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的蒸汽火車和海港

因為這次奧運會,腐國對於公款接待旅遊什麼的算是砸下了血本,London Media Center幾乎每一天都安排了多條旅遊線路,吃住行全都公家買單,讓同行的某些不務正業的記者腎上腺素爆發,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塊,分頭行動,吃足玩足。雖然我眼紅得不行,但因為奧運會,老子只在最後幾天偷了個閑,參加了他們組織的阿婆的海濱度假區之旅,目的地就是Devon郡的南部。哦,各位可能不知道阿婆是誰,阿婆就是腐國著名偵探小說女作家Agatha Christie啦(啦你妹)……

Paignton
同樣是英格蘭南部,知道Devon郡南部海濱小鎮Paignton的人遠沒有知道Brighton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Brighton Pride= =。這是一個山坡上的小鎮,安靜,明媚,綠樹成蔭。我們住的賓館叫Palace Hotel,房間是藍白兩色的復古布局,窗外就是一個山坡公園還能看見高爾夫球場和室外游泳池。雖然整個房間有一股海的味道並且自助餐味道也一般般,但是最重要的是不!要!錢!……咳咳,不過,作為一隻非物質型文化人來說,錢不錢的問題我會在乎嗎?我在乎的是Paignton最有名的蒸汽火車!說到蒸汽火車,它復古到車廂里連照明都幾乎沒有,每次經過山洞之後都會有一種車廂里隨時出現一具屍體的預感……沿著蒸汽火車南下,經過Kingswear轉渡輪到達Dartmouth,排隊吃一個免費的冰淇淋,然後就可以繼續坐渡輪前往阿婆的度假莊園Greenway了。

Greenway
Agatha Christie阿婆家族其實就是收集癖集中營,各種多到用不完的銀器、鐘錶、還有各種天朝來的木雕、瓷器和佛像。雖然這座房子前兩年剛剛收為National Trust(國家名勝古迹信託)管理,但是依然保留了莊園最原始的狀態,花園、起居室、卧房、客廳以及餐廳的擺設,全都原封不動。Greenway有上下兩層,並不大,很快就能逛完。參觀到阿婆卧室的時候,團隊里有一位印巴記者發現了邊上擺著一張古老的中東文契約,於是問管理員那是什麼,導遊說呃我們看不懂,最後那位印巴記者就說他認識,然後就巴拉巴拉小魔仙了……不過因為眾所周知的中東味兒,我勉強只聽懂了這是阿婆的婚約什麼的,然後管理員順勢很煽情地說是什麼造就了現在的Greenway是什麼完整了阿婆的故事?哦,不是我們管理人員不是他們工作人員而是你們——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遊客巴拉巴拉小魔仙……囧

Brixham
第二天早晨五點多就被齊齊叫了起來,睡眼惺忪地前往位於Brixham的魚市。進這兒的魚市跟去生化實驗室一樣,首先要通過一幢消毒樓,在裡面穿上白大褂,戴上頭套和鞋套才允許通過。然後魚市……不應該是在市集上叫賣的嗎!這裡居然是在冷藏室拍賣的啊!裡面好幾群銷售商穿著白大褂圍著魚市的工作人員對一箱箱海鮮出價競拍,雖然因為都是海鮮需要冷凍保藏,但尼瑪也太冷了好不好,呆了五分鐘已經找不到鼻子在哪兒了啊要不是掛下一串兒晶瑩剔透的鼻涕的話!

Torquay
之所以最後提到這麼一個地方,是因為Torquay是阿婆的出生地,但是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只是去了Kents溶洞,話說腐國人民確實沒啥見識,像我們看多了類似雙龍洞什麼的,這裡的溶洞完全弱爆了。另外,Torquay加上前面的Brixham和Paignton,剛好形成一個完整的Torbay地區,嗯,有始有終!再見!


從Paignton到Kingswear


從Kingswear眺望Dartmouth


Dartmouth


阿婆的度假莊園Greenway


靠岸Torquay


Torquay港

Bonus

Brixham的Golden Hind海盜船!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游遊盪盪氣氣回迴腸腸

放晴了兩天之後,腐國迅速回歸陰雨,偶見陽光共寒風一色,以至於早晨出門都可以看見弔帶與風雪衣齊飛的錯亂場景。由於得了London Media Center的便宜,入手了內存90胖子的Oyster交通卡,無雙模式開啟,於是開始漫無目的遊盪於倫敦的地鐵洞中承接各種支線任務。

在倫敦坐地鐵,你只需要具備三點技能,一是良好的方向感,二是野獸般的直覺,三是大把的鈔票。據某位知情NPC透露,在倫敦密如蛛網的地鐵線中,其實隱藏了很多條秘線,比如政府秘線、皇室秘線和郵政秘線等,這幾乎和倫敦地上世界一樣廣闊的地下世界形成了巨大的保溫層,讓倫敦的氣溫常年比其他城市高出個三五度。嗯,這其實只是個無聊的豆知識而不是什麼隱藏的支線,關閉對話框繼續做支線任務……

音像製品如HMV,圖書如Waterstone’s,繪畫如Cass Art,撇開這些知名連鎖店不說,值得去屠殺時間的還有散落在倫敦各個角落的無數個街頭塗鴉、獨立書屋、藝術市集和藝術作坊,而時不時在路邊出現的拗著詭異普士的Wenlock和Mandeville也很容易讓人賺足支線EXP……

當然,在做任務之餘,也不能虧待了自己的肚子。有人說腐國木吃的,粗糠攪細糠,那是騙人的。早上用厚厚巧克力醬塗滿的吐司,中午吃超市裡的三明治,就已經讓人食指大動了好不好!不過呢,這裡最值得稱讚的還是遍地盛開的叉雞。所謂叉雞,就是印巴人的雞店(這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掃一眼就會讓人臉紅心跳?= =)。不同於國際連鎖的炸雞店,叉雞店沒有統一的名字,但是如同沙縣一般的小店面和裡面膚色一致的阿叉以及超划算的套餐是每一家叉雞店必須配備的標誌。不知道和人種是否有關係,看起來長得很重口的阿叉們炸出來的雞也是很重口,薯條更是一大盒一大盒的,然後蘸上用看起來很髒的容器裝著的番茄醬……Yummy!So Easy!

不過說到正宗的英國料理,就不能不提炸魚薯條。這明明是一道很好味又廉價的美食,不知道為什麼飽受吐槽。你想像一下,一根沒有什麼味道的鱈魚條之類的東西躺在一堆薯條裡面再蘸上塔塔醬是多麼讓人垂涎欲滴啊(整個黑了)!好吧,當然在腐國也是可以吃到比較正宗的國際料理,日本和印度的咖喱飯也足以讓天朝來客大快朵頤,但是有一種店是絕對不能進入的,那就是唐人街的自助餐廳。在這裡,你可以真切感受到什麼叫做物廉價美,10胖子的自助還不如在集市小攤5胖子一份的咕嚕肉拌飯!更不如大英博物館邊上老常家麵館里7胖子一碗的羊肉燴面!

噗——(放屁中……)

嗯……從游遊盪盪,到蕩蕩氣氣回迴腸腸,點題成功!結束!虎瑞!


鴿子廣場邊的Waterstone’s


路邊的奧運宣傳畫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三十一小時的生日

三天前的北京,下了一場據說是六十一年一遇的大暴雨,我隱隱約約覺得有一坨蛋蛋的詛咒即將排山倒海而來,至於是哪個蛋蛋,誰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記得那天,我拖著行李箱,站在石景山地鐵站門口,一邊看著如同開膛破肚般傾瀉的暴雨,一邊感受著首都人民慘絕人寰的熱情。這是近乎法海般的熱情。地鐵站工作人員親切地告訴我不用雨傘,轉彎就到,要不是我提不動我那個行李箱,我早就一行李箱砸在地鐵工作人員的腦門兒上了!你妹了個爸子的轉彎就到!你能在這見了鬼的潑水節濕身趴里走兩步我看看!……在我推著箱子掙扎著差點沒有被雨水壓扁在馬路上連滾帶爬到了目的地門口的時候,保安還死活不讓我進去,連在傳達室避避雨都不肯!老子間都快被淋出淋病了啊!你特么吃特供長大的啊!你特么傳達室的屋頂能種花啊(……)!老子的眼珠子被狂風卷著暴雨硬生生砸到幾乎噴血啊!

日!

……

……之所以說到日,是因為整頓了一天之後,我的生日默默地到來了……嗯,雖然每次說是默默到來,可也不是真的默默到來的(喂)……不提去年的那場事故也罷,光三天前的那場大雨就已經夠驚天地泣鬼神的了。順便在此還要謝謝首都人民給我的熱情祝福(你夠了)……雖然這兩天的首都晴空萬里,但是總覺得那一坨蛋蛋的詛咒就是沖著我的生日來的,至於是哪個蛋蛋,誰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這句說過了!)……只是祈求這隻蛋蛋能夠讓我的飛機平安降落……結果掐趾一算,我靠也太平安了吧!世界末日這一年的生日幾乎是在飛機上全部花光了!不但如此,降落之後看著陌生而又熟悉的場景,心中還像吃了咖喱餃子似的……生日蛋糕啊!我要的是生日蛋糕啊誰要咖喱餃子啊!咖喱餃子是什麼鬼東西啊那能吃嗎!……好吧,總比什麼都沒吃強多了,你說是吧?(你不要深情地看向胸脯啊喂!)……

住的地方叫做Citadines,算是住過的最好的公寓了,雖然兩張單人床默認是拼在一起的……啊啊啊這公寓是想怎樣!去屎吧!zzzZZZzzzZZZ

啊!三十一小時的生日居然就這麼zzzZZZzzzZZZ……啊!誰說我很累了啊老子的生zzzZZZzzzZZZ……啊!這果然是蛋蛋的詛zzzZZZzzzZZZ……啊!我的zzzZZZzzzZZZ……口阝!zzzZZZzzzZZZ……

……(倒時差的苦逼)


Citadines的雙人房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