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独行

谁会想到人生第一次的台湾行竟然是因为Joker?虽然前不久台湾自由行全面停止,但是刷SNS的时候却意外发现9月20日小三通重新开放,这就意味着可以到金门看环大陆上映的影片了!时间不多,第一时间办了大通证和入台证,搓手等待与Joker的相会!

在i海台买好船票,提前半小时慌慌张张来到了厦门五通码头。刚一进门就被志愿者推着取完了船票,在身边奔跑的人群的簇拥下几乎是1.5倍速地换了新台币、领了移动wifi、过安检、过海关、检票上了船。虽然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但好在游客不多,整个过程倒是如屎般顺滑。仅仅半个小时之后,气还没捋直,人就已经被甩到了金门的水头码头,一脸懵逼地站在路边不知所措。

往来的人流人声鼎沸、喧闹不堪,计程车在门口排着长队,不打表一口价,比网上查到的价格贵了几倍……眼前的景象让人有一种依然是在大陆的错觉。在码头转了两圈,想搭公车又没零钱,被某轮子的欧巴桑追了半天,还好最后在出港大厅咨询处态度超好的小姐姐的指点下去7-11买到了悠游卡。等到了金城车站附近的民宿办完入住,提着的心才稍稍落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中午时分,休息了一会儿就在金城车站搭乘免费的接驳车赶往国宾影城刷小丑和返校。

两场电影看完,饥肠辘辘的我被路边一碗干净利落的卤肉饭征服。一小碗米饭加上一勺卤肉,不到10块钱人民币,却让我尝到了米其林三星般的光辉。比例适中的肥肉入口即化、芳香四溢,为每一颗米饭都注入了母猪产后恢复时的温暖,浓稠的酱汁点缀着味蕾,仿佛鞭子时不时在后背抽打,酣畅淋漓令人欲罢不能。我!爱!大!母!猪!(也是不需要这样……)

由于第二天下午就要返回厦门,于是6点就起床徒步前往金宁乡古宁头,生无可恋的地郊区道路上暴走了一个多小时,只为一睹北山波音墙的风采。折返搭乘公车回到住处退了房,老板才好心地借了我一辆脚踏车,感激涕零地道谢离开,却没想到这辆车差点没把我的屁股都给拆了。看,那一根细长的坐垫仿佛是异形头骨融合终结者T800材质一般造型诡异而又坚如磐石,呈60上翘又无法调整的角度让你的屁股随时在掉落于后轮的边缘颤抖,高度奇低无法升降让你只能保持着一种超级诡异的蹲姿骑行,为了防止屁股滑走,你只能用裆部使劲往前抵着坐垫那坚硬的头部,骑过十米的石子路就能把裆部磨平。另外,这辆脚踏车应该是可以调速的,但是两个把手处的变速器无论怎么调都只有一个最轻的档位。普通车轮踩一次,这辆车你特么大概得踩五次,只要超过6码,踏板的速度就已经超过你双腿的极限开始以音速抽打你的小腿肚子。为了让你的双脚不至于无处安放,你只能继续把双脚放在踏板上而实际上你却根本使不上任何力,因为每蹬一脚你都只能感觉到无尽的空气。这时候如果有人路过,那么他将看到一个人正蹲在自行车上,屁股垂在斜坡坐垫的后方,弓着身子双膝及胸疯狂地踩踏踏板,而车子前进的速度却只能勉强能够赶上一个步履蹒跚的盲人老汉……

带着这个Debuff神器,我竟然也能把金城镇珠沙里欧厝一带基本逛完,实在忍不住为自己鼓掌,至于回家之后屁股疼了两周什么的就姑且不谈了……在欧厝沙滩,由于落潮时间要到晚上,所以那台网红战车只露出了短短的炮管头,只能留到下次补完啦。

期待下次再到金门看那些环大陆上映的电影!


位于金宁乡古宁头的北山古洋楼,建于1928年,倾颓的屋顶和密密麻麻的弹孔让这个洋楼充满了沧桑感。


位于金城镇珠沙里的欧厝集落,远处那一幢是建于1918年的欧阳钟远洋楼


位于金宁乡古宁头北山断崖的北山播音墙,又称心战墙,建于1967年,所谓「收听敌台」的「敌台」本人。厦门就是在对面两公里,高楼清晰可见。现在,北山播音墙每天还会有固定时间会播放邓丽君当年向大陆喊话时的录音,充满了时代感


北山断崖上突兀的北山播音墙


金城镇珠沙里的欧厝沙滩,这一根根锈迹斑斑的钢条就是反登陆设施「轨条砦」


走近北山播音墙会觉得十分震撼,48个巨型喇叭足有10米高


北山古洋楼的正面


欧厝风师爷。风师爷算是金门的象征,每一个集落都会有一个用来替人、家宅、村落避邪镇煞的风师爷,类似石狮子,但造型大多以柱形居多。这一只的表情……嗯,感觉有点吃撑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