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肌洛克的抗台二周目

没错,一年一度的Fuji Rock Festival又来了,虽然荷包已经骨瘦如柴,手头已经紧到血管坏死,但是看到第一弹有Sia的名字无论如何都按耐不住撸下了三日票。心想去年台风都露营了,今年不露营,也不太可能再来台风,怎么样都不会比去年更惨吧……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自己已经穿上了京剧硬靠……

出发前两天,美妆群啊不FRF群里一直热烈地讨论着防晒问题,因为根据天气预报,今年的FRF将以晒人干为主,雨衣的存在无非就是让肉体能够保持足够水分而更加鲜嫩而已,裸奔才是对抗烈日最好的武器!(喂,警察吗?)……总之,大家似乎对于今年的FRF表现得异常轻松,完全没有一丝警觉。

嗅到些许的状况外氛围是从第一天的早上开始。早晨七点半不到,睡眼惺忪地来到新干线站台,却发现从东京开往越后汤泽的新干线莫名停开了一班,于是多花了半小时等下一班,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等来的竟是一班满席的列车。停靠时间两分钟,车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一堆倾泻而出的人体。正当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踏过他们的尸体挤进门的时候,就被身后的人抱上了车去……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和我的行李箱已经如俄罗斯方块里的L和7一般组合成了一个完美的长方形被人群夹着浮空在了两节车厢连接处的地方。在我双脚使劲保持站立重心,一手拉着行李箱以防它被挤飞的同时,我拎着刚刚在车站买的便当的另一只手正试图撑着任何一处车厢壁以防自己情不自禁全身心投入前面胸肌大姐的怀里然后被蹂躏到叫破喉咙都没有人来救我。这是一场自我升华的人体艺术,更是一场以一手之力抵抗周围大汉的战斗!大汗淋漓的我脑子里一直在思索,为何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我正在自由席上悠闲地吃着便当,而这个时空的我却即将变成便当肉馅四溢?

鬼知道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究竟是怎么过去的,隐约记得下车的时候我已经仿佛蹦了三天迪一般蓬头垢面筋疲力竭地站在风中,酸胀的双腿双臂细胞液破壁而出,在皮肤上留下黏腻的残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手上的便当哪儿去了?

好吧,我更正前两段的第一句话,这不是些许的状况外氛围,这分明是嘹亮到嗓子疼的警钟。然而,当时的我却依然如失聪般不以为意。

直到台风来袭。没错,台风,It follows……Still!

第一天的群里开始有人陆续发布台风的消息,毕竟是第一天生成,第二天就要登陆,短短一天的时间,再怎么能吸又能有何能耐,于是大家也都没有太过重视,毕竟会场依然艳阳高照,只是下午开始零星下了几阵雨而已。而高潮,和去年一样,在第二天降临。

第二天中午,天空又开始飘雨,但至少雨不大,穿着前一晚晚临时买到的雨衣倒也还能凑合着继续看演出。然而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雨点突然开始像机关枪一般扫射着每一个漫步在会场的人,以至于大家不得不就近挤进为数不多的几个顶棚舞台下躲雨但为了避免有买椟还珠的嫌疑只能一边超级敷衍地跟着音乐扭动身体装作似乎对这个艺人很感兴趣的样子一边祈祷雨快他妈停了吧!

结果这雨就再也没有停下。

夜幕降临,距离Sia登场依然还有三个多小时,被雨逼到实在无处可去的我和西西同学在绿舞台汇合,在瓢泼大雨中跟着小马丁的电音蹦了两个小时的迪。即便雨衣已经完全沦为寿衣一般的摆设也依然阻挡不了大家把手放在空中甩,任凭雨水漏进袖子流到奶。而更神奇的是,这样的大雨也没能阻止人们喝杯装啤酒的兴致,因为没有盖子,实在让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买了一杯酒还是接了一杯雨。

蹦完小马丁,进入贤者时间的大家坐在积满水的小凳子上等待Sia的登场,豆大的雨点仿佛珍珠奶茶里的珍珠重重地砸在雨衣上,浇灭了热舞后的最后一点热量。身体急速降温,天地化为冰窖。就在Sia登场几分钟之前,瑟瑟发抖的我还在用仅有的能量发信息通知西西回来,当Sia登场的同时,我屁股裂过一次的Pixel 3也被雨水泡到自动关机……

再怎么爱Sia,再怎么扭动身体,在现场的我还是一个劲儿地打颤,不知道是感冒来袭还是手机的报废让我陷入了沉思:为了一个2000多块钱门票的音乐节废了一只5000多的手机,值当不值当?

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且零度无糖的我已无心恋战,再考虑到前一晚看完演出之后下山的Bus要排两个小时的队,我们在听完三曲之后毅然决定冒着枪林弹雨先行回去。这时的雨水已经硬生生在绿舞台开辟出了一条没过小腿贯穿全场绵延数公里的溪流,水泥啊不泥水从高处滚滚而来使人无法站立,倒也方便我们走在这条没人的泥水中溯溪而上突围丧尸群,尽管期间险些多次被泥水冲倒,但好在最终也算是成功离开了会场。这时,会场大门边上的那条不起眼的静谧河流已如神奈川冲浪图一般响遏行云张牙舞爪地奔腾着,掀起一阵阵黄色的巨浪。

回到民宿,全身泥水的我第一时间开始抢救手机,这也让本打算两天不说一句话的我被动社交并收获了无数嘘寒问暖和同情的目光,经过一个小时两只吹风机的轮番上阵,忐忑不安的我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按下了电源键……

死一般的寂静……

手机阵亡在异国他乡,且不论第二天的酒店信息、回程的航班信息,甚至连个吐槽的渠道也被封锁,心如死灰的我抱着民宿前台小狸提供的不知道是让我擦眼泪用还是吸手机用的纸巾盒澡也没洗就躺倒了。由于被台风暴雨摧残了一天,我甚至来不及为手机举办一个体面的告别仪式就昏睡了过去,期间还做了无数个手机死而复生没多久又挂掉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梦。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开手机,但想想也知道怎么按都是徒劳,用舍友的话说,主板都已经短路了,CPR又有何意义?收拾好行李,放弃第三天的音乐节,准备立刻回东京给手机寻找下一具肉体。但这个时候,被我胡乱按了一阵电源键的手机,竟然他妈真的开机了!开机了!

Google神教千秋万代!

之后的事情不提也罢,总之是在山边遇到了好心的小哥载我去了车站,回到东京好好休整了一天。值得庆幸的是,就在前往FRF的一周前,我还是决定放弃预订民宿酒店,打算晚上在下山沿路寻找酒店睡大厅的大通铺。在出发前三天,我经过西西的牵线接盘了半山腰一间民宿的一个床位。现在回忆起来,这是这一次FRF之行除了手机诈尸之外最美好的事情了,我真的无法想象在狂风暴雨中走数十公里的漆黑山路找酒店化缘将是什么样一幅绝望的困境,更何况是在手机不能开机的情况下,光是想想都觉得是一个凄惨到足以流芳百世的活死人之夜。

在结束前,我才发现通篇下来除了提到了Sia之外,我甚至都没有写任何歌手的内容,可想而知我是如何的绝望。其实Sia只是我去FRF一半的理由,之所以不提另一半,还有一个原因是真的鲜有人问津,这从我要看的歌手大多出没在木道亭这种被其他人用来打盹休息的舞台就可见一斑。在最后两波阵容出现之前,我甚至已经有些放弃今年的FRF了,没有如去年Odesza一般分量的本命,甚至Sia我都很担心她会以宣传吵到心梗的LSD为主,好在最后两波阵容终于出现了曾入选香蕉赏的日本SSW,青谷明日香、中村佳穂、優河、Ropes、岩崎愛、藤原さくら、阿部芙蓉美、ヒグチアイ,这些如雷灌耳的名字总算是给忐忑不安的心注入了坚定的动力。事实上,他们除了最后一天的几位因为我落荒而逃没能看成的之外,都让我十分惊喜和庆幸,庆幸没有白买这次的门票。

如果还是持续安排这种顾及八十一线SSW的阵容,我想即便经过两次抗台的经历,明年我可能还是会去FRF吧。


去年把会场差不多都拍过了,今年就发点吃的吧,首先是第一天的主餐——备受好评的披萨,来自位于Field of Heaven的店铺「さくらぐみ」,去年竟然完全没有吃到!去年到底吃了些什么……


第二天的主食——同样是去年错过的备受好评的烤羊腿,来自位于Field of Heaven的店铺「下町バル ながおか屋」。趁着一大早没人排队的时候买了一份,果然嫩而多汁名不虚传,只可惜size小得有点可怜,两口就没了……


Board Walk惊现神秘生物……这到底是什么鬼?


由于第一天忙着赶场从Bus一路狂奔只用了15分钟就跑到了Field of Heaven令群里的小伙伴刮目相看,所以第二天早上才有时间在正门打卡……


在几乎没有人的木道亭可以肆意地抢占第一排,不仅可以近距离听歌,还有可能被官方摄影师拍到并发在会场通讯里……可以分别在这里这里找到我的身影……


至于台风登陆那天的雨到底有多大,我觉得看下面两张从Youtube官方直播频道里截的图就行了,正好是Sia在唱第二首曲子Diamonds的时候……


是不是很想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混凝了个草

上一次来瑞可碧橄榄球俱乐部的时候,这个音乐节还叫做「回声公园」,隔了两年,难得又有还不错的阵容,发现音乐节的名字已经改了两年了,虽然依然写着「一方地,零常规」的Tagline。由于台风过境,今年的「混凝草」天气尤其好,蓝天白云凉风夕阳,在场地里四处溜达一下,听听小曲儿,吃点小点心,在草地上打个滚,排队尿个尿什么的也着实惬意。

至于音乐本身,全阵容出来之后才定了Jai Wolf、Radwimps和Kero Kero Bonito,都不算是「爱到骨髓里」的阵容,只能算是「还蛮喜欢」而已,只是近期心情不佳,还是决定一个人去走走,散散心。

Kero Kero Bonito站了头排,发现主场Sarah Midori Perry比想象中的更加激萌,不过由于整体个性英系太主导,因此时不时散发出的日系爱豆感始终让人觉得违和满满,尽管裙底风光很不错(误),但其实还是后面两位DJ,Gus Lobban和Jamie Bulled一本正经卖萌比较可爱(嗯?)

Jai Wolf和KKB是一个场子,都属于人气不旺,四处晃荡,因此有机会早早占了第一排吹泡泡,但是现场真的是太赞了,Indian Summer爽到爆炸!晃了一身汗,结果耳朵也瞎了……至于Radwimps嘛……也就还好……

嘛,最后就放图听歌吧!

00:00/00:00
♬ Indian Summer by Jai Wolf from Indian Summer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夏日音速和热狗落汤鸡

一、地动天摇

我承认当时看到傻冒索尼克(Summer Sonic)出现了MØ和Elle King的名字有点过于〇虫上脑了,以至于在4月份才出了几组Line-Up的时候就火烧屁股了似的撸了两日票还把机票也定了……虽然最后阵容中的Charlie Puth,Pentatonix,R5、Pvris、星野源和米津玄師也值得一看,但当我后来看到腹肌洛克(Fuji Rock)阵容有Låpsley,Years & Years,Troye Sivan和Sigur Rós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几乎全特么是香蕉赏的艺人啊!#流着泪剥香蕉

不过呢,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腹肌洛克曾经离我有多近,拥抱着傻冒索尼克的我还是要微笑着坚强的活下去哈哈哈哈哈,傻冒你说对吗哈哈哈哈哈……于是从我抵达成田机场的那一天起,三个台风裹挟着我的泪水朝着关东地方呼啸而来哈哈哈哈哈……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什么叫天地为之动摇?那就是在千叶旅馆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到床板和柜子吱呀呀的震了起来,在再三揉眼睛确认不是自己发出的动静之后,我终于闪过了该不会是地震了的念头……当时一边在心中默念怎么办,一边犹豫着我是不是该把内裤穿上呢?虽然好像很麻烦的样子,但是万一楼塌了,救援队挖出尸体的时候至少可以保留最后的一点尊严……犹豫了两分钟之后我终于不知所措的把裤子穿上了。我现在依然记得当时两只脚踩在地毯上感受到地面左右移动的触觉,这让第一次感受到这种震感的我心中充满了悸动!就像是在滑滑板,真特么带感!……好在我及时晃了晃脑袋,听到了海洋的声音。理智说,你不能沉迷于一时的快感,烧光了整座青山啊混蛋……

平复好心情之后的我从6楼走到大堂,周围的一切温馨得好象是平安夜,还有人正在不慌不忙的Check in。为了确保安全,我还是决定到外面看看。不同于我预想的人们从各个高层里蜂拥而出并在街上奔跑逃生的景象,下着细雨的街道上只有寥寥无几的冷漠脸行人,他们时不时抬头看看我这个穿着背心裤衩好象是流落街头的蜜汁异邦人,让我略显尴尬……差不多只呆了10秒钟,台风带来的凉风就吹得我直打颤,在权衡了利弊之后,我果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房间,打开手机,正好看到了关于茨城县附近海域地震的新闻。

二、夏日音速

第二天早上8点多,在瓢泼大雨下,转了两次车来到幕张展览馆,由于走的是乐天海外购票通道,非要在暴雨中等到9点多才开始兑换手环入场,狼狈二字已经无法形容全场就20多个跟我一样的傻鬼佬被雨淋成落汤鸡还要排成一排看着其他人自由进出场馆时的心情了……而更让人绝望的是,刚进场馆没多久,天特么就放晴了!

上午幕张展览馆区域的周边区几乎没人排队,挑了两款毛巾一件Tee和一只手环就开始闲逛。幕张展览馆里是Rainbow、Mountain、Sonic三个舞台,相对比较集中,之后就要坐接驳车前往体育场的Marine主舞台或Garden舞台,这两个舞台之间也有至少7分钟的路程。如果不坐接驳车,从幕张馆徒步走过来,则分别至少需要15分钟和10分钟。另外,在Marine主舞台附近还有Park、Island两个小舞台,最后一个Beach舞台也是从Marine的左入场口附近进出,大约距离Marine主场馆也需要至少5分钟路程。以上基本上就是两个区块的所有舞台构成了,对照了一下自己排的时间表,发现除了几场要跑Marine和Garden之外,大部分都是在幕张馆里面,不怕日晒雨淋还能吹空调,简直是如意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其实音乐节大致也就这样了,无非就是看着时间表到处赶场子。这么多歌手当中,让人比较记忆犹新就是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和Charlie Puth了。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是第一天的第一场,位于Marine舞台,主唱Kom_I结合Pokemon Go大屏幕的登场方式让人乐出声来,更别提还接连Cosplay了绿毛虫、铁甲蛹、巴大碟,一边唱还一边用MSQRD自拍直播,并直接在后方的大屏幕实时显示出来,据我所知应该是整个傻冒索尼克里趣味性最强的一段表演了。而Charlie Puth则堪称两天里的人肉唱片机担当了,除了在演唱的时候好像要把整个话筒都吃掉了让人有些担心之外,整个Live效果都超越录音室版本,只不过插梨来是个话痨狂魔啊,看着台下的观众很热的样子,还不忘提醒大家台上有台风扇非常舒爽哦,凉风袭来甚至仿佛有一种席帝在冰山边演唱Titanic的感觉哦……话痨插梨的话实在太多,每首歌结束之后都要叨逼半天冷笑话,以至于工作人员不得不提醒他这不是他的个人演唱会而是音乐节有固定的时间……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话痨到把这个过程也复述了一遍!……总之Marvin Gaye,We Don’t Talk Anymore和压轴的See You Again,该唱的都唱了,也算圆满。

第二天遇到了Roger同学,一起看了Elle King和MØ,因为她俩一个在Marine舞台一个在Mountain舞台,时间几乎撞场,于是Elle King只听了四首就不得不转去幕张馆,很遗憾没有听到打榜的Ex’s & Oh’s。还好及时赶场换来了Mountain舞台的好位置,木耳姐的表演也是福利满满,两度下台走近观众席,引发了不小的骚动。每次她一下来,都可以看到人群像被淋逼吸引了一般迅速向木耳姐移动,为了保住位置,我也不得已随着人潮涌动,感觉是进入了某个神秘邪教组织一样身不由己的跳起了大神……Lean On是毫无意外的压轴,尽管听了几百遍了,但还是High得不得了!

晚上,包括Roger在内的几乎所有的人都跑去Marine看Radiohead了,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对他们不感冒的,完全没有路过瞄一眼的欲望,于是直接打道回府了,毕竟脑子里都是腹肌洛克呢……(喂喂!)

三、闲言碎语

两天的傻冒索尼克还是很耗体力的,基本上一两个小时就需要补充一瓶宝矿力水特,毛巾也是一刻没闲着。除了听歌,边上的免费人体彩绘和美食区、艺术区都是可以去游览一番的……话说,我好像两天基本就没怎么吃东西啊!而且,幕张边上有一个超级大的Aeon Mall,人家的Mall都是按楼层分块的,它是按幢来分的!综合馆一整幢!家庭馆一整幢!宠物馆一整幢!体育馆一整幢!没幢之间都要走5分钟!根本可以逛一整天啊!好吧,我交代,第一天下午刚好有一段空隙,我就跑去买了个拉杆箱……不要问我为什么要买拉杆箱,我就是找到了心动的感觉……

而千叶市区,听起来好像也挺高端的地方,好歹也是省城了,中心商圈的商场竟然8点关门!8点诶!你让我晚上去干嘛?去!干!嘛!幕张海边那个新城区的Aeon Mall还开到10点呢你市中心8点就关门?你让我去干嘛?去!干!嘛?我只能去吃章鱼小丸子!虽然是很好吃我承认啦,但也不能吃两个小时啊!哼!

第三天早晨从千叶离开的时候,刚好是第二个台风登陆前夕,风雨又开始大了起来,而我刚买的雨伞又一次走失,一想到这个晚上8点就没有商场的破地方,就有点生气,不过再一想到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再过几天又要迎接第三个台风的黑洞,心中倒是放起了晴。打开手机查了一下,濑户内海一片晴天,整个人就忍不住在雨中颤抖了起来!呜嚯哈哈哈哈哈……阿嚏!(你是感冒了吧!)

四、看图说话


这个就是QVC Marine Field球场,职棒球队千叶Lotte Marines的主场!Marine舞台作为SS的主舞台,就在球场的里面,观众根据手环标注,分别从左方和右方两个出入口进场。


Marine球场前方很热闹,都是各种餐饮区,时不时还会有喷水车经过,于是就会出现一幅大帮宅男一脸花痴跟在车后被比基尼女郎颜射的画面……在不远处还有免费的摩天轮可以坐……但是里面空间非常狭小,感觉快要窒息了……


这是离Marine球场7分钟路程的Garden舞台,处于一个可以望海的草地平台上,艺人都是属于比较清新卦的……


通往Garden舞台的路上会经过帐篷区,很多人都是直接住在这里,感觉也是蛮舒服的。


Marine球场中央!阳光直晒没有遮挡,可以看到小臂上的汗珠,整个热成狗!


这里是离Marine球场5分钟路程的Beach舞台,坐落在整片沙滩上,边上就可以下海游泳,也可以试一试没玩过的沙滩板球!


这是幕张展览馆的通道,有绘画区和人体彩绘区。我常在这里逗留,是因为这里有很多自动贩卖机,而且比Marine那边便宜好多!


比较喜欢的四组艺人,左至右,上至下分别是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Charlie Puth、Elle King和MØ,图片来自Summer Sonic官网。

00:00/00:00
♬ Marvin Gaye by Charlie Puth feat. Meghan Trainor from Nine Track Mind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