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子,戲台

再一次對陳佩斯產生興趣,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看到了這麼一期訪談,記得當時看得熱淚盈眶。當時的我在想,應該很少有藝人能夠像陳佩斯活得那麼明白吧。從那之後,就心心念念想著得看一場陳佩斯的話劇,但好巧不巧,卻偏偏錯過了去年「戲台」在家門口的巡演。於是3月份在看到魔都第二輪巡演的消息之後,當機立斷就買了票。

「戲台」註定是一台流芳百世的話劇,因為很少有一部話劇在充滿笑料的同時,言之有物、持之有故。民國時期和京劇,都是個人比較喜歡的元素,而整場戲也是酣暢淋漓,僅僅靠著一個場景和幾條線索的交織,將各種人物性格塑造得稜角分明,講故事講得一波三折,高潮迭起。陳佩斯和楊立新的演技自然不用多說,其他幾位演員也大多是出身京劇世家或是畢業於戲劇科班,活兒好,包袱多。樂得人前仰後合,觀眾里笑聲不斷,後排的妹子更是時不時笑到旁人不得不回頭確認她是不是抽過去了。

這是傳統的話劇,說的也是傳統的故事,沒有網路語,沒有流行話,但是包袱里的每一句話都引人發笑,又讓人堵心。這就是一折好戲劇的力量,它讓你笑,又戳得你疼。畢竟,這看起來是一個戲班子的故事,但其實也是陳佩斯自己的故事,或許,也是我們很多人的故事。

本劇是一個寓言故事。寓言者,不便直說的事。拐幾個彎,祗虛虛泛泛的一指。凡故事,自然是過去發生的事。有些倒楣事兒,能把當時的人,為難的要死要活,可事情一過,就成了後人的樂子,成了百姓嘴邊的笑話。喜劇就是這些糗事纂的。全是因為這倒楣事兒它過去了。真心希望所有看這齣戲的觀眾都能開懷大笑,讓過去令我們心裡疼的糗事成為過去。讓我們的兒孫輩永遠永遠看著它開懷大笑,痛痛快快地笑,而不要像我這樣,說起這故事時總帶著當事人的辛酸。

——陳佩斯

在人生這戲台里,你我又何嘗不是戲子。照著誰的本兒演,怎麼演?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