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代

高中时代

今天(十月二十七日)是本猴的高中——温二中一百一十周年校庆纪念日。

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春,晚清朴学大师、教育家孙诒让主张发展职业教育,呼吁振兴家乡蚕桑生产,发表《告温州同乡书》,鸠资创办永嘉蚕学馆,此即温州二中的前身。

之后1928年,旧温属商科职业学校、蚕桑学校和女中合并为中山中学,7月改名为“旧温属六县联立初级中学”,简称“联中”。1954年,校名改为“温州第二中学”至今。

目前,温二中是温州市直唯一两所省一级重点中学之一(另一所就是温州中学啦),挖哈哈!

本猴考入温二中时,刚刚遇到初高中部分离,高中部迁到了郊区地带的黄龙君子峰山麓,占地180亩。于是幸运地!本猴就开始了寄宿制的高中生活啦!

因为当时的新校园还只有一个雏形,所以每天都要忍受着开山炮的折磨。而由于寝室楼紧缺,一开始的寝室是也八人一间。虽然挤得慌,但是也别有一番趣味。

本猴的室友是各色各样,有偏激狂,有色情狂,有闷骚的,也有激动的……每天晚上听JL讲黄段子也是本猴的乐趣之一,当然,本猴的鬼故事也很受欢迎的。

还记得每晚熄灯后的那个热闹啊,当时团委下属有一个学生巡逻队,每晚负责巡逻叫床(呃,就是叫大家上床),并且会把特别吵的寝室记下来,第二天在晨会点名批评……有时候,政教处主任“根号二”(个子很矮,爱唠叨,不过五官长得倒很受小女生欢迎)也会亲自出马,跟鬼似的阴在门口……记得有一次阴在门口,里面的同学不知道还冲他喊:“门口谁啊,扮鬼啊!”……结果……被“根号二”训了几个小时,内容大约是通过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和哲学来阐明不能随便说人家扮鬼的原因……

还有一次,“根号二”跟我们描述了一件更汗的事情,就是有人在男生某层的浴室里发现了一坨便便……然后狂骂我们没有素质……本猴猜测,这便便的主人是想用便便来表达他的抗议吧……

本猴的高一生活貌似还是很丰富多彩的,加入了团委宣传部和校广播台,认识了很多强人,那时候的广播台很搞笑,每天早上和下午还要负责播放升旗和降旗的音乐,本猴常常会忘记,被骂了N次……本猴和Tiger(母)主持的是一档娱乐节目,读读娱乐新闻,放放磁带就OK了(据说本猴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很好听挖哈哈哈)!

当时的生活感觉也很轻松,当然成绩也就哗哗往下掉,特别是数理化,学得本猴头大(当然政史地也不好)……不过英语和语文倒还都是拔尖,那时候的语文有一个作业就是一周一篇随笔,而当时的语文老师张戈也是给了本猴很大的信心,每次本猴写个两三页的随笔,她都会写上半页或是整页的评语,给了本猴很大的动力。记得大学里有一次回二中碰到了张戈,她已经大肚子了,还不忘调侃本猴的文笔,哈哈哈,没有那么厉害啦(脸红)!

那一年本猴还拿了个全校英语口语比赛的第一名,让人手足无措啊,不会太嚣张吗?哈哈!为此还被班主任当堂表扬,爽的类!

说道班主任,真是有一大堆事情好讲,我们九班的班主任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长得很狰狞,说话会喷火。从进入这个班级以后,本猴没少被他批,记得上次本猴素描了一张三星随身听的广告还被他没收并叫到办公室谈话,告诫本猴以后不许再画下流的东西(只是一个女生的背部而已啊)……

虽然他是英语老师,但是我们都觉得他发音超级不准(他们那个年代都是语法好),只有一个单词比较能听,那就是“Vacation”……所以后来“Vacation”就成了他的代名词……Vacation也挺阴的,每次自习的时候都会悄悄溜走,然后悄悄站在窗外偷窥,甚至有时候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于是才会有诸如“三楼不靠走廊的窗口突然钻出Vacation的头”和“上厕所拉开拉链突然钻出Vacation的头”这样的搞笑段子。

Vacation也害本猴出过糗,有一次春游之前在课堂上,他叮嘱我们路上小心,如果有人晕车,可以用一种药,贴在肚脐上的,叫,叫……“叫肛泰”本猴脱口而出(因为那时候广告打得很凶,就是“贴肚脐,治痔疮”那个),全场爆笑,羞得本猴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到了高二,面临文理分班,不得已选择了文科,于是转到了六班,和好朋友分开,来到一个新的环境的确让人很不适应,因为女生比较多,班里又有几个看不顺眼的人物,感觉也不是很好……于是当时还是有事没事往九班,午饭也是和他们混。

渐渐适应之后,发现还是有些乐趣的,第一就是教我的同桌小白讲温州话(他是瑞安人),可是他就是被本猴笑的命啊挖哈哈……另外就是和小白,猩哥还有个谁忘了联手组了一个文学联盟——浅叶町,还有一个网站的,里面都是我们写的文章(本猴的“狮子和白羊”就是那个时候写的)。

至于社团活动嘛,除了继续本猴的广播站以外,还参加了学生会/团委选举并当选为新一届记者团团长(嘿嘿,以前真高调)。高二的艺术节,我们班排演了音乐剧“笑傲江湖”(本猴负责打手鼓……汗);高三我们班的节目更是结合了朗诵,表演,歌曲,器乐和街舞,十分宏大(听起来很了不起似的,本猴负责朗诵和街舞哦)。虽然最后都没有获奖,但是这份独特的经历还是让人记忆犹新的。

一直到高三,本猴才和六班的同学也渐渐熟络起来,因为跳跳和展昭(两个都是女子排球校队的)的关系,也接触了排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男队,所以本猴也只能在边上和她们垫垫球而已(刚刚发现今年二中排球男队在温州市中学生运动会获得高中组第一名啊!真郁闷)……

再后来认识了鲁可,主人,娅娅,企鹅,生活才变得精彩起来。当时的主人阿尤收了好多宠物(她还有一个祖先),金吒,木吒,本猴是水吒,后来又收了火吒和土渣……结果土渣又收了一个宠物,再结果那个宠物又收了一个宠物……这个奇怪的宠物大家庭……

那个时候突然迷上了侦探小说,于是和同好卓然,叶洁和小白构思了一个奇妙的校园破案故事,一个校园连环杀人事件就在我们几个人的推理和调查之中渐渐清晰起来,原来凶手就是……保密!(神经……)

我们讨论剧情尤其是如何设置包袱和解包就花了N个星期的时间,之后我们决定把它写出来,每人负责一点,结果好像也不了了之了(好像写了也有2/3了,结果本子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好可惜,剧情很巧妙很引人入胜的啊)……

最后半个学期是最开心的,每天下午都会和鲁可等人去垫垫球之外,晚自修还会和企鹅狂聊天(当然是用写的),到后来,甚至和鲁可企鹅翘晚自习去漆黑的工地捉鬼(当时被一个漂浮的香烟头吓个半死,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个人,因为太黑了,只看见香烟头……)。

对了,那时候的寝室已经升级到六人一间并有空调饮水机了(水电全部免费啦啦啦),我们的还带独立卫生间,可是没有热水,而女生更加高级,已经有热水了,所以那个冬天还老是躲过宿管婆婆,和鲁可偷偷溜进女生宿舍洗热水澡,如果运气不好碰到宿管婆婆查房,就要和她打游击战,怎么个游击法呢?就是万一被婆婆了看到了,尖叫一声转身就跑……好刺激啊!(这算是哪门子的游击战啊……)

那个时候还喜欢在傍晚看天,不知道是郊外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那时候的天特别蓝特别蓝特别好看,一看就是半个多小时(放空)……

最后一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就和跳跳鲁可留到很晚,等晚自习的人都走光就跑到天台大声唱歌(拿着歌词),发疯似的吼叫,发泄,哈哈!(估计那时候被寝室里的N多人画圈圈了……)

那段时间本猴和卓然叶洁小白合办了“香草会”(因为用了麦斯威尔香草味咖啡的盒子),班里的每一个人只要缴纳两元钱即可入会,以后如果有零钱就要捐到盒子里,我们负责一周用里面的钱买一次零食,所有的会员都可以分享!结果吸纳了班里2/3的同学入会哈哈!

高考临考复习的前一天,也就是我们高中生活的最后一个晚上的晚自习之后,香草会在楼上的空教室里举办了一个Party,我们买了100多元的零食,并偷偷地从校外买来了啤酒。正酣时,酒没了,于是派本猴和鲁可下楼再去买几瓶,可是没想到回来时发现大家情绪不对。

企鹅她们正在唱着她们自己改编的寝室室歌,而很多人都在偷偷抹泪。那一刹那,本猴突然崩溃了,“不要这样吧”,看着窗外,眼泪就不知不觉涌了出来。本猴哭得好伤心,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小小赶紧用校服遮住了本猴的头,说哭得难看死了,可是本猴就怎么也克制不住了,蹲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

跳跳把本猴拽了出去,说本猴影响了太多人,又问本猴为什么哭……其实本猴也不知道,应该就是离别的感受吧……

半个小时后以后,我们到了天台,本猴又一次哭了,我们用嘶哑的喉咙冲着夜色大喊,我爱你!高三六班!

事情惊动了副校长范老师(顺便说一下,他是北方人,很有素质的教育家,就像我们的父亲一样,严厉却无微不至地关心),他说他要请我们吃夜宵。当我们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整个校园也只有我们二十几个人了,在门口,主人拉着本猴哽咽地说,宠物你以后不能忘了主人,你永远都是主人的宠物……本猴第三次崩溃了,哭得摊在了地上,等我清醒过来,发现他们都围着本猴,包括范老师。他笑着对本猴说,没见过男生哭成这样的……

趔趔趄趄走进了食堂,坐成一圈,听着范老师安慰我们,和我们开玩笑……

……

尾声

……

一晃,四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已经失去了联络……当初说好了永远不变的,也还是变了……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也只不过是本猴高中生活中的一部分,更多琐碎的小事,也许就会慢慢随着时间的沉淀而消逝了吧。那么,就谨以此文纪念本猴的高中岁月吧!


远处正中间就是本猴所在的寝室楼,左边是女生寝室,食堂被遮住了,最左边是艺术馆;右边是行政楼,再右边都是教学楼。


最中间操场边上矮矮的就是艺术楼,左边都是宿舍楼,后面一个矮矮的是食堂。右边都是教学楼,除了最矮的那个是体育馆和游泳馆(不知道有没有变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