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与鸡

貌似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想歪的题目……但是我可不是标题党呀……端午节,我的确是去见了传说中的农妇与鸡……

老爷回湖州了,也没怎么联系,不过看到老爷日志里写的农妇山泉有点田的生活,似乎十分有趣,于是上次几个电话,我就嚷嚷着端午要去老爷家过把乡村生活的瘾……

联系了好多人,害我早早就摩拳擦掌的……结果到了27号,晚上同事临时通知有聚餐,于是只能决定第二天过去……结果搞了半天,最后是坐上六点四十的早班车走的,再到杭州转乘宁波那批人的火车……没想到端午返乡的人也那么多,害得我连站票都没买到,老爷叫我上车补票,可是我这辈子还真没补过票呀……看着候车厅写满了「严禁无票人员上车补票」的标语,我真是感时花溅泪,很别鸟惊心啊……还好检票时间一到,背着大包小包大桶小桶的民工朋友们一拥而上,把整个候车厅的所有检票口都挤爆了,我才得以顺利突破……可是到了站台我又犯愁了,每节车厢都还有列车员把关啊,怎么上去呢?突然我发现某一节车厢的列车员正被一个民工同学包围着咨询什么,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冲了上去,期间还硬是把一位正在上车的中年人挤得掉到了地上……— —|||

远远就听见裴的声音,过去一看,咦?怎么才三头……一个个问,一个个都有事说……说实话,有点小失望……不过既然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那么我也就不和他们计较鸟……

坐着农妇她弟弟——农夫的车子来到了老爷家,途中穿过国道、省道、市道、县道、镇道、村到,还「嗖」的一下经过了周苏红同学的老家李家巷镇……在山沟沟边上,我们来到了老爷的家……

老爷没有按照我们的要求穿着职业农妇装,带领鸡鸭列队欢迎我们,但是那个像地主家般气派的别墅洋房倒是的确很让人震惊……据说就在我们来之前,老爷还和公鸡甲(其实就一只公的)进行了一场天人大战,最后是以老爷的跌倒出局而告终的……很失败……之后裴就被丽霞家的油桃迷住了,爬里爬外摘了一大堆,结果吃得拉了两天肚子……

这个村子还是很好玩的,边上就是铁路,还有个破旧废弃的白鹤岭火车站,整个车站已经被爬山虎包得严严实实,很好看,在铁路上玩耍也很刺激……之前我还特地问过动车组经不经过这里的……因为动车实在太快了,很多人就是穿越铁路的时候一下就被撞飞的,根本没来得及看……(光速……)

那里还有一个长湖监狱,我们的端午团圆饭就是那里吃的……那里的饭菜真好吃呀真好吃,害我一碗接一碗不知不觉吃了六碗,哎呀没想到最后上来的红烧大肠那么好吃,简直是鬼斧神工惊为天人!于是第七碗就这样下肚了……

从那之后,肚子就疼了……疼了四天……可怜啊……

第二天,我们临时决定去一个叫仙山湖的地方,据说有仙山和仙湖哦……嗯,好吧,好像看名字就可以知道了……有点像西溪湿地,坐着画舫转了将近一个小时,偷窥了好多野鸭野鸟洗澡睡觉,穿越了一片据说很大片很难得一见的水杨树林,途中还莫名其妙被一位欧巴桑风光无限的底裤强奸了双眼……

哦对了,那里的大禹像,英文叫「Dayu Like」……嗯……到底像谁呢?哦不对,应该翻成「Dayu Is Like」……

下午去了据说是长兴很著名的景点……锵锵锵!长兴县行政中心……嗯,果然很气派,搞得跟个公园一样,放眼望去万里无人,宽敞的紧,夕阳照来很舒服……

晚上老爷家的鸡出事了,一只闷骚母鸡丢了,找了半天没找到,砸东砸西才逼得她哼哼了一声,于是我接过竹竿一竿子一竿子抽她,想把她抽出来,可是她就像刘胡兰附身了一般不爱生活不爱拉芳,视死如归,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吭……结果发现是她脚上的绳子被松树枝(?)缠住了,于是我扛起了大炮(手电),握紧了钢枪(剪刀),匍匐进了松树林……只见她以一种瑜伽高难度的姿势倒立着,我奋力剪断了她脚上的绳子,要知道那可是针叶松,扎的我哇哇直叫,老爷喊:「抓它翅膀!抓它翅膀!」于是我摸了半天也没摸清楚它翅膀在哪里……不要低估了我的智商,烤鸡翅膀我也没算少吃,最后还是被我找到了……靠,她腋下好烫……

第二天早上,因为老爷的疏忽忘记了关门,害得一群母鸡带小鸡遛达到了大门外,于是又要我出马英雄救美……鸡……赶了半天以失败告终,不管,直接出发咯!

好吧,这篇游记又一次虎头蛇尾地结束了,又要回家了,下次相聚……会是排骨精日吗?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