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代

高中時代

今天(十月二十七日)是本猴的高中——溫二中一百一十周年校慶紀念日。

光緒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春,晚清樸學大師、教育家孫詒讓主張發展職業教育,呼籲振興家鄉蠶桑生產,發表《告溫州同鄉書》,鳩資創辦永嘉蠶學館,此即溫州二中的前身。

之後1928年,舊溫屬商科職業學校、蠶桑學校和女中合併為中山中學,7月改名為「舊溫屬六縣聯立初級中學」,簡稱「聯中」。1954年,校名改為「溫州第二中學」至今。

目前,溫二中是溫州市直唯一兩所省一級重點中學之一(另一所就是溫州中學啦),挖哈哈!

本猴考入溫二中時,剛剛遇到初高中部分離,高中部遷到了郊區地帶的黃龍君子峰山麓,佔地180畝。於是幸運地!本猴就開始了寄宿制的高中生活啦!

因為當時的新校園還只有一個雛形,所以每天都要忍受著開山炮的折磨。而由於寢室樓緊缺,一開始的寢室是也八人一間。雖然擠得慌,但是也別有一番趣味。

本猴的室友是各色各樣,有偏激狂,有色情狂,有悶騷的,也有激動的……每天晚上聽JL講黃段子也是本猴的樂趣之一,當然,本猴的鬼故事也很受歡迎的。

還記得每晚熄燈後的那個熱鬧啊,當時團委下屬有一個學生巡邏隊,每晚負責巡邏叫床(呃,就是叫大家上床),並且會把特別吵的寢室記下來,第二天在晨會點名批評……有時候,政教處主任「根號二」(個子很矮,愛嘮叨,不過五官長得倒很受小女生歡迎)也會親自出馬,跟鬼似的陰在門口……記得有一次陰在門口,裡面的同學不知道還衝他喊:「門口誰啊,扮鬼啊!」……結果……被「根號二」訓了幾個小時,內容大約是通過中國博大精深的歷史和哲學來闡明不能隨便說人家扮鬼的原因……

還有一次,「根號二」跟我們描述了一件更汗的事情,就是有人在男生某層的浴室里發現了一坨便便……然後狂罵我們沒有素質……本猴猜測,這便便的主人是想用便便來表達他的抗議吧……

本猴的高一生活貌似還是很豐富多彩的,加入了團委宣傳部和校廣播台,認識了很多強人,那時候的廣播台很搞笑,每天早上和下午還要負責播放升旗和降旗的音樂,本猴常常會忘記,被罵了N次……本猴和Tiger(母)主持的是一檔娛樂節目,讀讀娛樂新聞,放放磁帶就OK了(據說本猴的聲音從廣播里傳出來很好聽挖哈哈哈)!

當時的生活感覺也很輕鬆,當然成績也就嘩嘩往下掉,特別是數理化,學得本猴頭大(當然政史地也不好)……不過英語和語文倒還都是拔尖,那時候的語文有一個作業就是一周一篇隨筆,而當時的語文老師張戈也是給了本猴很大的信心,每次本猴寫個兩三頁的隨筆,她都會寫上半頁或是整頁的評語,給了本猴很大的動力。記得大學裡有一次回二中碰到了張戈,她已經大肚子了,還不忘調侃本猴的文筆,哈哈哈,沒有那麼厲害啦(臉紅)!

那一年本猴還拿了個全校英語口語比賽的第一名,讓人手足無措啊,不會太囂張嗎?哈哈!為此還被班主任當堂表揚,爽的類!

說道班主任,真是有一大堆事情好講,我們九班的班主任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長得很猙獰,說話會噴火。從進入這個班級以後,本猴沒少被他批,記得上次本猴素描了一張三星隨身聽的廣告還被他沒收並叫到辦公室談話,告誡本猴以後不許再畫下流的東西(只是一個女生的背部而已啊)……

雖然他是英語老師,但是我們都覺得他發音超級不準(他們那個年代都是語法好),只有一個單詞比較能聽,那就是「Vacation」……所以後來「Vacation」就成了他的代名詞……Vacation也挺陰的,每次自習的時候都會悄悄溜走,然後悄悄站在窗外偷窺,甚至有時候到了神出鬼沒的地步,於是才會有諸如「三樓不靠走廊的窗口突然鑽出Vacation的頭」和「上廁所拉開拉鏈突然鑽出Vacation的頭」這樣的搞笑段子。

Vacation也害本猴出過糗,有一次春遊之前在課堂上,他叮囑我們路上小心,如果有人暈車,可以用一種葯,貼在肚臍上的,叫,叫……「叫肛泰」本猴脫口而出(因為那時候廣告打得很兇,就是「貼肚臍,治痔瘡」那個),全場爆笑,羞得本猴恨不得鑽到地里去……

到了高二,面臨文理分班,不得已選擇了文科,於是轉到了六班,和好朋友分開,來到一個新的環境的確讓人很不適應,因為女生比較多,班裡又有幾個看不順眼的人物,感覺也不是很好……於是當時還是有事沒事往九班,午飯也是和他們混。

漸漸適應之後,發現還是有些樂趣的,第一就是教我的同桌小白講溫州話(他是瑞安人),可是他就是被本猴笑的命啊挖哈哈……另外就是和小白,猩哥還有個誰忘了聯手組了一個文學聯盟——淺葉町,還有一個網站的,裡面都是我們寫的文章(本猴的「獅子和白羊」就是那個時候寫的)。

至於社團活動嘛,除了繼續本猴的廣播站以外,還參加了學生會/團委選舉併當選為新一屆記者團團長(嘿嘿,以前真高調)。高二的藝術節,我們班排演了音樂劇「笑傲江湖」(本猴負責打手鼓……汗);高三我們班的節目更是結合了朗誦,表演,歌曲,器樂和街舞,十分宏大(聽起來很了不起似的,本猴負責朗誦和街舞哦)。雖然最後都沒有獲獎,但是這份獨特的經歷還是讓人記憶猶新的。

一直到高三,本猴才和六班的同學也漸漸熟絡起來,因為跳跳和展昭(兩個都是女子排球校隊的)的關係,也接觸了排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沒有男隊,所以本猴也只能在邊上和她們墊墊球而已(剛剛發現今年二中排球男隊在溫州市中學生運動會獲得高中組第一名啊!真鬱悶)……

再後來認識了魯可,主人,婭婭,企鵝,生活才變得精彩起來。當時的主人阿尤收了好多寵物(她還有一個祖先),金吒,木吒,本猴是水吒,後來又收了火吒和土渣……結果土渣又收了一個寵物,再結果那個寵物又收了一個寵物……這個奇怪的寵物大家庭……

那個時候突然迷上了偵探小說,於是和同好卓然,葉潔和小白構思了一個奇妙的校園破案故事,一個校園連環殺人事件就在我們幾個人的推理和調查之中漸漸清晰起來,原來兇手就是……保密!(神經……)

我們討論劇情尤其是如何設置包袱和解包就花了N個星期的時間,之後我們決定把它寫出來,每人負責一點,結果好像也不了了之了(好像寫了也有2/3了,結果本子不知道弄哪裡去了,好可惜,劇情很巧妙很引人入勝的啊)……

最後半個學期是最開心的,每天下午都會和魯可等人去墊墊球之外,晚自修還會和企鵝狂聊天(當然是用寫的),到後來,甚至和魯可企鵝翹晚自習去漆黑的工地捉鬼(當時被一個漂浮的香煙頭嚇個半死,後來才發現原來是個人,因為太黑了,只看見香煙頭……)。

對了,那時候的寢室已經升級到六人一間並有空調飲水機了(水電全部免費啦啦啦),我們的還帶獨立衛生間,可是沒有熱水,而女生更加高級,已經有熱水了,所以那個冬天還老是躲過宿管婆婆,和魯可偷偷溜進女生宿舍洗熱水澡,如果運氣不好碰到宿管婆婆查房,就要和她打游擊戰,怎麼個游擊法呢?就是萬一被婆婆了看到了,尖叫一聲轉身就跑……好刺激啊!(這算是哪門子的游擊戰啊……)

那個時候還喜歡在傍晚看天,不知道是郊外的關係還是什麼原因,那時候的天特別藍特別藍特別好看,一看就是半個多小時(放空)……

最後一段時間心情特別不好,就和跳跳魯可留到很晚,等晚自習的人都走光就跑到天台大聲唱歌(拿著歌詞),發瘋似的吼叫,發泄,哈哈!(估計那時候被寢室里的N多人畫圈圈了……)

那段時間本猴和卓然葉潔小白合辦了「香草會」(因為用了麥斯威爾香草味咖啡的盒子),班裡的每一個人只要繳納兩元錢即可入會,以後如果有零錢就要捐到盒子里,我們負責一周用裡面的錢買一次零食,所有的會員都可以分享!結果吸納了班裡2/3的同學入會哈哈!

高考臨考複習的前一天,也就是我們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個晚上的晚自習之後,香草會在樓上的空教室里舉辦了一個Party,我們買了100多元的零食,並偷偷地從校外買來了啤酒。正酣時,酒沒了,於是派本猴和魯可下樓再去買幾瓶,可是沒想到回來時發現大家情緒不對。

企鵝她們正在唱著她們自己改編的寢室室歌,而很多人都在偷偷抹淚。那一剎那,本猴突然崩潰了,「不要這樣吧」,看著窗外,眼淚就不知不覺涌了出來。本猴哭得好傷心,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小小趕緊用校服遮住了本猴的頭,說哭得難看死了,可是本猴就怎麼也剋制不住了,蹲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

跳跳把本猴拽了出去,說本猴影響了太多人,又問本猴為什麼哭……其實本猴也不知道,應該就是離別的感受吧……

半個小時後以後,我們到了天台,本猴又一次哭了,我們用嘶啞的喉嚨沖著夜色大喊,我愛你!高三六班!

事情驚動了副校長范老師(順便說一下,他是北方人,很有素質的教育家,就像我們的父親一樣,嚴厲卻無微不至地關心),他說他要請我們吃夜宵。當我們來到食堂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了。整個校園也只有我們二十幾個人了,在門口,主人拉著本猴哽咽地說,寵物你以後不能忘了主人,你永遠都是主人的寵物……本猴第三次崩潰了,哭得攤在了地上,等我清醒過來,發現他們都圍著本猴,包括范老師。他笑著對本猴說,沒見過男生哭成這樣的……

趔趔趄趄走進了食堂,坐成一圈,聽著范老師安慰我們,和我們開玩笑……

……

尾聲

……

一晃,四年過去了,很多人都已經失去了聯絡……當初說好了永遠不變的,也還是變了……

洋洋洒洒寫了這麼多,也只不過是本猴高中生活中的一部分,更多瑣碎的小事,也許就會慢慢隨著時間的沉澱而消逝了吧。那麼,就謹以此文紀念本猴的高中歲月吧!


遠處正中間就是本猴所在的寢室樓,左邊是女生寢室,食堂被遮住了,最左邊是藝術館;右邊是行政樓,再右邊都是教學樓。


最中間操場邊上矮矮的就是藝術樓,左邊都是宿舍樓,後面一個矮矮的是食堂。右邊都是教學樓,除了最矮的那個是體育館和游泳館(不知道有沒有變動)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