么味道了实在太棒。


(点击放大)发现了竹林,两只熊可怎么分赃呢只能干掉对方独吞了。(但是熊特么的不吃竹子吧!)

Bonus:还有两张熊猫仔为了吃独食暗杀熊猴纸的作案瞬间被详细地记录成了动图看她以后还怎么抵赖,你说是吧小宇宙。下面两张动图点开就能看哦!
动图一
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挥别大姨妈

〇、序

这两个月做了回散钱童子,入手了即将寿终正寝的Wii,入手了小众到无处入手的Pentax K-R,入手了路过被吸引的Paul Frank帆布包……但是物质终归是满足不了精神的空虚啊,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讨厌生活的地方,无比想念排骨精,无比想念佘家帮。回忆散尽,徒留大姨妈汹涌澎湃。

和佘家帮的计划从今年初开始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搁浅,结果导致春天的厦门之行就这样嗝儿屁掉了。直到最近大姨妈泛滥,才又将聚会之事提上日程,幸好得到了小宇同学的回应,一拍即合,立马决定杀去宁波。

一、笑点无节操落满地

仔云:“自从有了和谐号这回事,俺们就忘记了还有候车那回事。”此话不假,每次我必是掐着手表一路从车站广场狂奔到候车厅,冲过检票闸口,伴着耳边传来检票员阿姨抖S的声音:“快跑快跑!还有两分钟就开了!”然后头也不回直冲站台。刚踏进车厢,还没站稳,脚下就遛动了……

到了宁波,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大猪、仔、小宇、小米和一对附件。附件的来由是——仔云:“阿鲁没有出席的原因是,她的附件太多,淳淳啦,豆腐啦”……没错,据悉,阿鲁因为附件太多,所以得了附件炎……

每次和S.H.E.聚头,笑点都会掉落一地。在要德里,我们的笑点一个一个被轮番轰炸。小宇率先崩盘,笑个什么屁都不知道……这边刚说她笑点低,那边仔居然也被“五个驾驶员”击倒……喂,“五个驾驶员”有毛好笑的啊……然后是大猪,居然还是那种一下就忘掉的笑点,让我怎么说乃呢……正当我大失所望地数落这帮家伙不学好样学阿鲁的时候,“一波三折”趁机绑架了我……好痛苦……明明一点都不好笑啊,怎么就忍不住笑……笑到气啊吸不过来,拧巴纠结在一起的鱼尾纹硬生生挤出了泪两行……笑点啊笑点啊,乃们的节操呢!矜持一点好不好啊……好不容易等到大家的笑点回稳,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突然间,小米喷了……据目击者小宇描述,某附件正在伸手夹锅里的菜渣准备洗洗锅沿的时候,突然“啪啪啪”手臂瞬间被众多不明黄色固液混合物射中,随后我的头上也遭到不明颗粒物强行登陆……晃过神来,才发现是小米莫名其妙地笑喷了……谁他妈的能给我解释解释,他妈的到底什么事情那么他妈的好笑!

二、图书馆游荡大风吹

这应该是毕业以来第一次和佘家帮逛理工吧,推荐了曾经的最爱——辉煌的茄子牛肉饭……好难吃……然后被一坨雨伞吸引到阔别四年的图书馆,可惜找电梯找了半天……作为热爱学习的好学生,我们一看到图书馆里那么多的鲜翠欲滴的学弟学妹,啊不,那么多鲜翠欲滴的知识就不可自拔了,大家纷纷争先恐后和学弟学妹探讨起生命的起源和卵巢的生理构造等重大学术问题……

在五分钟孜孜不倦的苦读之后,我们如沐春风地走出了图书馆前。一走出图书馆,我们就遭遇了理工久违的妖风。四年不见,理工的妖风风力不减,吹得过路的众女生大姨妈乱飞,吹得过路的众男生子孙满堂,吹得S.H.E.三人花枝乱颤,吹得仔差点飞起砸到一群自行车的事故现场。正是透过这样凶残的风雨,脸上的皮被吹到如鲤鱼旗般招展的我们依稀看到了远处迷雾中的钟楼。看到了钟楼,我们就想起了时间,想起了时间,我们就想起了阿鲁……于是,为了纪念阿鲁,我们用顽强的意志克服了肉体上遭受的折磨,冒着像蒲公英般被风吹走的危险为阿鲁摆了一个经典的POSE……随后,小宇内心深藏的里人格开始暴走,她首先施展了缩身大法,把整个身体缩到只有仔的上半身的高度,击溃我们的笑点,然后又趁着仔和小米调情的时候在仔背后做一些不雅动作……哎呀呀,小宇你变坏了哦!

三、挥别大姨妈说再见

达蓬山和河姆渡遗址嘛,纯粹是为了给我的Pentax练级用的,不过EXP还不够升一级的……总结一下就是:赤脚在雨中游荡了一番,拍了若干艺术照和平民照,拉了一坨小宇,吃了一顿猫价盖浇饭,湿身两次,在野人部落晒干一次。然后一路狂奔到火车站台。刚踏进车厢,还没站稳,脚下就遛动了……回头一看,大姨妈被我远远地甩在了宁波……

是的,老子就是喜欢虎头蛇尾怎么着!咬我啊!


河姆渡三人行!


一用力——噗!拉出个小宇……


牛腩大餐……各种牛腩……


来来,跟学长一起探讨一下生命起源先……


无意义POSE……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