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六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挥别大姨妈

挥别大姨妈

这两个月做了回散钱童子,入手了即将寿终正寝的Wii,入手了小众到无处入手的Pentax K-R,入手了路过被吸引的Paul Frank帆布包……但是物质终归是满足不了精神的空虚啊,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讨厌生活的地方,无比想念排骨精,无比想念佘家帮。回忆散尽,徒留大姨妈汹涌澎湃。

和佘家帮的计划从今年初开始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搁浅,结果导致春天的厦门之行就这样嗝儿屁掉了。直到最近大姨妈泛滥,才又将聚会之事提上日程,幸好得到了小宇同学的回应,一拍即合,立马决定杀去宁波。

一、笑点无节操落满地

仔云:“自从有了和谐号这回事,俺们就忘记了还有候车那回事。”此话不假,每次我必是掐着手表一路从车站广场狂奔到候车厅,冲过检票闸口,伴着耳边传来检票员阿姨抖S的声音:“快跑快跑!还有两分钟就开了!”然后头也不回直冲站台。刚踏进车厢,还没站稳,脚下就遛动了……

到了宁波,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大猪、仔、小宇、小米和一对附件。附件的来由是——仔云:“阿鲁没有出席的原因是,她的附件太多,淳淳啦,豆腐啦”……没错,据悉,阿鲁因为附件太多,所以得了附件炎……

每次和S.H.E.聚头,笑点都会掉落一地。在要德里,我们的笑点一个一个被轮番轰炸。小宇率先崩盘,笑个什么屁都不知道……这边刚说她笑点低,那边仔居然也被“五个驾驶员”击倒……喂,“五个驾驶员”有毛好笑的啊……然后是大猪,居然还是那种一下就忘掉的笑点,让我怎么说乃呢……正当我大失所望地数落这帮家伙不学好样学阿鲁的时候,“一波三折”趁机绑架了我……好痛苦……明明一点都不好笑啊,怎么就忍不住笑……笑到气啊吸不过来,拧巴纠结在一起的鱼尾纹硬生生挤出了泪两行……笑点啊笑点啊,乃们的节操呢!矜持一点好不好啊……好不容易等到大家的笑点回稳,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突然间,小米喷了……据目击者小宇描述,某附件正在伸手夹锅里的菜渣准备洗洗锅沿的时候,突然“啪啪啪”手臂瞬间被众多不明黄色固液混合物射中,随后我的头上也遭到不明颗粒物强行登陆……晃过神来,才发现是小米莫名其妙地笑喷了……谁他妈的能给我解释解释,他妈的到底什么事情那么他妈的好笑!

二、图书馆游荡大风吹

这应该是毕业以来第一次和佘家帮逛理工吧,推荐了曾经的最爱——辉煌的茄子牛肉饭……好难吃……然后被一坨雨伞吸引到阔别四年的图书馆,可惜找电梯找了半天……作为热爱学习的好学生,我们一看到图书馆里那么多的鲜翠欲滴的学弟学妹,啊不,那么多鲜翠欲滴的知识就不可自拔了,大家纷纷争先恐后和学弟学妹探讨起生命的起源和卵巢的生理构造等重大学术问题……

在五分钟孜孜不倦的苦读之后,我们如沐春风地走出了图书馆前。一走出图书馆,我们就遭遇了理工久违的妖风。四年不见,理工的妖风风力不减,吹得过路的众女生大姨妈乱飞,吹得过路的众男生子孙满堂,吹得S.H.E.三人花枝乱颤,吹得仔差点飞起砸到一群自行车的事故现场。正是透过这样凶残的风雨,脸上的皮被吹到如鲤鱼旗般招展的我们依稀看到了远处迷雾中的钟楼。看到了钟楼,我们就想起了时间,想起了时间,我们就想起了阿鲁……于是,为了纪念阿鲁,我们用顽强的意志克服了肉体上遭受的折磨,冒着像蒲公英般被风吹走的危险为阿鲁摆了一个经典的POSE……随后,小宇内心深藏的里人格开始暴走,她首先施展了缩身大法,把整个身体缩到只有仔的上半身的高度,击溃我们的笑点,然后又趁着仔和小米调情的时候在仔背后做一些不雅动作……哎呀呀,小宇你变坏了哦!

三、挥别大姨妈说再见

达蓬山和河姆渡遗址嘛,纯粹是为了给我的Pentax练级用的,不过EXP还不够升一级的……总结一下就是:赤脚在雨中游荡了一番,拍了若干艺术照和平民照,拉了一坨小宇,吃了一顿猫价盖浇饭,湿身两次,在野人部落晒干一次。然后一路狂奔到火车站台。刚踏进车厢,还没站稳,脚下就遛动了……回头一看,大姨妈被我远远地甩在了宁波……

是的,老子就是喜欢虎头蛇尾怎么着!咬我啊!


河姆渡三人行!


一用力——噗!拉出个小宇……


牛腩大餐……各种牛腩……


来来,跟学长一起探讨一下生命起源先……


无意义POSE……

久坐要你命

久坐要你命

悲摧的是——我为了翻译这张图片,多在电脑前坐了3个多小时……


此图为封面,点击查看全部内容

原图来源

竹席的逆袭

竹席的逆袭

6月20日晚,月不黑风不高,本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老子一边看着《恶搞研习社》,一边在床上自HI,结果睡意一波一波袭来,于是翻了个身准备睡觉。谁料这身翻得叫贼嘎一个结棍,结棍到席子缝隙的竹刺硬生生刺破了大腿并斜插进了大腿皮下,然后啪一声断在了里面……这你妹的比皮试疼多了啊!……无声尖叫中……

拿灯照了照,只见创口开始慢慢渗出血丝,而边上皮下则一道明显的突起,用手轻抚分明还能摸出一根淫荡的突起物……这货是安家了吗!于是咬着牙想把竹刺从入口挤出去,挤了半天,挤到老子疼得头一阵一阵发晕连后背都麻了个痹的了,可除了挤出一摊摊血之外,不仅啥都没挤出来,还把皮下的竹刺给挤歪了……汗涔涔啊,再继续咬牙把它挤挤正……

这时,老妈拿出一根闪着银光的绣花针淡淡地说了句:把肉挑开吧……

……

老子当即决定带着竹片过一生了。涂点碘酒,贴上邦迪,一边试着用意念把它排出去,一边忍着淡淡的疼痛准备睡觉……

……

第二天,还是去姐夫那做了处理。在1/5管麻药的作用下,伤口开始冬眠。于是姐夫开始用小手术刀切西瓜,一边切一边用纱布擦一边在肉里挖……挖了半天,终于把那根该死的血淋淋的竹刺挖出来了,足足有两厘米吧……卡呜!这货怎么插进去这么深的啊!老子难道反射弧滞后了咩!

好吧,因为是微创手术所以伤口不用缝,不过因为靠近关节处,其实最好应该休息两天少走路。然后我从医院出来屁颠颠跑给领导打了个电话,说反正我上班就是开开车、坐坐电梯和剪剪录音什么的,不用怎么走路的,明天就上班吧。领导说,好!

……老子是有多贱啊!果然这玩意儿插进来就是为了带着智商私奔去的!

番外篇:预兆

其实就在前一天的那一个晚上,老子的左半边屁股还被一根头发插了进去……开始就觉得屁股的这个位置上怎么可能会有根毛,还感觉被人用力拽着疼,估计是抽筋了……被扯了好几下疼得受不了才发现屁股上有半根头发露在外面……我擦!我的肉是有多嫩啊!好在这头发硬度和细度堪比针灸,我啊啊啊用力一拔,不见血……

敢情那是竹席向我发出的战帖啊!


好大的创可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