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耍流氓的好降溫

我不是標題黨我自重。每年這個時候,氣象預報總是像個復讀機每天循環播放著北方冷空氣啊降溫啊神馬的,早就神經麻痹了,要不是開大姨媽會時BOSS不斷提及年度好稿評選的事情,還真沒發現又要是一年快滾蛋了,得,又要長大一歲。好吧,即便是如此,今天仍然穿著長短T,披上一件羽絨服就去上班了。三點多,騎著小樂去體育中心游泳館,心想貌似有點他媽的有點冷啊還下著大雨,這樣的話游泳池應該就我一個人吹水吧,還有誰會蛋疼到選今天來呢,咈咈咈咈咈……

根據墨菲定律所說,只要這件事情有可能發生,那麼它就一定會發生(誤)。所以當我看到游泳池裡一條一條的肉體,我就濕了。我了個擦的,你們都不用上班的嗎?退休老伯伯老太太和正太蘿莉神馬的也就算了,那麼多青春的BODY算是怎麼回事?你們不知道這個點正是你們報效祖國報效社會的黃金時間嗎,居然還來游泳,游你妹的泳啊!遊了泳工資會加嗎?遊了泳能傍到富翁富婆嗎?遊了泳房價會跌嗎?遊了泳交通問題會緩解嗎?遊了泳世界會和平嗎?你沒看見胡爺爺和金爺爺手拉手蹲在路邊一邊啃紅薯一邊目屎流嗎!

既來之則游之,於是我奮不顧身跳入水中,迫不及待地磨擦著男女老幼的肉體,不過由於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剛學會游泳的初級階段,每次游完600米的時候我就決定打道回府了(其實是因為游泳鏡起霧,在水下很難清楚地偷窺)……沖完澡之後整個人洋溢著暖氣(和噯氣),面色紅潤吹彈可破(高血壓),於是穿了一件T就往回走,走到一半才突然發現……

我了個大擦擦,這是神馬情況!哦那波居然下雪了!

想起來,早上在人人上還見某童鞋說:「所有不以下雪為目的的颳風和降溫都是耍流氓!」啊啦啦,本來以為丫在賣萌,居然是激將法來的啊!

回想一下,除了小時候曾經下過雞毛大雪鴨毛大雪之後,溫州幾乎和雪無緣,所有天氣預報里提到的小雪陣雪神馬的全被雪霰子取代,這次親眼看見一根根碩大的雪花,真是有擼管的衝動啊(大誤)!

雖然水分很大,但我可以確認,那是雪,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雪啊!有人說今年冬天比往年來得更晚一些(討厭的自帶背景音樂),但是它總算是帶著歉禮來的,至於誠意夠不夠的話也就姑且不談,畢竟這突如其來的大雪一來給了LOCAL媒體人一個很好的素材,二來成為君子之交點頭之交狐朋狗友飯友茶友一些談資,三來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憶。

是的,童年回憶。那年冬天,就那樣靠在外公家的玻璃窗前,看著窗外一大朵一大朵隨著凜冽寒風改變方向的雪花,這個場景就像是印在了我的腦海里,所有的細節都是那樣分明和清晰。然後,我就拿著白色藍邊的陶瓷杯子,接了一大杯滿滿的新鮮雪花開始冰雕,過了一會兒,微型山川和河流就這樣在我的手中誕生了(當然只有我看得出來),可是顏色卻變得黑黑的,當時我問爸爸:「爸爸爸爸,為什麼雪花是黑黑的呢?」爸爸笑著說:「傻孩子,那是因為雪裡面有很多大氣中的雜質和灰塵啊!」(靠你個妹抖啊!記得也太詳細了吧!居然還用了小學優秀作文選中的模板!)後來為了保存成果,我還把杯子放進了冰箱冷凍,然後回憶就到這裡中斷了,但是我可以肯定,最後那被雪花還是化掉了,而且我也沒有把融化了的雪水喝下去。

之後一次全民玩雪是在理工,雖然很讓北方人恥笑,但那真是看過的最大的現行的雪,居然還能積了厚厚的一層!樓頂、樹梢和草坪全是白花花的……(不知道為什麼,「白花花的」後面很想接「銀子」……)

記得當天我還逃了早上的選修課,然後快到中午了才去教室等人,之後就躲在一樓大廳的牆壁後樂此不疲地觀賞無數人跌倒爬起再跌倒循環至爬起不能的窘境打發時間,一邊咕咕咕咕笑到羊水破裂也完全沒有上前拉人家一把的意思,這種樂趣和在食堂看人在傳送帶附近被油滑倒的快感是一樣的,那種努力讓自己保持平衡但卻徒勞的脫力感實在讓旁觀者神清氣爽啊!嘎嘎嘎嘎嘎……

當時校園裡有很多很醜的雪人,黑不溜秋的毫無美感。基於男性荷爾蒙使然,於是我和大豬決定去宿舍頂樓打一場雪仗,然後兩人就在頂樓雪堆里追逐、打滾和纏綿(最後一個真沒有),沒過幾分鐘我們就氣喘吁吁,抖落內衣里的冰塊無數。期間,還用雪球調戲了樓下路人若干,惹得女生連蹦帶跳嬌嗔連連,甚有快感!

再之後的飽覽雪景就是在蘇格蘭,那真的叫冰天雪地,天是白的,山是白的,地是白的,路也是白的。之所以說飽覽,就是已經看到撐,再多看一點就吐了。這一點,看當時的日誌就知道了。

嗯,明天早晨起來,不知道會不會看到積雪呢?話說最想看的還是可以脫光光插進去拔出來撣一撣就幹得完全沒有痕迹的那種雪,可以抹在臉上好像塗了痱子粉的那種雪(喂,前兩種矛盾了吧),可以扔起來嘩嘩撒落並伴有「希——曼——來——了——」聲音的那種雪……(吐槽無力……)

我悲了個摧的!突然想起明天又是該死的早班……大雪紛飛的夜裡,要被六點四十五的鬧鐘從春夢中吵醒,痛苦程度堪比懸樑刺股!起不來啊起不來!好吧,那麼就以此作為紛亂的結尾吧。各位鼓奶!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