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机的最终审判

这几年都会趁着参加费那奇北京动画周的机会,去北京逛一逛展。这次刚好赶上UCCA年度大展、意大利国宝级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的中国首次个展The Last Judgment,自然更加不能错过。

虽然去过很多次798,但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这还是第一次去UCCA,整个展馆并不大,不过也算是Naurizio Cattelan的集大成个展,其中就包括了Novecento(2007)等用马匹标本制作的作品。这些马匹或者安静地吊在半空中,或者脑袋砸进墙里,由于是真实的标本,因此作为当代艺术出现时还是略显震撼。它在让人惊叹之余,也莫名产生了尸体带来的死亡焦虑和心悸,同时,又能察觉到一丝戏谑。然而,这一系列作品在国际上也引发过争议,其中以Untitled(2007)为甚。有评论家认为「It’s an exodus we’re witnessing, not a search for freedom…Cattelan’s horses do not seek freedom but survival」,但也有人质疑「What kind of world do we live in where people find entertainment from a horse with its head buried」?而Naurizio Cattelan自己也坦言「Of course, not all exhibitions can be artworks…One of those cases where the whole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来源

除了死马之外,展厅里另一个焦点作品就是Comedian(2019)。这根被胶带固定在墙上的香蕉也许是展馆里最多人驻足观看的展品了,在商店里也可以在各种周边看到它的身影,仿佛成为了Naurizio Cattelan的代表作一般。无论是Untitled(2007)还是Comedian(2019),我们可以感受到Naurizio Cattelan身上的一些反骨。他的作品挑战生命,挑战自然,挑战艺术,挑战权威,玩世不恭,静静地等待着参观者的最后审判。

有时候,我们看展,也许也应该在走近一步的同时,内心多一分抽离。展品是否称得上艺术品,艺术品是优是劣,参观者心中可以有自己的好恶,但也不必为此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如今国内的艺术展越来越多,参观者也更应该有所选择,买票之前多了解一些,自然也就不至于花钱找罪受,走出展馆还在骂「这特么什么玩意儿?」


Comedian(2019)。根据Vogue之前的报道,这好像是认真的香蕉,如果坏掉了就根据作者的指示换一根新的……(来源


Spermini(1997)。中文翻译《精迷你》,算是比较原汁原味的翻译了,看这些人头在墙上的辐射范围……嗯,就量蛮大的……


No(2021)。这个作品还蛮震撼的,尤其是和后面的Novecento(2007)一起看的时候


We(2010)。算是对艺术家组合Gilbert & George的作品In Bed with Lorca的重构,嗯,或者也可以叫做parody


Mini-Me(1999)。这个小人有很多版本,屋顶、柜顶、书架,不过姿势和神情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后面还有一排看起来很逼真的鸽子标本


跟著名的Novecento(2007)合影

另外,这次在798逛的时候偶然在IOMA发现了明和电机的展《超常识创造力工厂》。距离上一次在上海被这个日本音乐组合震撼到,已经过去了五年,详情可以看一看当时写的日志《不会音乐的工科男不是好极客》,后来还去看过他们的演奏会,所以也算是满熟悉了。这次应该是他们在北京的首次个展,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买票进去了。

这次北京的展算是明和电机集大成的展了,基本上上海展的东西都在,此外还多了一些这几年新出的玩意儿,只是舞台稍微小了一点,演出似乎也没有第一次看上海站时候的震撼了,可能是因为少了人偶Punch Kun(拳击君)和Renda Chan(连打酱)脑袋弹飞的桥段,也可能是看太多次了(?)……好在换装环节也保留了下来,当然还是必须要穿起来拍个照哒!


海报合影!


一模一样姿势的换装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帝都小记

一、第一站:后海——南锣鼓巷

周五晚戴着黑眼圈飞抵帝都,一路哈欠连天颠簸至北五环仰山路。

住的房间边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餐厅——粥六粥日,迷恋那里的酥烂排骨和高压带鱼,那些世间少有的美味。显然,对一个连飞机餐的迷恋者,这样的赞美却凭空少了几分说服力……

宾馆位于北五环附近的仰山路,一片很干净很安逸的区域。清晨的蓝天镶嵌着几簇崭新的写字楼,切割出光影分明的线条。一股股热浪携带着无尘的清澈,给帝都带来一片远离尘嚣的城郊地带。

沿途,树木肆意铺陈在路边,林立在老房子的周围,七八米高,遮天蔽日……

就在这样的风光中,搭乘了拥挤的地铁,来到帝都之行的首站——南锣鼓巷。

对于腻味了鼓浪屿或者上海田子坊的人来说,南锣鼓巷并无新意。但是上午慵懒的时光,还是给这一片在傍晚才逐渐热闹的小巷带来了一种原始的静谧。

一路走到什刹海,才在一瞬间领略到了帝都的美。

这里有好似西湖般的湖光荷色,纵然微缩了尺寸,但是却也显亲切近人。经过前海慢慢向后海逛去,从湖边绿荫密蔽的安静胡同到逐渐喧闹的市井风光,一种很悠久的气息在这里沉浸着……

偶尔,耳边掠过的阵阵京腔京调,让人恍惚觉得坠入了另一个迥然不同的时光里,任凭光阴轻轻从身边拂去……

二、第二站:奥林匹克公园——久石让电影音乐盛典

对于这场官方名为「Joe Hisaishi 3.11 Charity Concert The Best of Cinema Music」的赈灾慈善音乐会全球第四站北京站的演出,任何的溢美之词都是苍白无力的。

从「風の谷のナウシカ」磅礴开场曲到「崖の上のポニョ」童声齐唱结束,久石让老爷子用时而水流时而铿锵的钢琴独奏和征服了整个场馆。

半场的积蓄,终于在「おくりびと」的大提琴声中崩盘,泪水如何都控制不住。终场那一刻,在一阵一阵颤抖中,把双手拍得通红,高喊着ENCORE。曲终人散,余音缭绕。是夜,无人入眠。

三、第三站:798艺术中心

北京的艺术区和别处有着不太一样的风韵。在这里,处处显露出一种帝都的霸气和萧条,少了一份喧嚣,多了一份沉浸。虽然游人如织,但是却往往可以很轻易地在一个角落,找到一处时光的停滞。坐在炙热的阳光里,一种久远的气息将周身包围,与世隔绝,只闻蝉鸣,和阵阵夏日青草的芬芳。

各种各样的雕像就这样突兀地伫立在路旁,在经历无数路人的观瞻之后,默默恒守着光阴流转,任凭时空在身上划上一道道岁月的痕迹,留下一种淡淡的清香,愈久,弥坚。

798里坐落着一些展厅,也许不太有人光顾,却依然洋溢着浓烈的存在感,也许安静得让空气停滞,却时常带给人星空般的绚烂。

这是个奇怪的地方,废旧的工厂点缀着落了色的漆,但是一种在时间谷底奋力上扬的朝气却一波一波夹杂在波澜不惊的水面,不时激起一茬茬浪花。在这里,你沉浸在时间里,却能时刻感受到先锋的力量。或留恋,或启程,你发现自己就坐在这趟古老的列车里,不可逆行地前进着。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