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忆所

前不久魔都的Art 24 Hours(艺术24小时)简直是展览狂魔的饕餮盛宴了,第一时间秒杀了98元的早鸟票,早早就开始做攻略在纸上画起了六芒星。按照以往逛展的尿性,一天一般也就只能逛两到三个展,但是一出这种一张Pass随便逛的活动,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一种不多逛几个就吃了大亏的心态,尽管其实三个展就能回本,但依然在18个场馆,25个展览之间选了很久。

早上10点,到达预约好的Prada荣宅,取了通票,开始了一天的赶场行程。比起「罗马1950–1965」这个展,荣宗敬故居荣宅本身更值得一看,这幢花园洋房的木雕、壁纸、灯饰和各种花窗玻璃都透露着古典奢华的风味……简单来说,就是有钱……到达第二站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的时候还算早,总算是避开了人民广场大爷大妈的相亲人潮,至于这个「动漫美术双年展」嘛……其实看见动漫两个字就能感受到浓浓的坑意,但直到真的逛完才会发现,这是真特么坑啊。只要能够跟动漫搭上半点边,无论什么元素都能往里塞,又没有特别惊艳的展品,搞得整个展就像是某些国内旅游景点,仿古的和西洋的胡乱堆砌在一起,违和感满满。尽管如此,我竟然还能在不经意的走马观花之后回答出了二楼场馆隐藏的通关密码,果然从来不会抓重点也是能够歪打正着的……中午时分,到达第三站外滩美术馆(RAM)。个人还是蛮喜欢RAM的场馆的,但是Fondazione Sandretto Re Rebaudengo(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基金会)的Walking On The Fade Out Lines(行将消退)杂烩展也只能说是参差不齐,个人感觉比前两个展稍微好一些,稍微可以看的展品,不过滥竽充数的也不在少数。之后是复星艺术中心(Foshin Foundation)展出的Tomás Saraceno(托马斯·萨拉切诺)的Aerographies(原地飞行),展览本身还是值得一看,但是这个展馆实在让人一言难尽,尤其是二楼展厅的两侧窗户引入自然光,将展品自身的光影打得支离破碎,十分影响观感,最终只能沦为一个各路妖孽排队自拍的背景而已。

好了,重头戏来了!最爱的魔都展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这次依旧没有让我失望,Christian Boltanski(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的Storage Memory(忆所)应该是全天最棒最留恋往返的一个展。这位出生于二战的「表现主义观念艺术家」通过光影技巧,用丰富的肖像营造出浓浓的人文关怀。无数婴儿安详的脸庞在举行装置中吱吱地滚动,迸射出寂静的生机,无数无名少女的头像在红色、紫色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致郁而迷人的气息,仿佛伸手就能够触摸到每一个陌生脸孔流淌着的生命轨迹。现在和过去,怀念和回忆,死亡和永恒,这些看似无形的思索竟生生交织在黑暗而迷幻的光影中,如闪烁的心跳一下一下敲击着胸膛,震颤着灵魂。

顺便说一下,PSA的另一个杂烩展——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的A Beautiful Elsewhere(陌生风景)也还不错,北野武、横尾忠则、Ron Mueck等3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绝对能让你大快朵颐。

在PSA一个场馆就花了三个小时,晚饭之后去了最后一站,唯一到晚上还开放的美术馆——昊美术馆。尽管展览本身略微坑,但是美术馆的商店还是可以逛一逛的,一股脑儿把各路大牌艺术家的合作款全都收入囊中,从旅行箱到冰箱贴,上至数十万元下至几块钱,你总能找到几个愿意心甘情愿掏出人民币的玩意儿,虽然我最后还是空手而归了。

嗯,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说是艺术24小时,其实最多也只有12小时,算上两餐时间和路上的时间,真正的看展时间少得可怜。这次总共逛了6个展,其实只有PSA超出预期,然后是RAM和Foshin也算凑合,剩下的嘛……看展也是要寻求快感的,那些不能让你高潮的展,真的就不用去了。


艺术24小时通票,跑得越快赚得越多,西方记者笑而不语……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在RAM楼顶拍拍对面正在施工的大楼外立面,其实只是莫名觉得蛮好看的而已……


荣宅的玻璃顶饰,中式和欧式杂交在一起,孕育出一种有钱任性的新生味儿。


复星,原地爆炸啊不,原地飞行展,形式大于意义,自拍扎堆,顺便搂搂抱抱的展。


昊美术馆的Zaha Hadid(扎哈·哈迪德)展,冲着建筑去的,结果是以她的跨界产品设计展……嗯……只有这一堆花瓶稍微可以拍一拍……


昊美术馆的商店大概是最值得逛的地方,全都是大咖周边。突然发现,蔡志松的故国系列还是蛮有意思的……


PSA,忆所展,Va et Vient(归去来),不能更美。


PSA,忆所展,Monuments(纪念碑),一系列以儿童黑白照片和画框组成的光影装置,一股莫名的仪式感。


PSA,忆所展,Autel Detective(侦探祭台)。


PSA,陌生风景展,北野武的无题画作。


MoCA,二楼的某个门……而已……


RAM,行将消退展,Sarah Lucas的Nice Tits,不过好像除了Tits之外还混入了别的东西……


PSA,门口,没赶上的仲条正义设计展……遗憾,撇嘴……


复星,原地飞行展,我在气球下躲雨?


RAM,行将消退展,Pae White的Still Untitled,12米宽的巨幅壁毯,营造一种不在抽烟胜似抽烟的快感(并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悦耳的舞动和美味的声音

又去魔都看了两个展,PSA的「身体·媒体II(Body Media II)」以及民生现代美术馆的「透明的声音(Listening to Transparency)」。这两个群展都很有多的装置艺术和感官交互展品,说白了就是很适合装逼,尤其是PSA的「身体·媒体II」……话说PSA应该是最爱的魔都博物馆了,每一次的主展都洋溢着一种诱人的猎奇感,再加上可以逛逛「电铺」翻翻新奇的小玩意儿但不买,以及去楼上的平台看看雾霾下灰蒙蒙的黄浦江对岸,实在没地方去还可以去咖啡馆咬咬牙点一些性价比不太高的点心和完全没有想喝的咖啡发呆,打发个半天是妥妥没问题的吧,嗯,下次一定去办个会员卡。

其实,「身体·媒体II」已经是二刷了,有两个原因,一是奥地利艺术家Kurt Hentschläger(官网)的沉浸式体验项目「Zee」很值得再去挑战一次,二是这次刚好赶上了结合本次展出的特别剧场——由西班牙艺术家Iratxe Ansa、Igor Bacovich创作的Metamorphosis国际驻留项目「Body Conception」,于是琢磨了一下反正无聊就又去了一次。

「Zee」是一个可以让人发疯的沉浸式体验项目,把一群人关在一个充满白雾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剥夺听觉和视觉,然后用极简音乐和亮瞎狗眼的各色频闪灯去刺激感官。由于白雾的浓度很高,在频闪灯的闪亮下双眼会看见花筒般的幻象,各种致密图形挤满视野,即便闭上双眼也无法逃脱。然而频闪灯闪光的频率很高,你又很难分辨每一下闪光呈现出的幻象究竟是什么图形或图形,也无法确认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就是任由各种颜色交错的图案一次次刺激你的视网膜,直到呕吐和晕厥……好吧没有呕吐和晕厥除非你有癫痫症,但事实上还是有很多人在几分钟之后就承受不了提前离场了,而挑战完12分钟不间断的频闪之后,你会欣喜地发现你的氪金狗眼已经升级成了……充血的氪金狗眼……

「Body Conception」其实就是一段现代舞,亮点在于开场部分的一段即兴舞蹈,在强劲的动词大慈节奏下,舞者根据银幕上出现的提示词群魔乱舞搔首弄姿自摸胡了,令人印象深刻。相比之下,主题部分就显得中规中矩。现代舞,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无非就是舞者摆出一副面瘫脸或很难以揣测心理波动的表情用各种奇异的姿势扭转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件,营造出一种野兽派画风的狂野运动。表演结束后,大家若有所思地报以了热烈的掌声,然后在交流环节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比如理解到了情感与理智啊悲欢与离合啊布拉布拉,然后眨巴眨巴双眼期待着创作者给予肯定的眼神像极了班里抢答问题的学习委员。结果Igor和Iratxe面面相觑互相嘀嘀咕咕了很久说,那啥,我排这个舞啥意思都没有就是大家很想自由的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我非常谢谢你的解读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要表达什么真的没有对不住啊……然后有意思的是,这之后还有一位同学穷追不舍地又问了一次:老师啊你刚刚说你不想表达什么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你真的真的没有不是表达那啥啥啥吗?怎么可能没有中心思想呢你不告诉我答案我怎么拿满分儿呢?

我内心很想求这些同学们放过这两位被逼问到两眼泛泪的老师,学我们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装个逼能死吗!

诶突然发现还没有来得及说「透明的声音」,但是我不想写了,总之就是一个同样很好看很好听的展啦再见!(什么鬼!)


「Body Conception」前戏部分,大家都很卖力,年轻的巴迪飞溅着汗珠。


继续是「Body Conception」的前戏部分,这时候根据提示,大家开始呆滞,喘息回血。


「Zee」的房间里,能见度不超过50公分,拍出照片来才知道当下是什么颜色的光。


「身体·媒体II」的一处展品,德国视觉艺术家Ulf Langheinrich(官网)的「No Land IV 2.0」。


「透明的声音」展中由法国艺术家Pierre-Laurent Cassière(官网)创作的「Schizophone」,戴上这副听觉义肢之后,听觉可以放大223%(不要随便给出一个看起来很可靠的数字!)总之可以听见很多以往听不见的声音,如果附近有人对你拍个掌的话,你就聋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什么?你说什么?

00:00/00:00
Meridian by ODESZA from A Moment Apart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呱唧呱唧

自从上次去看过黄永砯的蛇杖之后,就对Power Station of Art印象莫名的好,这次看到Dick Ng等人加盟的Snacks展也在PSA,于是穿着他画的Tee呱唧呱唧的赶去了!刚进展厅,就看到了他的「这不是相机啦」在墙上被放得巨大,然后略羞耻的在边上转了十分钟,才鼓起勇气请人帮忙拍照,最后还是被人发现了我穿的Tee,顿时害羞得不要不要的了!(乔巴脸……)

当然,除了Dick Ng的多个作品遍布全馆之外,Snacks展还是很有看头的,尤其是渡邉博史的摄影作品「内藤家の能面」、Olivier de Sagazan的行为艺术「Transfiguration」、Brandon Ballengée的动物实验「Malamp: The Occurrence of Deformities in Amphibians」、Escif的巨型绘画「Fire Plan」、Boonsri Tangtrongsin的动画系列短片「Superbarbara Saving the World」等等,当然下面照片中的那几个也是强推的。说个题外话吧,下午准备离馆的时候刚好遇到了Jan Bucquoy的行为艺术「Oil on Canvas」,于是排队等了一份免费的炸薯条……呱唧呱唧……嗯……非常难吃……


沈伟摄影作品「桌面」,拍裸体出名的摄影师,竟然拍起了静物,啧啧啧……


澤田知子摄影作品「School Days」,全是一个人的脸……


依旧是澤田知子的摄影作品「School Days」……依旧全是一个人的脸……看久了还略惊悚的……


杨学德的独立出版物「胶报」……嗯……我喜欢……


最后压轴的,当然是我和Dick Ng漫画「这不是相机啦」的合照啦!这下是相机啦!(冷漠脸比Yeah)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