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八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三線の花

三線の花
翻唱:蜡笔小猴子
OC:三線の花(詞/曲/唄:BEGIN)

00:00/00:00
いつしか忘れられた オジーの形見の三線
不知不觉间忘了已故伯父留下的三线琴

床の間で誕生祝いの 島酒にもたれて
它就倚靠在壁龛上那用来庆生的岛酒边

ほこりを指でなでて ゆるんだ糸を巻けば
拂去布满灰尘的琴身,拧紧松驰的琴弦

退屈でたまらなかった 島唄が響いた
单调的小岛歌谣啊,又重新回荡在耳边

鮮やかによみがえる あなたと過ごした日々は
脑海中浮现出,与你共渡的每一天

やわらかな愛しさで この胸を突き破り 
那柔美的回忆,让我的心阵阵刺痛

咲いたのは 三線の花
三线琴之花啊,在这一刻绽放

テレビの斜め向かいの あなたが居た場所に
电视机的斜前方,是你曾经坐过的地方

座ればアルミの窓から 夕月が昇る
每当坐在那里,铝窗外总有一轮晚月升起

家族を眺めながら 飲む酒はどんな味
一边凝视着家人,一边喝着不知何味的酒

眠りにつく前の 唄は誰の唄
入梦前的歌谣,是谁在哼唱?

喜びも悲しみも いつの日か唄えるなら
喜悦也好悲伤也罢,愿有一天我能唱出它

この島の土の中 秋に泣き冬に耐え
这小岛的土地上,在秋天啜泣、在冬天抗寒、

春に咲く 三線の花
在春天绽放的,三线琴之花

この空もあの海も 何も語りはしない
天空也好大海也罢,都沉默不语

この島に暖かな 風となり雨を呼び
而为小岛化为暖风,唤来春雨的

咲いたのは 三線の花
三线琴之花啊,在此刻绽放

秋に泣き冬に耐え 春に咲く 三線の花
在秋天啜泣、在冬天抗寒、在春天绽放的,三线琴之花

肚脐眼儿的呐喊

肚脐眼儿的呐喊

七月的最后两天,仔和宇宙来给本猴过生日了!为了回馈她们的厚爱让他们的温州之行充满噩梦般的意义,本猴精心策划了动车事故事发地一日游……

上午仔比呆你个呆还要忐忑地坐上了从宁波驶往温州的动车,一路发短信打电话差点到没电害本猴搞不清她去的是利比亚啊还是利比亚。在接到活着的仔之后就听从一块钱爸爸的委婉晦涩地指鹿为马向景点进发,期间为了买SD卡还顺便游览了一番风尘仆仆的城郊结合部结果发现了路痴一枚……至于景点本身嘛……这是坑爹来的吗!虽然看起来有一点噩梦的感觉但实际上是一点噩梦的感觉都没有的,总觉得开发度不高而且相关的人性化服务好像也是一点都没有的……呀!退票退票啦(掀桌)!

……

吃过中饭之后,我和仔为了消灭等待宇宙的时光和抢走婊子公主的库巴而展开了激烈的WII大战!无数次被史莱姆级别的小乌龟亲吻被滑落平台被机关碾压之后,我们用自杀变泡泡的策略一路逃窜花了一个下午才把库巴的第一个爪牙消灭掉,结果却很无脸地在第二幅地图的第二关无限REPLAY,这直接导致了仔在次周以迅雷之势入手了WII这部夕阳主机并闭关修炼到无数次走火入魔,在此给仔淫湿一手:“手指磨烂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言归正传,既然说是肚脐眼儿的呐喊那么如果不提到肚脐眼儿的话那就是标题党了。我像是标题党吗?没错,我不是标题党,所以我一定会提到肚脐眼儿的。对不起,我刚刚好像迂回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原来仔还不知道温州咖啡馆的特色啊!于是第一天就带着仔去了传说中的“抠抠咖灰”点了传说中的只要在温州开咖啡馆就必备的如果没有就会像星巴克那样开了不久就关门的就像每一个处女都必须有的膜那样的菜品——酸菜鱼和炒螺蛳……两个人点了六个菜,吃到肚脐眼儿裂开的时候,我们回去车站接宇宙,走的是瓯海大道。

我擦你妹的瓯海大逼道!老子从来没有开过那么恶心的路,有听说过自己开车能把自己开到晕车的吗!老子就是啊!一边吐一边开的途中,为了珍爱生命还插入了数条死胡同,简直就和折磨片一样逃了又被抓逃了又被抓最后还落得个BAD ENDING……这一路折腾,茶山的麻辣鱼都也激不起食欲了,满脑子吐的味道连肚脐眼儿都瘪进去了,好在仔和宇宙的味蕾越战越勇还有精力舞蹈……回来(又)在糖佰福吹了生日蜡烛引起围观无数,又一边打着饱嗝放着屁一边到井上料理吃自助……肚脐眼儿裂开了啊有没有!肠子满出来了啊有没有!

只听肚脐眼儿一声呐喊:老子裂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